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春之旅-------我的流水帐游记
时间:2012-03-24 22:44: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箫声依旧  阅读:

初春,周末。短暂的降温后的回暖。微风,阳光不大。这样的天气,如果不去郊游,那简直是浪费;如果上班的几日郁积了一些怨气在胸中,没有趁机向自然中释放自己,那就是自虐了。我和两位不愿浪费更不会自虐的同事前一天便约好了,今早一起出发,目标是一小时车程的山林公园——汽车一小时,而我们,作为无车的环保主义者,当然是选择踩单车了。

 


早上8点,在约定的地点聚头。三个人,三部单车;皆是简单的背包,运动装,平底鞋,盘发。两位同事,毛毛和小L负责堪察路线,我是忠实的参与者和决策者——如果她俩产生意见分岐,则以我的直觉来决定行程。在街头解决了早餐,我颁布口头约定:路上不许赛车,不许随意改变终极目标,如绕了远路不许相互抱怨。达成共识后,三个人的车队浩浩荡荡地迎着阳光出发了。

 


去山林公园的近路,要穿过一个生态公园,那里空气清新,环境幽雅;是我们以往休闲的常去处。可是今天我们的目标更远,便不敢贪恋那里的秀丽景色,没停留片刻就匆匆离去。走出生态园的另一个出口,我们的第一个考验来了。毛毛拿出厚厚的一摞地图,对着路标指指点点;小L说向左转,她说向右;一会说在前面路口转,一会说在下个路口。路盲加方向痴的我,对着A4打印的黑白地图只有傻眼的份,任凭她俩争执。后来好不容易达成共识,就是——问路,汗极。谢过指路的大伯,我们飞快地把单车推到对面,一面埋怨市政部门不在这里设斑马线,也没个自行车道。下了个很陡的坡,钻过一条函洞,终于踏上正途。这是一条车流通畅行人稀少的环城路,单车驶在干净的人行道上,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洒在身上,微风拂面,空气在飘散着微微的清香,心里油然而生几许惬意。只是要不断地上下坡,很耗费体力。

 


走过一座高高的天桥,我们转了个弯。这条路是主干道,明显地拥堵很多,空气中满是飞尘,还有汽车尾气的味道。但是目标在前面,我们不得不忍受。在这条路上过了两个路口,小L忽然停住了,说我们绕路了,右侧的这条路直通生态公园;毛毛说你刚才为什么不说。我马上亮出约定的第三条,二人立即缄口不言,继续前进。我正感叹这条路没有可以入眼的风景,就看到前面一片娇黄,却是两棵类似高大的树,顶着硕大的艳黄的花朵,甚是惹眼。那花朵有些像木棉,可是木棉是血红色的,眼前的这花却是娇滴滴的黄,与木棉一样风姿绰约,超凡出尘;莫非是木棉的花中姐妹?小L提醒我快撞到车了,我才恋恋地将目光移到路面上,却也因此落了个“花痴”的称谓。我正要拿出相机给我心仪的花儿留个影,一辆高大的货柜车鸣着笛从我前面挤过去,哼哼几声,停在那两棵树下。它高高的车身足足挡住了树的三分之二,我不由得咒骂两声,悻悻地离去。只好安慰自己,回来时它应该走了,到时再多拍几张以作补偿。

 


又一个路口,再一次为转弯和直走发愁。小L说右转不久就到了,我盲从。为了保险,我们还特意问了一个过路的本地人,得到确认后一致前行。那是一段上坡路,我们推着车缓缓向前。走了一阵回头看毛毛没跟过来,小L说没事,她喘口气儿就过来了。我的手机响了,却是毛毛打来的,她气极败坏地说我们走错路了。我说不是吧,我们问过路了;她说,那人听错了,以为我们要去另外一个公园,山林公园要直走的。于是我和小L只得回头,那妞儿脸憋得通红,说要见到指错路的人非把他灭了不可,我笑得险些儿从车座上跌下。三人又骑了一段路,眼前已是高楼林立,我们站在街心不觉傻了眼:再往前就到市区了,莫不是又迷路了?山林公园正门的广场那么大,再粗心也不应该错过的呀!不经意间一回头,发现公园就在身后。原来市政检修下水道,路边围起了高高的围栏,刚好把正门挡住,只留了一个狭长的通道。虽然一肚子的怨言无处发泄,好歹是到了,那些不快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公园不许自行车进入,我们找到存车处锁好车,走进去。正对着大门出入口坐着一排乞讨者,呈半圆形包围园门,一个个衣衫褴褛,形容憔悴,不是白发苍苍,就是肢体残疾。右边第二位正用没有手指的残臂捡拾地上散落的硬币,一枚一枚地扔到前面的碗里。我不由伸手在口袋里找零钱。这时一个孩子拿了张纸币走过去放在碗里,我看到乞者用完整的左手把纸币压在碗底,倒出一些硬币,继续用残手捡拾;而他那完整的左手又藏到衣内。我拿钱的手不由僵住了。这时小L走来,说其中一个乞者,出厕所时还走的好好的,离大门不远就趴在地上,爬着过来的。我不禁摇头叹息,再一次告诉自己乞讨是一种职业,而并非真的苦到无路可走。或许是我不够善良,在为自己的冷漠找借口吧。进了公园,我们被一群宣传无偿献血的人绊住了。我一向体弱,献血这事自是不便参与,她俩表示下了山再说,以免献血之后无力攀登。那些人执意要我们签名并留联系方式,我不由得又起了戒心,细看他们不是医院的,也不是红十字会的义工,却是某保险公司的。公益啊,公益!打着公益的口号,做的未必都是公益的事,我真不愿多想!

