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笑莫笑,花花小女
时间:2014-08-12 13:40:3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NO.1

  上网回来大有成就之感。以我那铁掌水上漂的轻功,翻校园围墙那是小菜一碟。我左脚蹬墙,右手上钩,我暗自佩服翻围墙的功夫是越来越高。我正准备抬脚翻过去,不知什么东西拉住我的脚,猛得回头,就看到一个喝醉的变态男正如饥似渴地望着我。我在想我要是穿裙子的话,不就春光大泄了吗!不行,三十六计走为上,抬起另一只脚朝准他的门面踩下去,然后我一个燕子翻身,轻松着陆。宿舍我来了。

  晚自习偷溜出去上网的女生,全校只有我一个,江湖人称超级惯犯、经典自恋,绝对花痴的花花小女,简称超女。我以那每秒地球三周半的速度直奔宿舍,大胆地发扬刘翔我能的精神,连跨四五个障碍物。唉,小女子我当初为什么不参加跨栏,指不定我就夺金了,还有刘翔什么事。(喂,自恋狂,你是女的,刘翔是男的,碍着你什么事了)。对哦,管它呢,现在冲进宿舍才最重要。

  终于,我以周恩来出现在美国时代周刊上,周刊封面上的一句话来说:中国人来了。可惜,我只能跪在宿舍门口,大呼:“天那,门关啦。”曾经有一扇真挚的大门向我敞开,我没有好好珍惜,直到失去他我才后悔莫及,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对宿管说三个字:别关门……(别套用我们阿星同学的台词)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一扇破门斤斤计较。而后,我一溜烟小跑,如何来,如何去,准备继续上网。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我怎么会这么失败,竟从围墙上跌落,还好有什么东西垫着。我刚坐起来,才发现压在我屁股底下的竟是那变态男。他还没走啊,也对,被我超女踩一脚,哪有爬起之理。开溜,(喂,这样好吗?说不定刚才人家把你当小偷了呢)要我对这起刑事事件负责吗?哦,好吧。我能这么痛快答应也是看在这家伙有点小帅。哈哈,感谢上帝吧,遇到我这么美丽大方……省略一千字的天使姐姐。

  之后,校园围墙外响起鬼哭狼嚎的声响:“救命啊,有人晕倒啦。”

  NO.2

  在医院里忙活了一整夜,又是这个又是那个的,觉都睡不好。检查出的结果还好,有些轻微的食物中毒,无甚大碍,只要不是什么遭到撞击的都好。我暗自庆幸。不过,送他上医院花的可都是我的钱啊,等他醒后,我定要他血债血还。

  其实呢,他全身上下的口袋我都摸遍了。一个钱包,一部手机。好家伙,钱包是金利来的,光这只钱包就上千块。我趁无人时打开钱包,(喂,干啥呢)看一下会死啊。再说,我这么善良的人,会做这种鸡鸣狗盗之事吗,我是看看有什么证件能证明他是谁。(翻围墙的女生真会说话)。

  身份证上的头像也很帅,他有个好听的名字莫笑。这名字好听吗?我脑袋里问号,问号,还是问号。21岁,应该未婚。

  玩弄他的手机,找了个他打得最多的号码拨过去,我是想通知其家属,顺便把帐结一下。“喂。”我听到一个女声,避免误会,我回到:“你好,我是医院里的护士,刚刚有人把莫笑先生送入医院,请你来一下。”

  “抱歉,我不是他的家人。”

  “可是,他说……”

  “我们刚刚已经分手了。嘟……嘟……”

  原来是个失恋的男人。最后,我通知了他的母亲。挂掉电话,我便走了,因为天亮了,我得去上学。我乖吧。

  我在脸上写了一个苦字,连老师看了都心疼。“殷梦瑶同学,你还是在家好好休息吧,顺便交上一份五千字的检讨书上来。”

  “五千字?”我大叫起来。老师,你不知道宽容是美德吗!

  “殷梦瑶同学想用英文写?”

