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制度的建立,才能真正的反貪腐
时间:2014-08-11 13:46:3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有效制度的建立,才能真正的反貪腐

  人民是一个国家最基本组成成员,一个国家的存在,根源于缔约成员的认同,所以简单的说,为执行这个缔约体为所有成员服务,国家的缔约成员透过合法程序正义将国政委托给一部份的人,用于运行公共事务,此既政府的由来。

  政府既然本人民授权委托,自然须要运行的国政事务经费,必须向人民依合理,公平正义方针下收取税款,或由国家经营部份营利事业以为国家经费来源。所以就算古代都知道,尔(官吏)之俸禄,民脂民膏。

  英国爵士柯灵顿曾说:「权力使人腐化,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化」。因此如何透过各种机制达成清廉政治,一直是各国努力方向与目标。由于政治是“服务”众人之事,掌握国家机器的人,掌握了国家资源,如果国家机构被腐蚀,无异国家机器将成为特殊人物之私,用于巧夺豪取,普罗大众合法权益及国家资源将受到无可遏止的侵吞。

  但由于反贪腐在特定半民主国家或非民主国家,普罗大众往往被摒除公共事务发言权利,反腐无形间成了封闭急团的政治斗争虎皮大旗。泰国军方如此,埃及政府也是如此。因此如何避免将反贪成为特定阶层间的政争工具,利用反贪腐监听敌手,伪造各种证据罗织罪名,成为一项值得大众反思的重要课题。

  那么如何才能正确的把反贪腐做到根子上呢?几个方向是该建立的。我们认为有几项是可以被有心于这个议题的人,认真思考与及研究的方向。

  1,民主议会政治。由于国家是人民缔约体,自然国政或各及政府运作费用及各项收入都得经过议会审核。未经议会同意则不能运用经费,美国联邦政府都曾因此而停摆过。以美国参议院为例,美国政府预算必须在新年元月送交国会预算中心。该中心成员皆为财经专业学者组成,会根据美国政府预算从新修定一份国会版年度预算给参议员,再由参议员的财经助理重新复核,以降低国家预算浮烂以及将暗藏经费编列在其他预算中的可能性,杜绝官员利用议算编列,进行各种猫贰。

  2,独立的司法体系。司法是皇后的贞操,是林洋港先生担任司法院长时对司法人员的期许。最终这些话难免成为社会对他揶揄对像,之所以如此,是普遍社会对司法的不信任。法院是国民党的,有钱判生无权判死,实际上一直发生。司法黄牛与及判决蓝绿不公,一直是司法公信力的致命伤。甚而进一步的把司法拿来当政治工具更是常常成为社会焦点。例如特侦组的监听案,桃园副县长贪污案的借机打压四大家族,一直是社会议论焦点。那么在这种司法不公体系下,法律的威慑性早已荡然无存了,还能谈甚么防贪渎呢。因此司法公正,所要建立的机制变是司法不能成为一党之私。中国前总理朱镕基曾说过,执政党在法律面前不能有特权。司法必须要建立到任何政党与及权贵在法律面前无特权可言,那么就必须借重制度才能完成,而非空口白话的口号式宣示。实际上要达成这个目标并不难,只要借重欧美司法体系,法官任命与大法官任命,宪法解释从民意代表回归大法官,制法者不再身兼法令的解释者。如此法律不受政党与民意左右,则法律威慑自可建立,权贵无法用权谋操作运用,自然可杜绝宵小侥幸之心。

  3,行政官僚中立。贪污能够横行,主因之一是行政官僚不能过中立,这种问题,在国民党以威权政治统治台湾时期可以说是非常明显。有人说民主化使得台湾黑金横行,权力寻租和资本家与政客挂勾。但殊不知,威权政府为巩固权力,和个政治山头,或培植新山头,以行政利益相互酬佣。与国民党相互结盟势力,得于利用土地规划或各种工程获取庞大利益。民主化后由于政党不能再指挥官僚系统,加上政党相互权力约制,使得贪污更行困难,贪腐得于有效约制。所以说,官僚中立是贪腐防治最好良方。但要官僚中立,政党轮流执政政治则是先决条件,毕竟官僚向执政党倾斜是政治必然,没有政党相互制约,则宣示性的防贪腐,无异是痴人说梦。

  4,开放的理性公共平台。开放的理性公共讨论空间,是德国近代折学巨擘哈贝玛斯重要理论之一。开放的公共理性平台,旨在建立一个有效的公民自主社会价值从新建立,这种公民运动本身不受特定的政党或政客左右。公民可以借用对公共议题的评论,达到有效的建督政府目地。以台湾为例,陈水扁时期的百万红军,以及现今对马英九政府及其政党清廉执政的质疑,都是以公民力量建立对政客的监督。假设一个国家公民,缺乏有效的监督管道,自然会引发民众对反贪腐本身的疏离感。公民不仅会对公共议题冷漠,甚至对官员贪腐也会抱持漠不关心态度。因此如何有效的保障公民的隐私权利,避免掌控国家暴力机器的政客对个别人民的报复,畅通反贪腐的言论管道,都是反贪腐相当重要一环。

  从上述四点,可以看到,有效约贪腐问题产生,强人的权力集中方式是不可能达成真正的反贪腐的。甚至强人政治下,强人为寻求政治同盟的后果,将国政当成筹庸,则反贪腐不仅无法达成,更可能形成新一轮恶质化的贪腐,正是应了为驱狼而迎虎,得到的是更不堪的结果。

  我们更可以说反贪腐不是一种口号,或一种时政政策,反贪腐的建立,必须建立在有效而可行的制度上。把反贪腐建立在政治强人观念里头,无疑的正如沃特斯金所说的,将神性投射到领袖身上,企图以简单的一解决复杂的一切,只显得更是愚不可及。权力是春药,是鸦片,是腐蚀人心的毒物。不将反贪腐寄托于健全而可行的制度,而是托负在腐蚀中人,我认为这是未见其利,已见其弊的愚蠢思想,这种寄托强人反贪腐思想的根底,究其成因,主要还是受传统封建及奴化思想驯化的结果所致。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