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出奇招:用塑料袋救活0.9斤早产儿(图)
时间:2014-05-20 15:29:5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Emily Cressey本来不应该在这儿,她那孱弱的身体本来应该安全地呆在妈妈的子宫里,直到36周妊娠期满,她也有了健康成长所需要的体重。

  然而,她现在已经三个月大了,体重约4.1斤,并且生活在一个暖和、安全地三明治塑料袋里。

01081_555518629527341610.jpg

  Emily提前16周早产,出生时仅仅0.9斤,她是英国最幼小的存活早产儿。这场为了生命的战斗触动了每一个人的心。

  爱丁堡皇家医院的医生们在为她接生的时候当场就震惊了。Emily刚出生,医生们就小心翼翼地把她放进一个可密封的塑料袋里。这个塑料袋和超市里卖的一样。

  这是一个极具独创性的措施。医生Andrew Gallagher 说:“这个塑料袋就相当于一个微环境。她太小了,不能使用恒温箱,因为恒温箱都是为足月产下的婴儿设计的。”

  上周,她那筋疲力尽却无比兴奋的父母Claire Cressey和Alan Coultas被医生告知,6月16日小Emily就可以带回家了。那一天也就是Emily应该足月出生的日子。

  34岁的Claire昨日称:“这是一段非常难熬的旅程,我们的世界突然翻天覆地。女儿出生的时候,本应该是为人父母最开心激动的时刻,但这一刻也是最可怕的噩梦的开始。”

  最新的英国的统计数据显示,妊娠24周就出生的婴儿存活率在42%到46%之间。他们极易失去体温,所以医院就把他们放进三明治塑料袋里,以延缓体温过低症状。

  曾经做过护理员的Claire女士接着说:“最终,Emily脱离了险境。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我们真的感到莫大的欣慰。我的小女儿现在运气超好,没有什么能打倒她。”

01081_1721570372131824619.jpg

  下面是妈妈Claire口述的自2月27日Emily出生以来这场生命搏斗的历程。

  噩梦的开始

  直到今天,我仍然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早产。我们一直很期待的第四个孩子应该在6月16日到来,没想到她自己有小计划。2月23日那个周日,我的羊水毫无征兆地破了,当时我特别恐慌。

  我意识到孩子要在24周的时候提前出生了,而且正处在生命的边缘,因为她的各种器官还有发育完好。那么结果就是,不是所有的医院都愿意接收我们母子俩。

  我记得自己当时十分恐惧,心里一直担心如果孩子今天就要出生,后面将会发生什么。

  我现在特别能理解那些孩子不满23周就早产夭折的父母们的绝望。当时我计算了一下,我的孩子已经满了24周。无论发生什么,至少比他们多了一点奋斗存活的机会,想到这儿我稍感安慰。如果再早一天,可能结果就不一样了。

  疯狂冲向医院

01081_1721864235231824619.jpg

  四天后,也就是2月27日,Emily到来了。那天正好是我生日的前一天。

  破水那一天,我被注射了一系列的激素,就是为了帮助孩子的肺部发育更快。因为没有出现宫缩,医生就让我回家休息了。那是一场漫长而揪心的等待游戏。但当我终于出现宫缩后,一切都来得太快了。

  我们之前已经知道孩子在臀部位置,但当我们离医院还有50英里(80.5千米)的时候,孩子的一只脚已经露出来了。

  戏剧性的分娩

  难以置信的是,我们到达分娩室半分钟后,他们就把孩子接生出来了。实际上,那是一场正常的分娩,只是我的孩子来得太早了。我感到很惊讶,我的女儿Emily一出生马上就被放进一个三明治塑料袋里,就是超市随便就能买到的那种。但显然,它是在模拟保温箱,就像一件小小的保温夹克穿在孩子身上,帮助孩子维持体温。因为孩子缺乏保暖的体脂肪。

  在她被带到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之前,我没有机会亲眼看看她或触摸她。我万分担心,不知道她会是生还是死。

  第一眼的震惊

  当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我不是瞬间的母爱泛滥,而是觉得惊慌恐怖,因为她实在太小了。她身上插着很多管子,还连着一台呼吸机。我祈祷她能好起来,但谁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呢?

  医务人员没有给出预后,我们也不敢问“她会活多久”这个问题。看了她20分钟后我就被带回产科病房了。听着别的妈妈们抱着孩子高兴地欢笑,我心如刀绞。

  生命搏斗的开始

01081_554082757927341610.jpg

  第二天午饭的时候我又见到Emily了。看着她静静地躺在那儿,那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她的皮肤还是透明的,眼睑还是融合密闭的,小手和小脚还是蹼状的。我们不能碰她,只能久久地坐在旁边。当她成功度过第一个24小时之后,我们开始相信,也许她终将渡过难关。

  接下来两周,Emily两度急需输血。情况依然紧张,我们决定为她准备洗礼,做好最坏的打算。洗礼就在“保温箱”旁边进行,那是非常美好的时刻,然而Emily依然在战斗。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每个人都安慰我们,“她已经渡过了最危险的时期了应该没事了”。但早产室婴儿并非常常如此,有的孩子到了第三个星期突然撑不下去就死了,这也很寻常。

  我被允许出院回家了,但我每晚都和衣睡在电话旁边,可能随时就有一个电话打过来告诉我Emily情况恶化了。

  我们的第一次拥抱

  我终于可以抱她了,那时她已经一个月大了。那天正好是英国的母亲节,我觉得那个拥抱是最完美的礼物。

  她的眼睑终于打开了,怀抱着她,我尽情享受着我以为再也等不到的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坎坷的康复之路

  第六个星期,Emily仍然待在保温箱里,但她的体重已经增加到了2.1斤,我们也可以开始给她穿衣打扮了。她的手和脚正常地发育,我可以观察到这些细小但显著的变化。她的情况一直在好转,到第9周时,她就转到了博德斯综合医院,离我们的家只有半个小时车程。

  但不久之后,我们又一次被打入谷底。Emily的医生告诉我们她出现了心杂音,将来需要择机进行手术。

  对于长期效应和Emily未来的担忧是令人恐惧的。十天前,我还可以用奶瓶喂她,上周我还给她洗了个澡。很多妈妈理所当然地认为那些时刻是美好的,但经历了这么长的战斗,于我而言,那些时刻是多么宝贵而珍惜。

  慢慢地,女儿病房里的装备越来越少了。她现在不用再呆在恒温箱里了,而是躺在一张童床上。

  我们为她感到无比自豪,也非常爱她。她的力量和决心实在令人折服,她如此艰难的战斗和拼搏就是为了和我们在一起。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