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过,痛过,才知爱情伤不起
时间:2014-09-30 16:34: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爱过,才知爱不起,伤过,才知伤不起。可不该伤的已经伤了,不该爱的已经爱了。

  佛说,这就是红尘。我历经红尘苦难,最苦的就是情了。当我和笔友没办法统一思想的时候,我已经真实有病了,肝部疼痛。去医院检查是肝气不舒,吃些药,可疼痛还是疼痛。这时的我是双重的痛苦,一是心苦,二是身苦。这一切只为情执太重。一个人,情执太重是最大的伤。 我受伤了。而这份伤来自睡龙。

  在漂泊了一段日子后,回到家的我,明明想开始新的生活,可心中那份思恋,怎么也不能放下睡龙。放不下睡龙,又拿不起睡龙,这份活生生的折磨,快让我疯了。

  在七月的一个日子里,快要奔溃的我,一路狂奔到东边的自家田地里,在一人高的葵花林,在茫茫一片的葵花林,在独无一人的葵花林,我任性地哭着。我哭,老天为什么让我遇见睡龙?我哭,老天为什么让我爱上睡龙?我哭,老天既然让我爱上睡龙,为什么又不让他开口?

  这一顿昏昏沉沉的痛哭,直到黄昏后,我才失魂落魄回到家。第二天,我就得了肝部痛。让医生看,医生盯着我问,受气了?我低低嗯了声。然后,医生给开了一些药,回去吃上不见效,痛还是痛。而这份痛是我的心在痛啊!

  爱一个人而把自己丢了。这是何等的悲哀。年少,我把自己丢了。就在笔友来信 后不久,公社开始了一年一度的秋季交流大会。那一天,我随父母到会场,父母要去看唱戏,而我不想去,我只想在茫茫人海,能看见睡龙,哪怕一眼,我也知足了。真是苍天不负我,在台球案旁,我看见那个让我魂牵梦想的人——睡龙。

  他穿着那身熟悉的黑色西装,背着手,在看打台球。我远远地看见他,是说不出的悲哀,也就在这时,遇见文学社的社友康霞,她笑着问我看见睡龙了吗?我佯装不知,好友康霞笑着说:“你一定让张老师看见了。”

  我真的让他看见了吗?而我是明明看见他,却没有勇气去见他,我怕这种别离后的相见,怕见了他,我更不能忘了他。我不想见他,只想远远看看他,然后悄悄地走开。

  我能走开吗?我低着头,只想在人群中绕他而去,而谁知,在人来人往的人流中,一抬头,他正向我走过来,是迎面向我走过来,这时,是我想躲也躲不开,两个人的脚步终于停下来。他盯着我,没有笑,怔怔地问我:“你现在干什么了?”我:“没事干,在家。”“在家了?”我“嗯”了声。我不由地问:“我还听说你调走了。”“你听说我调走了?”他嘲弄般地反问道,声音略微高了。而我只能“嗯”了一声。也就在这时,一个不认识的男青年走过来,喊他去转转,他便对我说: “那你去转吧。”说完,他和那个男的一起走了。

  这时,我才知道什么叫有缘无分了。有缘无分,就是那个和你面对面走过来的人,你俩彼此欢喜着,可是脚步却不由自主地走向反方向。我和睡龙就是这样。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