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邓小平最好的方式是什么?
时间:2014-08-22 17:15:3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8月22日是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纪念日。作为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在他政治生涯的后期,带领中国走出文革阴影,开启市场化和现代化变革。今天,对邓小平的纪念,既包含社会各界对于过去四十年发展历程的回顾和反思,也承载着对他未竟之业、对中国改革下一步的期待。

  8月20日,中央政治局常委全数出席了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纪念座谈会,习近平在会上发表了长篇讲话,讲话中高度肯定了邓小平的思想和政治遗产,并表明要继承邓小平信念坚定、实事求是、开拓创新的精神,把改革开放不断向前推进。

  新华社随即发布的习近平讲话全文,习近平强调,邓小平“为我们擘画的社会主义现代化蓝图正在一步步变成美好现实,我们伟大的祖国正在一天天走向繁荣富强,中华民族正在一步步走向伟大复兴”,透露出其施政理念是与邓小平的理论一脉相承。

  从今年初开始的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纪念活动,近日渐入高潮。期间多名高层领导人,在中央机关刊物《求是》杂志、《人民日报》等发表文章,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这样的高规格在离世领导人中是罕见的。

  据《新京报》统计,在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和十年前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的两次活动中,已有至少12位现任或退休中共和中国国家领导人撰文回忆邓小平,包括中共元老薄一波、前总理李鹏在2004年撰文追念邓小平生前风采。现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原副总理曾培炎最近也发表文章,回忆与阐述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思想。

  邓小平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求是》杂志今年初发表习近平阐明去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讲话,其中三次引述了邓小平的讲话,说明习近平推进全面深化改革是继承了邓小平的遗产。

  实际上,纪念邓小平最好的方式不在于怎么说而在于怎么做,在于继续推进反腐在于深化改革特别是邓小平生前尚未完成的政治体制改革。习近平所面对的时代条件和邓小平当年已经不再一样。邓小平当年推动改革开放时,阻力主要来自保守势力,没有像今天这样庞大的利益集团。

  特别是明显滞后的政治体制改革,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被视为禁区,政治体制改革本是一项关乎子孙后代福祉涉及到全党全民自身利益的改革伟业,为什么25年来官方和民间都不再提及?对于执政党乃至领导人而言,现在政治体制改革的阻力和困难已经远远大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因为强大的利益集团已经把持了中国的改革路径。

  中国改革的道路尽管布满荆棘,改革的历程从来不是一帆风顺,改革的声音也受到各种压制和屏蔽,然而,改革的火种一直没有熄灭,改革的呐喊也没有被彻底禁绝。

  三十年多前由邓小平主导的改革开放,并不是在社会主义事业蒸蒸日上时官员自发的,而是全民在长达数十年的文革劫乱之后,自下而上的一种改革呼求,从而导致中国出现痛苦的裂变,推动了一轮轰轰烈烈的经济改革。如果那时候全民依然还陶醉在拯救全人类的狂热中,无论是民间抑或是执政者,都不会轻易去推动一场涉及全民的改革。

  再往前看,中国历史上任何一场伟大的改革,包括那些失败的改革,对于中国社会都产生过巨大的影响。中国近代史上的戊戌变法也同样出现在一个朝代最黑暗,最腐败的时刻,许多仁人志士勇敢的站出来,欲挽狂澜之既倒,欲救民族之大义!尽管变法的努力被清王朝顽固势力所阻挡所扼杀,但很快这个黑暗腐败的政权也就轰然崩溃了。

  当叶剑英、华国锋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用武力手段抓捕政治精英“四人帮”时,同样也是顺应了历史的潮流和人民的呼声。叶剑英、华国锋更是力排众议,让邓小平等一大批受迫害的政治老人重新回到中国的政治舞台,特别是年富力强思想开明的胡耀邦,为数以千万蒙冤受屈的官民平反昭雪,从而凝聚了当年全民的改革共识。以万里、赵紫阳在安徽、四川主导的农业改革使中国人民解决了粮食匮乏的问题,从而为八十年代的改革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如果说邓小平是当年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胡耀邦、赵紫阳毫无疑问是当年改革开放最坚定的支持者和最忠实的执行者。

  当中国从物资极度匮乏、思想极其禁锢愚昧的历史深渊中出发,几乎所有中国人都在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物质繁荣中获得了巨大的满足感和认同感。也正是因为这种全民共赢的的改革开放,得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支持和拥护,也成为凝聚社会共识不可替代的民族愿景。那个时代的改革开放属于全民,积聚了全民的力量也汲取了全民的精华。

  然而八十年代末期之后,这种改革戛然停止,抑或脱离了原来的运行轨道。表面上看,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但这个国家在不知不觉中被利益集团所垄断、被绑架,连改革依赖的路径也被利益集团所把持或控制。改革彻底背弃了初始的全民契约,变成了一种不受监督、不受制约、不需要全民共识的官僚利益集团和垄断利益集团双赢的格局。这个社会也处处呈现出弱肉强食的光景,即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德,没有任何良知,绝大多数人被排除在财富掠夺的游戏之外。

  当人民被当作包袱而不是财富被抛弃的时候,社会稳定的基础自然越来越脆弱。于是,一种关于改革、增长、稳定的恶性循环就开始了:越是不稳定,就越要推动GDP高速增长;越要推动经济高速增长,就越要推动符合利益集团的改革举措;而越是推动这种所谓改革,就越是造成社会巨大的贫富差距和尖锐的社会矛盾。

  高速的经济增长固然可以为蜕变了的改革涂脂抹粉,却很难说服那些在改革中被剥夺了基本利益或遭到无情抛弃的广大弱势群体。这个社会一天天在腐烂在溃败,整体性的、制度性的贪腐侵蚀着社会的每一根毛细血管,让每一个具备正常思维和良知尚存的人都感到无能为力。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曾有过无奈无助和茫然,一种深入骨髓的无力感挫伤了整个民族乃至每一位公民!

