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称近2成贪官涉不当男女关系 部分情妇超3人
时间:2014-09-09 17:20:1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随着反腐日渐深入,一些贪腐官员相继落马。与这些官员贪污、收受贿赂等一起浮出水面的,还有“通奸”“不正当男女关系”等此前并不十分常见的词汇。

  京华时报记者盘点中纪委网站从2012年底至今年9月5日的630多条案件通报信息发现,在此期间,全国已有241名不同级别落马官员被移送司法机关或司法机关已介入,其中48人被官方认定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占比近两成,均为男性。在这48人中,19人为副省部级以上高官。数据显示,级别越高的官员,一旦腐败后越容易“道德败坏”。部分官员贪腐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为了包养情妇或维持与情妇间的关系,一些贪官甚至与情妇共同受贿。

  “通奸”使用频率走高

  据京华时报记者统计,48名被官方认定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的落马官员中,副省部级以上高官占到19人。在中纪委对这些被查官员的通报中,具体描述略有不同,如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为“与他人通奸”,东莞市委原常委、常务副市长梁国英为“违反社会主义道德,与多名女性通奸”,海南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原主任赵中社则被认定为“包养情妇,与他人通奸”。

  此前,“通奸”一词使用并不广泛,官方对违纪官员涉及不正当男女关系时,通常使用“与他人发生不正当关系”等词。不过,2012年,无锡市原市长毛小平落马,官方在通报中称,毛小平“道德败坏,与两名女性通奸”;2013年,湖北公布5名厅官受贿案,其中有3名厅官“违反社会主义道德、长期与他人通奸”的案件情节,均曾引发社会关注。

  “通奸”一词在今年6月5日再次出现,中纪委在对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副总经理戴春宁违纪问题进行通报时,使用了“与他人通奸”一词。此后“通奸”一词使用频率越来越高,逐步成为描述官员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的“规范用语”。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此前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通奸不是犯罪,主要是按照违纪来予以党内处分,这是十八大以来反腐力度加大的一个重要表现。十八大后,官员的不正当男女关系、通奸等不再只是作为生活作风问题,而是成了反腐的一个重要内容。纪检监察部门同时依据党章和党员纪律处分条例,严格按照相关责任来进行处分,作为约束党纪的一个重要要求。

  14名落马官员情妇超3人

  上述48名官员中,除19人被认定为通奸外,还有5人为“生活腐化”或“腐化堕落”,14人“道德败坏”。其中,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除了道德败坏,还有腐化堕落的表现;江西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吴志明除了道德败坏,还存在生活腐化的情况。

  此外还有6人被通报为与他人保持或发生不正当关系,比如甘肃省酒泉市原政协主席杨林违反社会主义道德,与多名女性保持或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四川省雅安市委原书记徐孟加长期与有夫之妇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等。

  此外还有4名经法院宣判的官员,存在包养情妇等不正当男女关系。

  京华时报记者统计发现,14个道德败坏的官员中,副省部级以上高官就占到9个,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湖北省原副省长郭有明、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等都榜上有名。

  据了解,在对官员的违纪表述中,最常见的为“生活腐化”,比该情节更恶劣的是“生活作风严重腐化”或“道德败坏”,以及“严重道德败坏”与“生活糜烂”。

  按照中纪委工作人员的表述,“生活腐化”说的是存在3个以下情妇(夫);“道德败坏”与“生活糜烂”是指存在3个及3个以上情妇(夫)。这也意味着,上述48名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的官员中,14人有3个或3个以上情妇。

  19名涉性高官18人巨额受贿

  中纪委通报显示,上述被查官员中,几乎每人都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以及受贿的描述。

  在这48人中,有42人收受贿赂数额巨大,其中38人的违纪情况通报为收取他人“巨额财物”或“巨额礼金”,3人为收取贿赂“数额巨大”,1人为“特别巨大”。其余6名官员在纪检监察部门对其违纪情况的通报中,虽未出现“收受巨额贿赂”的字样,但也存在不同程度的贪污情况。

  同时,19名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的落马副省部级以上高官中,巨额受贿者更是高达18人,只有广东省委原统战部部长周镇宏被通报为“收受贿赂,收受礼金、贵重礼品”。

