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睡梦魇
时间:2015-01-06 15:50: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不喜欢中午睡觉,总是会做千篇一律的梦:梦见自己在做梦,主角永远只有一个,并且从未改变她沉睡的姿态,就那样趴在桌子上,沉醉于梦乡且难以自拔,做着毫无意义的所谓的梦中梦。

  这画面以及剧情每天都那样清晰地在睡梦中上演,观众亦一成不变,坐在另一张桌子边,就那样笔直地坐在那,百无聊赖地观看着这烂熟于心的戏码,厌倦急躁,拼命地想要逃离,已经尝试了一千次,挣扎地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却不能离开桌椅半步,却还是徒劳无功,却还是未能将主角从睡梦中唤醒,亦不能起身去门外。哪怕是窗边欣赏春日明媚,夏日生机,秋日静美,冬日素裹。一股不知名的强大力量将其固定在这方寸之间,只允许其思想偶尔的游离,这偶尔的游离间隙可以尽情遐想这屋外的世界:春天,冰雪消融,草长莺飞;夏天,狂风暴雨,雷鸣电闪;秋天,落英缤纷,百鸟迁徙;冬天,大雪纷飞,红梅盛开……可是这思绪很快就被强行打断,对啊,连这遐想也不能尽兴,一声令下即戛然而止,没有丝毫迟疑与反抗,顺从得仿佛一架没有思想和生命的机器,只要切断电源,立即停止工作,丝毫不会违背这自然法则及物理规律。

  只得继续违心地饰演配角,或许谈不上违心,毕竟至今为止我都未弄明白,那是一台高仿真仿生人性化有着人的体貌特征的机器人,还是一个有着自己灵魂与思想的真切的有血有肉五脏俱全并且拥有完整且正常生命体征的人。或许在未来的某天,我将知晓这一切,可是现在,她还在配合着那沉睡且不知所以的主角将这场戏演下去,是在照顾着那个神秘未知的抑或是永不可知的躲在暗处阴影里的观众吗,尽管从未显露过他真正的面目,可是一定有人在暗处观看这看似无聊却总能将其逗乐的黑白默片,而且百看不厌。

  我想一定是他对导演和编剧下了诅咒,不然怎么会每天都将机位固定,场景布局基本不变,人物设定从未更替,甚至连姿势的相似度都会达到99.9%,没有对白的黑白默片,没有蒙太奇的渲染拼接,没有画面及音乐剪辑,没有旁白和人物对白,没有移轴跳轴的动感,从头至尾只有一个长镜头,只有推拉摇移牵伸,只有莫扎特安魂曲的奏鸣或是瓦格纳咏叹调的低吟,这么无聊而又诡谲的拍摄及播映,无聊而又诡异的观众,无聊而又诡辩的梦境。

  已经记不清这种现象自什么时候起了,初二?初一?抑或是小学?只知其一直延续至今,并且毫无退却的态势,不知要纠缠至何时。

  不喜午觉睡醒后的无力感和颠覆感,总觉得睡觉就是一场战争,而我则常常是战败者,没有丝毫虽败犹荣的幸福感和愈挫愈勇的昂扬斗志,伴随着战争汹涌而来的是只是深深的不安感并且夹杂着强烈的势不可挡的疲惫感和反胃感,战争已然结束,可这撕裂般的感觉却并未随战争的结束而消亡,反而发酵繁殖蒸腾升华成更加强烈的感觉。而战争后的世界,只有满目疮痍,目之所及,尽是断壁残垣,浮尸遍野,血流成河,甚至连天空都变成了猩红色,原本绿色的草原亦被染成了红褐色,那是血液中红细胞凝结氧化后的颜色,亦是钢拳铁甲钩戟长铩锈蚀后的颜色,空气中弥漫着尸体的腐味,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举目四望,已然没有幸存者,只有我一人倒在这血泊里,感受着大地对战争的谴责,烧焦的裂土,残破的城墙,深邃的弹孔,被践踏的生命。

 

  我站起身,以血泊做镜,来观察自己,灰头土脸,头破血流,只是那血既有我自己的又有别人的,而且融为一体,难以辨认。无所适从而又无力改变。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