  我乃李清照也,怎一个愁字了得。

  NO.3

  受伤啊,受伤啊,我捂住心口,故作受伤的样子。谁能想到那个莫笑竟然可以找到我,而且还清楚地记得我的犯案过程。我是不是该杀人灭口,操刀鬼,小女子我也。

  现在在校园里,他抓住我的手臂,叫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我不老实交代他就把我拖进校长室。那我肯定要狗头白(翻译:goodbye,殷梦瑶是在说她要玩完),我那苦命的爹and娘一定不会给我零花钱了。我现在是深有体会,世上只有妈妈好。

  校长室我是坚决不去的。莫笑就这样一直拉着我,过往的男男女女都投来羡慕的目光,(受不了了,又开始自恋了)。我带着似京腔非京腔的声调唱道:“你看看他们,都在瞧着我们,你叫我们如何是好啊~”我学者葬花的某某女,小心地拭泪,(殷梦瑶,哪有泪水啊,中午的盒饭不想要了是吧)。我才不愿意用口水代替泪水呢。

  莫笑没有笑,我猜他就是因为这才取了这样的名字,才不幸地失去了笑。他死拽着我的手臂,拖我去校长室。欲哭无泪,我想说的是,孩子,有一种爱叫作放手,请你放手好吗。

  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个扫把星造的孽啊。我果真亭亭玉立地站在校长室门口,(哎哎,这位同学注意用词)。

  算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逼我上梁山,找叶二娘拜师。首先先把莫笑拖进黑店,做成人肉小笼包。

  莫笑连报告也没喊,径直把我拖进去。听到校长对我说:“坐。”一个手势,指向那边的沙发。我不敢动,莫笑用力拉着我坐下,并且坐到我的旁边。我不敢抬头或环顾,只是盯着鞋面上的污点。

  “爸,是她送我上医院的。”

  什么,什么,莫笑对校长叫爸。完了,完了,完了,我想起警察叔叔把歹徒送进警车的场景。

  “果然是个乐于助人的好同学。”校长说。

  我脸红了,他要是知道我偷跑出去上网,在翻围墙的时候踩了他家公子脸的话,我们敬爱的校长先生铁定要拨打110了。

  莫笑对我挤了下眼睛。

  NO.4

  莫笑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是莫愁前路无知己吧)。莫笑啊莫笑,我认栽了。像我在江湖上跌打滚爬17个年头的花花小女,(翻译:殷梦瑶,你不才17岁么)也不得不感叹一声,我老啦。

  莫笑一手是我的成绩单,一手是我的五千字检讨书。他真厉害,能弄到这些东西,不愧是校长的公子,连个礼拜天的休息时间也不放过我。原本我可以对他大喝一声,开封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辨忠奸。唉,谁叫我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不愿意去欺负一个被爱伤过的人。

  “成绩相当稳定。”莫笑根据成绩单分析下来说:“回回都是年级倒数第一。”我坐在花苑长廊的长椅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看了你的检讨书,纯属虚构。”废话,难不成我告诉大家我犯了故意伤人罪,伤的还是校长的公子,班主任还不把我劈了。“虽然有些无理取闹,但里面有些句子我非常喜欢。比如这句,有时天使也会自己折断一支翅膀,因为他也怕看见那座令他伤心的城市。或是这句,没有不犯错的青春,只有不断赎罪的灵魂。”

  没有不犯错的青春,只有不断赎罪的灵魂。写检讨的时候没有考虑多少,想到哪就写到哪,凑字数,有些天马行空。难得有人欣赏我的文字,不禁对他多瞄几眼。略黑的皮肤加上他不爱笑的表情,略显忧伤的眼神配上漫不经心的碎发,确实给人成熟稳重和莫名的疼之感。

  “莫笑,”我突然想起什么,“送你上医院,我可是花了很多钱的。”

  “没问题。”莫笑回答得很快,无疑他是看出了我奸邪笑容的原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与之兑换的会是很多很多次的KFC或KTV。”