  纪检监察部门通报还显示,这些官员不仅自己受贿,其中多人还伙同妻儿、亲属、情妇一同受贿。

  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同时,其妻、女收受他人所送巨额财物,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其弟经营活动谋取利益等。

  通报显示,海南省儋州市委原常委、秘书长权晓辉“本人及其亲属索取、收受巨额钱物;权色交易,违规为他人谋取人事方面利益”;贵州省政协提案委员会原副主任程孟仁“个人、伙同情妇收受巨额贿赂”;西安经开区管委会原副巡视员邢长发则直接用收受他人的巨额钱款,供情妇购车购房。

  去年9月被提起公诉的安徽省阜阳市人大原副主任、太和县原县委书记刘家坤,涉嫌利用职务之便受贿2929.7万元,几乎所有贿赂都通过情妇赵晓莉收受。有媒体称刘家坤伙同情妇在短短6年时间里,创下了迄今为止安徽贪官受贿数额的“最高纪录”。

  老板为行贿张曙光讨好其情妇

  统计数据显示,情妇成为众多贪官的贪腐动因之一,他们为了情妇滥用权力、贪污受贿,情妇成为其贪腐的入口。

  2013年10月4日,内蒙古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法委原副书记杨汉中受贿、滥用职权案作出一审判决,杨汉中被判死缓。据统计,身居要职的杨汉中年均受贿达330多万元,单笔受贿最高达1000万元。据了解,到案发前,杨汉中个人或伙同其亲属、情妇已收受、索要房产21处,对于情妇、亲属、身边工作人员的违法请求,杨汉中也是有求必应。

  今年2月被判的河南省委原常务副秘书长陈江河,则是通过出具虚假证明或指使省委办公厅工作人员出具虚假证明,为其情妇、家人及朋友申请购买内部价格住房9套,便宜近200万元。

  安徽省阜阳市人大原副主任、太和县原县委书记刘家坤早年曾被安徽省有关方面评为“勤廉兼优干部”,收到贿赂曾主动退回,但与情妇赵晓莉认识后,经不起情妇的“枕边风”,走上贪腐的道路。

  铁路巨贪刘志军的心腹、前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在铁道部有“裸官”之称,据检方指控,张曙光共获赃款折合人民币4755万余元,而女色是他疯狂敛财的重要动力之一。

  张曙光受审时供认,在追求情妇罗菲的那段时间,他的花销开始变得较大,手头不宽裕的张曙光曾给今创集团总裁戈建鸣打电话,说需要用一些钱,让其准备200万元送到北京。这笔钱后被张曙光用于他和罗菲的日常开销,并给罗买了一套房。

  媒体报道称,罗菲成为企业老板们讨好张的一个重要途径,比如行贿人杨建宇为了讨好张曙光,给罗菲买车买名表,每月发给罗1.6万元的“工资”。

  多因同事关系或工作往来结识

  究竟什么样的人容易成为贪腐官员的猎艳对象?京华时报记者梳理近年公开报道发现,贪腐官员情妇来源呈现多样化的特点,有的是同事或上下级关系,有的因工作及业务往来结识,主动投怀送抱进行性贿赂者亦不乏其人。

  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的情妇罗菲,本是原铁路文工团歌唱演员。据张曙光受审时供称,2005年年底,他刚被提拔为铁道部运输局局长不久,就认识了罗菲,之后罗菲成为其情妇。

  安徽省阜阳市人大原副主任、太和县原县委书记刘家坤则因工作关系认识情妇赵晓莉。2003年,身为房地产企业老板的赵晓莉有意承揽开发阜阳市建设大厦工程,与时任国土局长的刘家坤开始接触,两人“日久生情”走到一起,还生了儿子。后来两人因贪污受贿同庭受审时,刘家坤还曾为赵晓莉求情,引发舆论热议。

  身为张曙光上司的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同样因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而备受关注。官方对他在此方面违纪问题通报只有“道德败坏”四字,但在2012年8月初铁路系统内部的通报中,刘志军除了涉嫌收受巨额贿赂,还存在玩弄女性等问题。据铁路系统内部知情人士向京华时报记者转述,此次内部通报称刘志军玩弄多名女性,其中3人为山西女商人丁书苗介绍。

