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棉
时间:2014-08-13 12:01:4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听到鸟叫,我从睡梦中醒来。一夜的细雨,漫天飘飞的柳棉都不知了去向。风吹枝头叶子的沙沙声,如同“清晨”的前奏。­一瞬间,我想起了班德瑞的生活。低头笑一笑,然后继续往前走。­

  路上经过一条小河,旁边种满垂柳。我看到两个小女生拎着一大堆零食迎面走过来,他们说着笑着,开心得让人觉得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突然就想起霍霍,也许是因为那两个女孩子的身影太像我们原来的时候。每个周末每个周末去买一大堆零食,然后使劲吃光光,然后愉快地回学校。­只是现在霍霍在青岛教书,而我还在为毕业设计焦头烂额,日子过得几乎要绝望了。­

  我发现自己在犯一个很致命的错误,我开始把那些和我差不多大的朋友称为小破孩,好像自己已经年华早逝的样子。当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不禁又从出生那个除夕掐指计算,历数整个成长的过程,也不过二十三圈轮回,在妈妈那里还应该是个孩子的年龄。霍霍很少联络我,寒假再见,那已经是高中毕业后的第五个年头了。她依然留长发,很顺很直。这要是在五年前,我一定还会羡慕她的坚持,就像当时一直羡慕她耽误什么都不耽误学习的执着一样。只不过现在我也留起了长发,比她还长,同样很顺很直。­

  偶尔联络她会问我现在怎么样?我说还好。她说还好就行,我怕你不开心。­挂掉电话,我才慢慢告诉她,其实我有点累,可是,对你说有什么用?­

  我看着河边被雨水冲洗得鲜亮的柳树的叶子,柳棉还在,只是沾满雨水,一时飞舞不起来了,带着一些无法看懂但可以感受的暗示。­

  开学已经一个多月了,我的生活平静地向前流淌,就像这条安静的河,而且日复一日的继续。­

  我现在是一个人在寝室的床上,有自己的书桌,可以看电视,听窗外的鸟叫,看树叶绿的发亮---有我所能想见的现阶段的最大的自由,按道理说我应该很快乐,我也真的很快乐---我看《悲伤逆流成河》哭得一把鼻涕,我看《快乐大本营》乐得笑翻天,不时玩玩“好友买卖”,跟朋友讲讲新闻,说说笑话。可是在每个笑容的背后,我却有着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到的虚无,如同用很尖的竹签在皮肤上刺下,那种隐约的、细腻的但持久的疼,有时候会被忽略掉,有时候一起聚拢来又排山倒海般奔涌到我面前,像海浪袭击沙滩,贝壳的挣扎根本是微不足道的反抗。­

  我的窗外是一丛立在春风中叶子越来越浓密的树木,高大,挺拔。阳光从枝叶间穿透照在阳台上,成为一小块一小块的碎片,光影斑驳,像那些散落在窗台上的记忆。­

  小月总是坐在这样的窗台边望外面的风景,看浓密的树叶发呆,看天空掠过的飞鸟,看夕阳西下的黄昏,给我推荐一个又一个她听过的好歌,给我讲一个又一个她听过的好听的故事。我总是很羡慕她的安静,安静得像垂柳边的那条小河。我羡慕她英语不用学都会考出很棒的成绩,而且,她可以总是这样安静地望着窗外。而我所谓的片刻安静,也只有在看着她的时候才有,但是她早已不在我身边。­

  这个春天给了我很多东西,也夺走了我很多东西,只是我不知道究竟哪些是柳棉中的幻想,哪些是手中的真实。­

  当老师的愿望再次成为我的一个梦,就像我一直想着有一天能去九寨沟一样,就像中学时候一直想有一天收到一个大大的洋娃娃一样。那个梦境里有我的那些孩子们,有凉皮,有小杨茗,有陈炙月,庄子蘅,还有我的语文科代表怡佳。在那个梦境中有一个个书声朗朗的早晨和孩子如柳棉般漫天飞舞的欢笑。­

  依然记得杨和苏执着的眼神,他看着我,在那次单元测试的课堂上,执着的看我。但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那样看着我;­

  依然记得陈炙月腼腆的微笑,她对我笑,眼中涨满感激的泪花。她说谢谢隋老,谢谢你。其实我只是希望她的病能赶快好起来,想让她笑对人生;­

  依然记得蔡坤霖那一脸无辜的表情。当时我多想告诉他其实你真的很像我侄儿,我想告诉他其实学习不用那么抓狂的,静下心来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但是,那次我还是很严厉的批评了他,不是因为他总是不按时完成各科作业,是我真的把他当成我亲侄儿;­

  我还记得,班会上孩子们快乐的游戏和放松的笑;­

  依然记得,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实习。­

  我跟小白、玲玲聊起来这些经历,大家都在笑,我也笑。­

  抬头仰望一下路边的桂树,我知道08年的那个花季已经过去,只是在我的世界里那阵花香早就凝固在这斑驳的记忆中。­

  小宇打电话来,国内长途,因为是雨天,所以信号差劲得不像样。我可以从听筒里听到自己的声音:这边没有地震,我最近过得挺好的,成都天气也好,所以你不用担心啦。然后他告诉我,他研究生成绩出来了404分,已经申请到硕博连读了。我祝贺他,然后一直很高兴。­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摘下耳机,小P说,春你的电话。我从她手里接过来,然后听见阿驴的声音,今天想我了吗宝贝?我笑笑,然后没有跟他说“我胃疼”。­

  阿驴是我一次想家的时候在网上认识的,他很可爱。记得那是大一,我刚学会打字。我很努力的在键盘上找各个拼音字母,却半天敲不出一个字来,急得很难过。他却在那边告诉我他现在正在吃大红的葡萄,酸甜酸甜的。我告诉他我很想家,他就用山东方言话给我讲笑话。我跟他很少有正经的时候,他也是。但有一天他却很正经的告诉我说他要开一个潮流风店,吸引很多有情人那种。我说我要是有钱了,我就去九寨沟住上个三天三夜,然后去坐摩天轮去玩跳楼机,再然后就是去买个很大很大的洋娃娃。阿驴仰望着天憧憬,要是我有钱了那该多好,我可以在烟台的海边买套房子,然后娶我的小小回家。­

  在我们毕业之前的这段日子里,校园广播里反复地放着那些略显暗淡的音乐,在最后那几天,我和党员一起躺在操场上倒数剩下的时光。她打电话告诉李明家,说天上要是再有几颗的星星就好了。­

  我和聪、玲玲骑单车去三圣花乡踏春了,很多人过去拍照。我们也拍几张吧,玲玲说。我说好,正好为俺的卷头发留个纪念。我们确实玩得很high,虽然第二天早上大家都叫嚣屁股疼,但那天我们还是分别给自己起了个名字:我叫开心,聪叫喜悦,玲玲说她叫陈高兴!­

  现在,我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聪回家了,玲玲说什么也不想做,我说我也是。她拿着幸运草十字绣穿针引线,我就看郭敬明的小说。我们有时候很长时间不说一句话,有时候也跟P看新白娘子传奇,学白娘子施法的动作,然后一起傻笑,然后天黑了,然后又去睡觉。­

  第二天的生活,仍旧在鸟叫声中醒过来,从睡梦中醒来。一夜的细雨一天的晴。风吹枝头叶子的沙沙声,如同班德瑞的“清晨”,除了生机,还有空旷、辽远的未来。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