《中国文学》铸就了华夏民族华赡沉厚的文化认同
时间:2012-03-25 21:07:5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中国文学》铸就了华夏民族华赡沉厚的文化认同

前 言

光辉灿烂的中国古代文化,保存至今、依然能为我们所欣赏的,最完整的当数中国古代文学。中国古代的音乐、绘画,也都十分发达,但古乐谱多已散佚,绘画的真迹能见到的多是宋代以后的。惟有文学,先民创造的短歌与神话,今天仍为我们所熟知;《诗经》里周朝的皇天后土,依然是我们生活的家园。我们吟咏《诗经》、诵读诸子,其中有天理、有人情,横贯三千年的岁月,铸就了华夏民族华赡沉厚的文化认同。

中国有比较明确的历史记载的朝代自周朝始,周朝也是后来哲人想象中国温柔敦厚、诗乐礼教治国的母本。古代理想的政治模式不是权力的统治,而是教化的施育。对“庶人”(平民百姓)进行教化施育的是“士”。“士”是低层的贵族。周制天子以下为贵族,上层贵族为大夫;下层贵族为士,有上士、中士和下士,下士与庶民衔接。中国最初的文学就是士的文学,士把来自民间的庶民们的歌谣搜集整理加工,呈送给天子,使其观风俗、知民心。这就是留在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国风”那一部分的诗歌,而宗庙祭祀所作诗篇在《诗经》“颂”中,历史记载则在《诗经》“雅”中。中国文学在其源头就是实用的,关乎人伦日用,关乎政治教化,与民众的精神生活息息相关。而这也是本书所认定的中国文学的基本精神。

中国人讲求“天人合一”,相信人伦日用的根本与天理相通,那些文学中的天才,他们所想象、所关注的是整个宇宙,是历史,是普通民众的悲辛。所以,屈原屡次遭受诽谤误解,却仍不肯去国,“哀民生之多艰”,在漫漫长路上“问天”;春秋战国诸子——实是怀抱济世救民抱负的哲人——留下的言论或文章,是他们的心迹与行迹。孔孟老庄奔走于诸侯间,精气却超拔于所要说服的人主,乃因他们追求的是“为天地立心”、“为万民请命”,所以诸子的文章有情、有理。逮至汉代,司马迁以一部历史著作《史记》“究天人之际”、“成一家之言”,接续诸子纵游宇宙、评骘世道人心的奔放与敏锐。唐宋之李白、苏轼,亦是“天生我材必有用”,与日月山川对谈共舞,其底蕴却也是“叹息肠内热”的关怀。这些都是中国文学中的大气象。

自元开始,中国民气遭受重挫,中国文学的格局也为之一变。此前士人虽是为民请命,其关怀在民,而其言说的对象却是在上者。此后,他们出没于勾栏瓦舍,为草民写剧本、写通俗小说,供他们劳作之余消遣,这就不得不顾及普通人的趣味和接受能力,这时候中国文学中的“喜剧精神”开始凸显,如关汉卿。而文学对于民众日常生活的直接影响,也在长篇通俗小说的流行中得以实现,至今中国人关于“忠”、“义”的理解仍主要来自《三国演义》与《水浒传》。18世纪中期,一部西方意义上独立的文人小说《红楼梦》横空出世,以写家族史、女性命运与“人生如梦”的色空观为世人与后人所瞩目,是中国最伟大的长篇小说。此后无大家。到20世纪初叶,中国爆发“五四”新文化运动,鲁迅以其不多的小说和众多的杂文,为中华民族造影画像,型塑了此后数十年间中国人的自我想象。


诗 经

中国文学有着悠远的历史,而《诗经》是中国文学最重要的源头之一,它是中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收录了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约公元前11世纪-前6世纪)将近五百年间的诗歌作品,共三百零五篇。这部诗歌总集的编订者,现在一般都认为是孔子。而诗的来源,大约有以下几种:首先是来自“献诗”,周天子听政之时,公卿列士向天子献诗,起到讽谏或赞颂的作用;其次是来自“采诗”,周王朝或各诸侯国的乐官,摇着木铎,到乡间闾巷搜集老百姓当中流传的诗歌;还有一部分诗歌,是在祭祀、宴飨等仪式中使用的乐歌,则是由王朝的乐官或巫、史等“专业”创作者完成的。

 

 

《诗经》书影,宋刻本,北京图书馆藏。

相应地,这些诗歌在《诗经》当中有不同的归类:来自民间的属于“风”;献给周天子以讽谏或颂扬的属于“雅”;祭祀、宴飨之诗则属于“颂”。“风”、“雅”、“颂”原只是音乐上的分类,“风”指各诸侯国的地方音乐;“雅”是“正”的意思,雅乐是朝廷上使用的,也可称为“宫廷音乐”;“颂”则是连歌带舞,节奏较为舒缓的舞曲,主要在祭祀的时候用。由于音乐及其用途的不同,《诗经》中的风、雅、颂三个部分在内容、审美风格上不完全一致。“雅”、“颂”庄重繁缛,而“风”,也称“国风”,更灵动飞扬,似乎前者属庙堂,后者属民间。不过如果考虑到《诗经》写作的西周时期,当时的政治与文化都还以贵族为中心,非贵族的“民人”,他们还没有多少人身自由,更没有余裕来创作。因此,《诗经》中的“国风”也仍然是贵族的作品,但有时候他们会替田夫野老代言。

 

 

编钟是贵族王侯在举行祭祀、宴饮歌舞之时使用的主要礼乐器。


 

诸子散文

春秋战国时期(公元前770年-前221年),中国逐渐陷入战争与纷乱,“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周王室的地位已经衰微,诸侯国纷起,交战征伐,而士人们也在各国游说,宣扬自己的主张。这些“处士”把自己的主张落诸笔墨,就是我们所说的“诸子散文”。先秦诸子的争论非常热闹,形成了百家争鸣的局面。这些人有的是政治家,有的是哲学家,有的是辩士,有的是专门的学者。其中有些人宣传自己的学说,是为了让统治者用于治国,像儒家、法家和墨家等;而有些人,只是表达自己对于政治和社会的见解,如道家的老子、庄子等。这一时段,是中国历史上精神自由张扬、人性解放最为彻底的时期,堪与希腊哲学黄金时代相媲美。这是一个智者的时代,一切疑难没有统一的答案。对于各诸侯国的走向、政治与人心的归趋,诸子各有见解。因为有些学派的言论是要争取为人主所用,所以还要辩难,而诗歌是长于抒情的,因此,这一时段长于说理的散文就得以高度发展。诸子散文文采斐然、风致遒美,既有严密的哲思,又不乏生动的比喻、飞腾的想象以及深切的人间关怀。就文学性而言,儒家和道家的成就最高。

(待续)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