  情妇反目常成官员贪腐举报人

  纵观近年来涉及不正当男女关系的落马官员公开报道,贪腐者与情妇之间的关系,往往并不牢固。据北京一名长年办理职务犯罪案件的资深检察官介绍,落马官员但凡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这样的案子就比较好办,他们的情妇往往就是最好的突破口。

  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情妇举报官员不乏其例。曾实名举报刘铁男的媒体人罗昌平说,他“曾接到刘铁男情妇从日本打来的越洋电话,获得重要的初始信息”。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2013年9月中旬公布的一份分析报告也指出,官员情妇成为举报者中的新生力量,占网络实名举报者的15.4%。

  2007年被中纪委公布的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庞家钰贪污腐败案中,庞被自己的11名情妇联名举报。2013年1月17日被免职的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也是因情妇常艳举报而丢官。

  2012年底,常艳在网上实名发表12万字“写实小说”《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讲述其到中央编译局进行博士后研究,希望从学校调出档案、调入编译局工作,为此向局长衣俊卿行贿、并先后多次开房等,引发关注。此后不久,衣俊卿被免。

  官员因情变谋杀情妇的案例,近年来也屡被报道。今年4月,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人民法院院长李文辉因涉嫌雇凶杀死情妇靳某,被刑事拘留。李文辉后交代称,他与靳某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由于靳某老纠缠自己,还想讹钱,他不堪其扰遂雇凶杀害靳某。

  选人用人标准应含道德规范

  中纪委公布的案件通报显示,还有大量官员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尚未进入司法程序。尽管纪检监察部门尚未对这些人的违纪情况进行通报,但不少官员或已被媒体爆出其与情妇之间的“纠葛”,如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被指其情妇为“胡氏两姐妹”;或已被举报包养情妇,如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举报落马的原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称,宋林违反社会主义道德,包养情妇杨某,宋认识杨某后,利用职务影响将其安排到华润的合作方瑞银集团上班,“杨某是宋林收受贿赂和洗钱的重要渠道。”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官员的不正当男女关系带有相当大的普遍性,不管官员级别高低都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这也是贪腐官员除了权钱交易共性外的另一个共性。“一个人的权力越大诱惑也就越多,意志力不坚强的官员就会很容易被打倒。”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汪玉凯说,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的党纪有所松弛,认为主要抓官员犯罪就行,官员男女问题淡化了,很多官员都出现了找情人的情况,一些官员还会认为没有情人是不光彩的事。”

  汪玉凯表示,十八大对新形势下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建设高素质执政骨干队伍作出了新的部署,在选人用人上执行任人唯贤的干部路线,“这个贤,就包括道德规范、行为约束在里面。”

  汪玉凯说,过去管制不严格,相当多的官员出现了问题,十八大以后强调严肃党纪,是对过去政策的一个矫正,“这个矫正对未来干部的选拔一定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事实+中纪委改用“通奸”表述见用心

  这一两年来在中纪委的巡视反馈、对贪腐官员的通报中,个性化的表述层出不穷,比如“小官巨腐”、“勾肩搭背”等等。中纪委用词变化也透露出一定的反腐逻辑。

  此前,在官员通报时常见使用如下几种说法:“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生活糜烂”,“乱搞两性关系”,“玩弄女性”,以及“包养两名情妇”等。进了6月,中纪委忽然换了个词:通奸。并在一个月里宣布7个官员通奸。这个词,堪称中纪委造词榜第一名。

  中纪委为发现了这个简洁有力的说法,还专门发了篇400字的文章做了解释。这个词出现于《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150条中,并有着三个层次,“造成不良影响”、“情节较重的”和“情节严重的”,处分也逐步升级,分别是“警告或者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和终极处罚“开除党籍”。

  由于这个词拓展的可能性,这个词在最近被频繁使用,对象包括戴春宁、许杰、冀文林、余刚等,基本说法都是“与他人通奸”。(腾讯新闻综合人民日报报道)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