  什么,连我的喜好他都调查清楚啦,照情况,我势必难逃一劫。算了,人生得意须尽欢,但是我的品质高洁,怎么会为五斗米折腰。“真的有很多很多次吗?”(倒,KFC,KTV,还真是欠K)。

  “对,条件是你的晚自习时间归我管。”

  “什么。”我从长椅上一跃而起,“这样我哪有机会翻……”

  “翻围墙出去么。”

  “谁说的,我是要幡然醒悟。”我也不知道我会这么说。估计脖子都红了一圈。

  “呵。”他笑了。莫笑居然笑了。

  莫笑笑起来竟会这么好看。

  NO.5

  “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也不得不看梦想的翅膀被折断,也不得不收回曾经的话问自己,你纯真的眼睛哪去了……”没错,谁能唱出如此天籁,除了我花花小女还能有谁。

  我听到底下有鼓掌声,一个KTV小包厢就两人。那家伙跟个傻子似得只会鼓掌叫好。“莫笑,你也来一首。”

  “我怎么能抢了明星的风头。”莫笑一张嬉皮无邪的笑脸。

  “不唱了,没劲。”我把话筒一摔,往沙发上一倒,索性把脚翘到桌上。

  “怎么才有劲?”莫笑坐过来问。

  唉,可怜的孩子,有个读书的脑子,没有去KTV的脑子。莫笑才21,却是北大毕业生了。我就纳了闷了,两个不生活在一起的人,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汗……)。“来,让姐姐告诉你,至少要有人和我K歌,至少要有人和我对唱吧,至少要有人和我抢话筒吧……”我一连说了三个至少,想想莫笑他肯定不会。

  莫笑拿起话筒,站到中央,然后对我说:“来,我们来K歌。”说完,他微笑了。

  我耐其性子,点了一首SHE的《一眼万年》。莫笑哪里会唱,我都唱好几句了,他也没张嘴。突然,他大叫着:“我的话筒没声音,把你的给我吧。”他真的伸手过来抢。

  小女子我江湖人称闪得快,我左闪右闪,连活闪婆也要排在我后面。

  “你是老鼠吗?”他来一句。

  “你才是呢。”未曾想,莫笑来一招声东击西,双手握住我的话筒。哼,我绝不能放手,教一个江湖小虾米给欺了,我的脸今后往哪搁啊。我使了一招我多年来使的龙虾掐掐功,一把掐住莫笑腰部的软肉。“疼。”莫笑扭转身体,我措手不及,连带这我们俩一起倒向沙发。

  莫笑压着我,他的脸都贴到我的胸口上了。他连忙站起来,接着问我:“你怎么样了?对不起,有哪里装着了吗?”

  撞是没有撞到哪里,只是我没想到我一代女侠竟失手让人吃了豆腐。我坐了起来,整整衣服,准备离开。“我要走了。”

  到门口,我听到他说:“别忘了,晚自习的时候来我这补课。”

  补你个大头鬼。出师未捷身先死,亏啊。

  莫笑莫笑,花花小女被整得莫笑。

  NO.6

  晚自习的时候,我没去,为什么要去啊。(翻译:你不是答应人家了么)做好你的翻译工作,君子不耍无赖,我是君子吗?我可是标标准准的淑女诶。(汗~)

  心情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提不起来,这时前所未有的,就连同桌都说:“太阳从西边出来啦,我们的小瑶瑶变安静了。难道又犯花痴了?”

  我用眼睛瞪她。“老娘我被人吃豆腐了。”

  “哪里?”

  我指指,“胸部。”

  “你那也叫胸部吗?是那男生亏了吧。”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做人,要挺起胸膛。“哼,无论是正面看,还是从侧面看,我的都比你的大。”

  “外面那男生是谁啊?”