 


公园里风景依旧,只是人太多。短暂的休息后,我们开始登山。山并不高,二十来分钟就到山顶了。即便这样,她们二人也已娇喘吁吁,香汗淋漓;我略好些,虽然也上气不接下气,倒没怎么出汗,或许是比她们瘦些的缘故。站在山顶向四下看,不过是笼着烟尘的城市,无甚可看之处。略停了一会,便决定从另一条路下山,顺便绕到别的山头,说不定会有别的风景。这条路尽是陡峭的台阶,游人较少,我们边走边拍照。在一处岔路口,指示牌上一只箭头指向出口,另一出口指向某处景点,曰“留靴亭”。我们决定去留靴亭,因为这么快就下山实在不够尽兴。三个人嘻嘻哈哈,边走边聊,过了几座桥,转了许多弯,人已疲惫不堪,却仍未看见任何出众的“风景”,不觉有些泄气。好容易见到一个休息小亭,毫无特色,小L不服气地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留靴亭?我说,也许吧,古人走到这里丢了只靴子,就有了这么个名字。路边的警示牌写着“游人较少,提高警惕”,我们才注意到这一路没遇到几个人。抬头望去,四面都是山和树,若不是脚下的石阶一直蜿蜒下去,我就要怀疑自己与世隔绝了。突如其来的不安使我们不敢停留,喝几口水强撑着往前走。途中又见一个亭子,我调侃说靴子是一对,亭子也得两个。走到腿脚酸痛,衣服也被汗湿了,前面豁然立着一个牌子,那一刻我们三人几乎瘫倒下去——正是我们下山时的那个岔路!我们三个人,足足绕着山岭转了个圈,返回原地了!而此刻抱怨也没有用,只得重新攀到山顶,再从另一面下去。

 


二次攀登的时候,山路显得格外陡峭。我走不了几步就要休息,也不管地面是否干净,腿一软就坐下了。忽然听得小L大笑着叫“毛奶奶”,原来毛毛无力攀登,拾了一根树枝做拐,那造型十分搞笑。迎面下来一群小青年,唱着歌儿,用好奇且鄙视的目光看我们。小L嘀嘀咕咕地说,等你们兜上一圈,说不定还不如我们呢,到那时看你们还能凤凰传奇!我说,到时他们就凤凰喘气了。小L一下笑倒,毛毛在前面听到,问及原因,拄拐的手也颤个不住。小L说,老天呀,我们没有做错事吧,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们?我说,正因为没有做错事,老天给你制造个减肥机会。几乎觉得再走不动的时候,抬头一看,离山顶不远了。这一次再不敢停留,直接顺着宽阔的大路下去了。俗话说的果然不假,上山容易下山难,刚才还只是累些,现在两腿抖得厉害,身不由已地向着山下冲,想停都停不下来。


 


下了山,我们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坐着,大吃大喝,直到背包里的东西清理得差不多为止。打了一会儿牌,身上的汗被风吹干了,竟有几分冷意。看看表,下午3:30,是时候回去了。我用袋子装了食物残骸,放在车筐里,追赶两个不爱收拾残局的家伙。走上主干道时才发现,满袋的垃圾忘了丢掉;一路都在观察垃圾桶的位置,盘算着能不能不停车子把垃圾丢出去。可是车多人多,我一直不敢轻举妄动。好容易见着一处垃圾处理场,我伸手将垃圾袋飞掷出去——毛毛和小L看我的眼神,竟像是见了绝世女侠,让我好生得意了一阵。

 


我还惦念着来时路上那株黄花,认真寻了一阵却无踪迹。小L说早过去了,估计就是我算计垃圾那阵子错过的。纵然是满心遗憾,也只得作罢,身心俱疲,总不至于现在返回去看吧。回来时再没走冤枉路,竟省了四十多分钟的时间。我们总结这一天虽然累得够呛,终究还算充实,来之前满肚子的压抑不快,早就丢到九宵云外了。今夜一定能睡个安稳觉。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