  于是,我们看到自上而下,每一级官员都在高喊改革,但这种改革己经完全背叛了改革的初衷,与真正的改革完全背离。对于利益集团而言,他们口里的改革,实际上是维稳与和谐。维稳与和谐就是保持现状,保持利益集团继续掠夺敛财的格局。真正的改革需要彻底改变现状,需要全民特别是利益集团要付出代价!

  在这个物欲横流腐败泛滥权贵疯狂的时代,中国不仅需要敢于担当的政治人物扛起改革的大旗,更需要重新凝聚全民的改革共识。面对利益集团对弱势群体的掠夺,面对官场普遍的腐败,面对日趋严峻的贫富差距,面对社会不公、司法不公造成的人心向背道德滑坡,面对分配制度不公造成的富人与穷人,官员与平民的对立,造成的城市与农村,沿海与内地,大城市与小城市之间的巨大反差!面对社会正义得不到伸张、腐败得不到惩处、民间疾苦得不到关怀,面对从上到下的投机作恶、掺杂使假、坑蒙拐骗、权钱交易、勾心斗角、恃强凌弱、唯利是图、尔虞我诈以及意识形态领域充斥的谎言、欺骗和盲目的歌功颂德,改革已经到了无可推诿的关键时刻。

  在习近平主导的中共十八大报告中,86次提到“改革”二字,在外媒眼里,这是一份“执政党为兑现承诺发出的改革攻坚令”。习近平上任后第一次外出考察选择“在我国改革开放中得风气之先”的广东,此举虽然与当年邓小平南巡时隔20年,却依然延续了改革的步伐。“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积极回应广大人民群众对深化改革开放的强烈呼声和殷切期待”!

  2012年岁末的最后一天,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深化改革!去年3月5日,习近平在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时说:“我国改革已经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进一步深化改革,必须坚定信心、凝聚共识、统筹谋划、协同推进。要勇于冲破思想观念的障碍和利益固化的藩篱,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更加尊重市场规律,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以开放的最大优势谋求更大发展空间。”

  今天,无论是欧洲、北美,还是阿拉伯国家乃至非洲、亚洲等发展中国家,任何政党都要回应人民对改革的诉求。即使共产主义国家,包括越南、古巴甚至朝鲜都在寻求改革的出路,无论是西方民主国家,还是民主政治转型的发展中国家以及其他不同政体的国家,都在寻找改革的路径和方向。因而中国现在乃至未来的改革并不孤立,也不容拖延、停滞、回避或倒退。

  拖延、停滞、回避或倒退甚至反对改革,显然已不适应日益变化的社会和经济发展,尖锐的社会矛盾只会导致激进的变革甚至是暴力革命。防止暴力革命和社会动荡的唯一途径就是反腐和改革。暴力革命不会给中国带来美好的明天,暴力革命是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暴力革命是推倒重来,往往导致一种同归于尽的悲惨结局,牺牲最多的仍然是社会绝大多数,尤其是中下社会阶层。

  主动改革和被动改革对执政者来说,是一个痛苦的抉择。从历史来看,当革命即将爆发之际,执政者往往都会顺应改革的诉求,可惜的是,改革的时机已过。当光绪皇帝要改革的时候,慈禧太后等保守势力杀了改革者,废了皇帝。后来慈禧太后迫于形势,为了生存,真想改革了,并且改革的幅度和力度,甚至远比当初光绪皇帝设想的还要大。然而,大势已去,当革命已经成为一股潮流,任何改革都难以挽回王朝崩溃的命运。

  今天中国的现实和一百年前有许多相似之处,当时中国的经济总量也是世界第二,却仍然未能阻止外敌的入侵和社会动荡。1906年9月1日,清政府宣布“预备仿行立宪”,但在1911年5月组成的满清内阁中,皇亲国戚占据了绝对多数,导致一部分原本支持清政府改革的立宪派转而与清廷对立,并在武昌起义爆发后纷纷投向革命阵营。

  当今中国,官场腐败泛滥,利益分化严重,贫富差距加大,社会阶层固化、司法不公造成冤假错案堆积如山!任何改革都会触动利益集团的权力,遭到利益集团的阻挠和反对,特别是那些依靠权力寻租、依赖特权敛财的庞大群体绝不会束手就擒甘愿向人民放权让利。

  不可否认,今天的中国拥有了许多世界第一世界第二,部分人的收入早已赶上和远远超过了发达国家的收入水平,造就了一批富可敌国的地产商、资本大鄂、权贵掮客……而更多的人,无论是个人收入或生活水平并没有跟上时代的节奏,也没有公平分享到经济发展的成果。更为严重的是,在财富严重分化的同时,社会公平被严重侵蚀。当财富的来源不再取决于自身努力,而是取决于出身、特权等因素时,民众仇富的本质,乃是对于社会不公、机会不均的绝望乃至仇恨就会应运而生。

  避免中国社会动荡的惟一途径是反腐和改革,特别是重启政治体制改革,必须突破各个利益集团的羁绊,大胆启用一批良心未泯、理想尚存、有能力有抱负又相对干净的有识之士特别是依靠广大人民共同参与,没有一系列大胆的反腐和改革举措,没有整个党政队伍的清洗更替,即使执政者有满腔热血和远见卓识,其宏伟蓝图也将毁于那些贪婪的庸官之手,中国的改革依然会遥遥无期。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