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
时间:2014-09-12 15:37:1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原人生三七度  阅读:

   一个人走得再远也走不出一湾盛满思念的乡愁。如我,在外求学多年,仍清晰地记得老家的清河,那一脉见证祖祖辈辈生活又储藏男女老少故事的河流。

  清河发源于村头一个幽深叵测的地下泉,从我家旁边逶迤穿过。很长一段时间,清河与我颇为亲密。这不仅是我的家临近它岸边的缘故,还因为年少时候的我对水有一种过于狂热的痴迷,总是站在门口的水泥路上看它。这就决定了清河与它周遭的人和事进入我的视野辖区,并在记忆的枝桠上常绿不落。

  印象最深的是清河的早晨。阳光尚未苏醒,似有若无的薄雾萦绕着水面,墨绿的后山一片寂静,翠**滴的甘蔗林里也毫无声响,可是,男人们已经起床了,光着膀子的,趿拉着拖鞋的,叼着烟吞云吐雾的,嘴里吧唧嚼着早餐的,三三两两,慢慢悠悠的聚集到清河边的榕树下。揣在怀里留有体温的笑话,街天赶集看到的新鲜事儿, 乃至于邻村暧昧不清的传言,都在锁了一夜的话匣子里蹦跶出来。待气氛活络了,笑骂声也就大了,叔父也常被吸引过去,但讷言的他总是吃亏,被好事的男人善意的戏谑一番,掀起一阵笑浪。一切都变得活泼起来,就连清河仿佛也受到感染一样加速了流动。

  后来,太阳升起来,阳光照在水面上,使人微醺的凉意被融融的暖意替代。再向清澈见底的河里看去,只见小鱼小虾怡然自得的在石头水草间游弋。村头陆奶奶家的一群鸭子嘎嘎的叫唤着朝河里跑去,其浩荡之势不亚于冲锋陷阵的队伍。女人们提着水桶到清河边洗衣服,她们的话题自然不同于男人,孩子的顽皮,婆婆的挑剔,庄稼的长势,鸡零狗碎,凡此种种,别有一番趣味。再晚一些,人们各自散去,收拾行当,把多余的热情和力气用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上。这时,饱食喧哗和骚动的清河仍沉默不语,兀自静静地流淌着。

  在我的记忆中,与清河的夜晚发生关联的是一位年过六旬的阿婆。那天晚上,天幕上零零星星的挂着几颗星,光影暗淡,间或响起一两声狗叫,此外,一切皆被寂静笼罩了。一时想不开的她跳进清河里,或许是临近死亡的恐怖让她后悔,大声呼救的她恰巧被父亲救上来。自杀事件的家人们想要秘而不宣却又纸包不住火,于是,儿女们的不孝顺,瘦弱多病之躯的痛苦,从女人们洗衣的河岸到男人们的酒桌,似真似假的流传。诗人于坚说“阳光只能到达河流的表面,但河流深处的秘密谁又能知晓呢”纵身跃入河中的老人,将难以言说的话交付给清河,而清河也尽数收藏了乡民们的心事。

  我也时常在清河边走一走,坐一坐,大多是午夜前,不是无病呻吟也无关于沧桑怀旧,只是因为,清河有一种沉静的力量。彼时,白昼的喧嚣已偃旗息鼓,村庄里繁复的人和事也都被晚风安抚得宁静了。在河边找块干净的地方坐下,闭目凝神,被现实绑架了一天的心得以喘息。一些经过时间淘洗的往事慢慢浮出水面。曾经在意的云淡风轻了,过于尖利的磨得温润柔软,关于人情冷暖的各种耿耿于怀也都如影似幻,心灵获得一种畅快的感觉。这时候的清河汩汩流动,似呢喃,像低语,如同相伴多年的知心人。

  一个人对一条河流的记忆能维持多久呢?我无法断言,但我知道,清河已经成为我记忆里无法删除的一部分。

  ——此文已于广西《今日龙州》发表——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