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的回忆
时间:2014-09-12 15:36:0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余言  阅读:

   塔里木向来少雨雪,一九六三年上海人去了,冬天竟下了近一尺深的雪。老职工们惊呼,上海人把雪带到新疆来了。

  大雪掩盖了这个沙漠边缘的农场。冬日的苍凉、萧瑟和满地的尘埃消失了,衰败的荒草不见了,空气变得那样清冽,深深的吸上几口,胸腔便觉得无比清爽。

  土地依然广袤,却不再是令人忧伤的灰黄;道路依然笔直;却不见了让人烦扰的杂乱车辙;夹道矗立的白杨树,也一改平日的单调和肃穆,通体粉妆玉砌。太阳出来了,阳光被白雪一衬,胭脂般的红。这红漫漫的洒下来,大地成了个薄施粉黛的少女,娇媚动人。

  世界成了一首诗,一篇优美的童话。

  塔里木的雪是干的,它没有南方的雪那样滋润,每每有风吹过,细微晶莹的雪尘仿佛是无数个精灵在天空弥漫,折射出七彩幻色。雪前,天空的晦暗教人沉重;雪后,却一碧如洗让心胸豁然开朗。天蓝而纯净、透明而深邃,使人有一种让灵魂升腾并与之融为一体的冲动。

  在这般色调的天地间,寒鸦显得特别醒目,几声悠长的“呱呱”过后,它便盘旋着落在白杨树的树梢上(我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一定要停在树梢最高处),那细细的枝条便弓一样的弯下来,扑簌簌的抖落一阵晶莹的雪粉。树稍继续弹动着,寒鸦一边优美地扇动双翅,一边调整双脚,渐渐就站稳了。纹丝不动的寒鸦成了顶天立地的骄子。许多年之后,每每我回想起那童话一样的世界,其间总有寒鸦盘桓的影子,这黑色的不祥之物在我的记忆中是那样清晰。

  一九六六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爆发了,我和一伙“打地洞”的角色围着煤油灯讨论遇罗克的《出身论》,我们都被他大胆的思想所震慑,而麻木和怯懦又使我们不敢贸然表示赞同。这位替我们思考的思想者最终被虐杀了,他的死是足以让我们羞愧一生的。

  劫后,遇罗克的妹妹遇罗锦在《一个冬天的童话》中借用哥哥的两句诗来纪念他:“村前无路凭君踏,诗情人意两茫茫”。从中可以看出,这位思想的先驱者,当时真的是非常孤寂,在将近十亿人口的中国,知音竟少之又少。而他的同样很有文才的妹妹,虽然盼到了可以纪念哥哥的年代,却又因为背叛了一段被扭曲的婚姻而遭谴责,她几乎是在一片谩骂声中离开了中国。遇家兄妹的遭遇告诉我,天虽然总是会亮的,但要慢慢才会亮起来。

  遇罗克的两句诗,使我回忆中童话般的雪景,朦上了一层凄迷的色彩。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