  我转过头看,一看是莫笑立即把头转回来,感觉额头上冒汗了。

  “殷梦瑶,有人找你。”有人叫。

  唉,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像哥斯拉走路一样发出“冬瓜”、“冬瓜”的声响。(哥斯拉,太夸张了吧)。

  “我已经和你班主任打过招呼了,他还很高兴呢,他说你很聪明。”我本来就是个问题学生,保主任巴不得把我送走呢。莫笑也未等我的反应,扣住我的手腕,像当初拖我进校长室一样,把我拖走了。

  救命,非礼啊,拐卖人口啦,没有人睬我。回头看到探出头来的同桌在窃笑,那口型我一看就知道:殷梦瑶你赚到了。

  我赚到什么了,我还没说,自己像个金丝雀困在鸟笼中失去了自由。我抬起头,莫笑的嘴角居然微微上翘。

  我赚到什么了?

  NO.7

  ……一个月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你不会直接说两个月过去了吗)

  我喜欢,你管不着,花花小女我今天心情好,不和你一般斤斤计较,要显示我的仁慈。在莫笑对我的大力摧残下,我的成绩一跃班上的第十名。哈哈,果然我就是文武双全,巾帼英雄。奖赏一下自己,哈,谁说女子不如男。

  “唉,别发痴了。”同桌用一根手指戳醒我,“啊,爱情的力量总是那么伟大。”

  这种言外之音连傻瓜也能听出来,“唉你个头啊,那是他欠我的。”

  “欠你的?”同桌不知道我和莫笑的初遇,故她不知道里面的原由,“他欠你什么了,即使是欠你的,也早该还情了呀。你想想,是他主动找到你的吧,是他提出给你补课的吧,是他每晚坚持不懈地为你讲解的吧,就是那袋苹果也是他买给你的吧。”听到这,我原本要把苹果往嘴里送的,张大嘴,却没咬下去。不敢咬啊,我已经欠他很多了。同桌继续说:“咬吧,你要是不咬,他可就不开心了。凭我多年的经验,他是个容易受伤的人。”容易受伤?》我想起那晚他喝醉酒,是因为他和女友分手,一定不是他提出的,他一定付出了很多。“唉,一个堂堂的北大毕业生,都没事做吗如果有人这样对我啊,早就幸福死了。”

  我把苹果还是放了回去,开始闪过那些画面。莫笑陪我去KFC,总是和我抢鸡腿,最后都是我吃大的,他吃小的,包括一点点碎渣。莫笑陪我逛街,我试衣的时候,是他在等候,我一丛试衣间出来,他就竖大拇指,问他哪件更好,他说不上来。莫笑陪我去看电影,总是看我最喜欢的动画片,陪我一起傻笑,看着《哈尔的移动城堡》的时候,陪我一起哭。莫笑……莫笑,为什么你总是陪伴我左右,你是王子,我是灰姑娘,是一个没有运气遇到仙子的灰姑娘,为何你还要抓紧我的手,我没有穿水晶鞋呀。现实点说,没有多少人会为像我这么一个傻里傻气,呆头呆脑,违反校纪校规,长得并不好看的女生多花上看两眼的时间。

  最后一个画面,莫笑你笑了,你的头上仿佛有一顶王冠,你的身后仿佛有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你向我伸出了手。

  “能跳个舞吗,我的灰姑娘。”

  NO.8

  “梦瑶来一首,梦瑶来一首。”莫笑为我办庆功会,还是两个人的KTV。

  “我的粉丝在哪里?”我大吼着,多少有些明星的派头。(这里插播广告)。

  “在这里,在这里。”莫笑拿着本子和笔走上来,“给我签个名。”我快速地在本子上签下第N个丑得一塌糊涂的签名。

  我很想唱一首《再见王子》,可是我却舍不得,陪我疯傻的男生,陪我寂寞的王子。我拿起一罐啤酒,吞咽着那些苦涩的味道。莫笑,我配不上你,我只是只小麻雀,飞不到那样的高度。黄色的液体在口中游走,还是强硬着咽下去。我已经喝了很多,只想着今天好好醉一下吧。

  “莫笑,来喝酒,别光我一个人喝。”我将开好的一罐啤酒移至他的面前,眼角偷窥着他脸上的神情。

  “我不喝酒。”他嬉皮地说。

  “拉倒吧,不知是谁那天醉醺醺地拉住我的脚。”我的语气有点怪,怪得我浑然不知。

  “我是……”

