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流年暗偷换
时间:2012-03-24 22:51:5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文竹若风  阅读:

记忆是所有惆怅的根源,而青春的记忆则是握在手中的票根。若干年后,当我们彼此被记忆所呼唤,一场有关青春的回想,粉墨登场。

时间:2012年农历正月初五

地点:河南宜阳县城新一中

人物:1989级原高一三班同学及班主任

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聚会,阔别20年后,原一三班的同学们身在何处?他们的面貌是否依稀?陌生而熟悉的味道,穿越新年的鞭炮声,弥漫四周。

青春的断层,往往源于毕业的一刹那。回望,重峦叠嶂,山一程,水一程,有些人有些事,早已飘散在风里。就像蒲公英的种子,原以为一旦撒出,就海角天涯,很难有再相逢的机缘。

网络,是一枚神奇的绣花针。它一点一点勾连起失散的涟漪,重新汇聚起一条温馨的河流。河流之上,一些鲜活的影像被打捞,被着色,被点燃,于是,一种渴望潜滋暗长。见见吧?见见吧!似乎是所有人的夙愿。在这个夙愿之外,我也是蠢蠢欲动的一个。

班委牵头,聚会事宜紧锣密鼓。除了一些和大家彻底失去联系的同学,基本确定30人之多。郑州、开封、洛阳、宜阳、苏州、安阳、义马等的各路人马跃跃欲试,准备杀回来。当然大本营还是当年的旧地——一中。只是流年总被暗偷换,原来的求学校园如今成了实验高中西校区,原来的一中迁至宜阳段村,也就是所说的新一中。

聚会原定初五下午两点,在新一中会议室。我是个守时的人,驱车赶到,已是2点10分。心里惴惴,恐怕因为自己迟到影响了大家的安排。匆匆下车,迎面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尽管20年没见,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是我们昔日的同窗好友某某。在我脱口而出她的名字时,她也回眸认出了我。于是我们相携步入一中校园,儿子紧随其后。

在会议室走廊上,巧遇昔日老乡兼同学,他也带了个小不点。碰面的一瞬,基本没有多大障碍,大家都还能认出彼此。而孩子们刚开始还有些拘束,片刻工夫就打成了一片。还好,我们到会还算比较早的,除了班委纪委组织者,大多数同学还未到。签到,交钱,零星打着招呼。班主任王老师明显有些沧桑,但风采依然。其他几位同学也还能依稀识得当年面目,但毕竟是20年后了,形体和面貌上,多少还是有些差距的。

女同学到会的比较少,静候一两个小时也不过只有三人。除了我们三个偶偶低语,好像也没有男同学问候。无聊。索性校园里转转吧。新一中比我们当年的老一中大多了,教学楼、学生公寓和食堂以及操场,在规模上自然是今非昔比。但这里毕竟和记忆没有什么衔接之处,因而也就少了一些魅力。

一个下午就在等待中煎熬着,有人来了又走了,有人还在奔波的途中,也有一些就在县城的同学不紧不慢地等着晚上的聚会。太阳就要下山了,等不及带所有人到场,先到的部分同学开始合影留念,20来人的阵容实在算不上多宏大,但还是那么点味道,这已经足够。

晚上开赴香鹿驿——我们就餐的地方。三桌,该到的基本都陆续到了,举杯庆祝这20年后的第一次大规模聚会吧!其实在此之前,已经有一部分同学小范围聚过几次,有些同学的相貌我也通过读照片找到了熟悉的感觉。只是,房间的局促和人员的分散,阻隔了大家的交流。基本阵容是男同学和男同学交流,女同学和女同学交流。那一刻,恍若回到求学时代。

想当年,虽青春年少,可学业吃紧,加之封建思想意识根深蒂固,男女同学交往的范围极为狭窄。有的同学几乎从没说过话。也难怪有同学对彼此的印象如此模糊,这实在不是记忆的错,而是习惯的错。

觥筹交错中,有几个活泛的男同学来敬酒,我知道这是冲班主任来的,我们也算是沾光了吧?没办法,谁让当年我班的男生如此矜持如此素朴呢,作为女同胞看到男同学如此拘谨,自然也不好厚着脸皮去主动和人家碰杯吧?这期间的种种心思,都化作了杯中淡淡的茶香和氤氲的酒意。

酒足饭饱之后,自然少不了放声高歌。这个也似乎是聚会的配套节目。可惜的是,竟然没几个同学敢亮嗓子,女同学坐了一会儿,自然无趣,相继回房歇息。男同学有几个已经醉意朦胧,被人架着魂兮归来。这一来二去的,歌自然成了空中楼阁,聊也成了无本之木。县城的几个同学也早早相继离开,一时之间,云开雾散,没有余音袅袅,只有未尽的遗憾,淡淡弥散。

本以为聚会是以交流为主的,不成想却是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这次第,怎一个惆怅了得!

和同住的一位女同学聊到半夜,彼此都觉得未能尽兴。看时间不早,遂带着遗憾昏昏睡去。翌日,住宿的同学用过早餐,也相继挥手作别。

一场烟花的盛宴,就这样香消玉殒。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可事后想想,这人生在世,又有多少事情能够天随人愿的呢?

告别了大家,因为次日还有一场聚会在县城,我只好在县城继续盘桓。联系了昔日的大学老乡,到她那里落脚。下午跟随她重游20年前的故地——老一中,心中感慨万千。

故地早已变换了模样,我昔日上课的高一三班还在,楼还是那个楼,可周边的一些建筑已经面目全非。绕着校园走一圈,新与旧的冲突和平衡,记忆和眼前的交错辉映,让我颇有些怅然若失。校园里晃动着的人影,都是陌生人,那些曾经并肩战斗过的战友早已五湖四海。唯一能维系我们的只有曾经的高一三班。它像一面旗帜,召唤着流浪的旅人,归来,归来。可归来后又如何呢?过去早已被风声截断,现在留白在视野之外,未来茫茫,有些擦肩而过,终是必然。这样想想,似乎有些感伤了。可分明地,我又觉得收获了些什么。到底是什么呢?一时之间还真难以说清楚。

那些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遥远而又切近,现在我能够迅疾叫出他们的名字,虽然时光是把锉刀,一点一点地磨掉了那些鲜嫩的青春印记,但记忆又是很神奇的东西,它会在某个时段悄悄填补上那些缺角,告诉我们,我们曾经离的那么近。

处在乱世之中的我们,有时身不由己,被推着赶着融入另一片陌生的水域,而旧有的那片水草丰美的草原,依然是梦里最美的风景。这一切其实和认识的人无关,和聚会的规模无关,和所谓的意义无关。它只是我们的青春履历,是我们淬火的某些生活历程,是我们生命力最丰沛的养分。

谁把流年暗偷换?不怨天尤人,所有的存在和流失,于我们的生命,都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不是吗?

2012.2.3(2384字)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