  “是什么?是和女朋友分手,才喝酒的?”我吞了口啤酒。一下子,莫笑的脸色暗淡下来,气氛也随之不安。“是她提出分手的吗?”我问。

  “不,是我,因为她盗取了我的论文。心很痛,就喝酒了。”

  莫笑忽然拿起啤酒。我阻止了他,并且拥抱了他。他坐着,我站着,就这样拥抱了他。心是揪揪的,通,不可言语。(哇,殷梦瑶真的哭了,快拍照,拍照)。“别喝,你是因为爱得太深才喝的,因为想麻痹伤口才喝的,而我又没有伤害你。你别喝。”

  我放开他,他的眼睛闪烁着。莫笑说:“梦瑶,你的发丝里住着精灵,别让他孤单寂寞好吗?”

  我点点头。

  “来,今天是来庆祝梦瑶考到班级第十名的。”莫笑猛整下一罐啤酒,放下易拉罐他就笑了,露出一口皓齿。

  我的额头贴上他的额头说:“好,为我发丝里的精灵干杯。”

  NO.9

  那一晚,我发烧了,父母急急忙忙把我送入医院。到早上的时候,感觉好些了。

  我坐起来,背靠着墙,一头侧着,望着窗外。左手背上插着一根管子,上面的液体一滴一滴滴着。

  “醒了么。”母亲推门进来,将早餐放到我旁边。是一碗皮蛋瘦肉粥,冒着热气,很温暖。“学习用功了吧。”母亲说。

  当他们得知我考了班上第十名,激动了老半天,说女儿有出息了。原来,这就是有出息呀。他们殊不知这成绩背后是谁为我付出了多少。

  思考片刻,我对母亲说:“我想转学,就今天。”

  “转学?”母亲的表亲很惊讶,却又把话咽下了,“好,我和你爸去办。女儿,来,吃点。”母亲端起那碗皮蛋瘦肉粥,挖了一勺送到我嘴边。我听话地张大口,吃下去,然后笑了笑。

  下午,我和同学们告别,特别是我同桌,拥抱了再拥抱。

  “瑶瑶,你到了另一个地方后,不许勾三搭四,不许看见漂亮美眉就眼睛发直,口水横流。你只能对我口水横流……”前面的话,她讲得都很大声,最后一句,她拍着我的后背,在我耳边悄悄说:“遇到帅哥介绍个给我。”(汗~)

  我睹见抽屉里的那个苹果,由于缺少水份,都挤出好几条皱纹。同桌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吃掉吧,我都眼馋好几天了。难道你不觉得这个苹果他好幸福哦。”

  “好。”

  我洗了洗,一口咬下去,不怎么甜了。

  最后,我还特地在我翻围墙的地方放上一朵花,希望从这翻围墙的后辈晚生可以记起我这位江湖前辈花花小女。简直太完美了。

  我对风吼了一声:“再见吧,我的王子。”

  NO.10

  又是在KTV唱歌,一圈是我的新同学,男男女女,成双成对。

  “瑶瑶,做我女朋友吧。”

  “滚开。”我对那男生吼着。

  音乐想起,我拿起话筒,倾注全部感情地唱道:“那个夏天灿烂耀眼,忽然之间下雨也没人撑伞,是我的初恋那次失恋,你的气味已经飘散,我还留恋心里面共同的声线,你微笑的脸好久不见,时间过了几年长大一些,心中的那个王子要说再见,再见吧我的王子,守护爱情的样子,让回忆纪念最初感动的真实,满口永远的孩子慢慢懂事用眼泪灌溉会幸福的种子……”。唱完,没有人鼓掌,没有人找我签名,没有上前献花。

  此时,门开了,灯光灰暗,我们以为是服务生。他突然亮出一大束献花冲上来,“瑶瑶,我是你的粉丝,给我签名。”

  这一举动惊吓了所有人,包括我。签名簿上已经有我的签名了,总共13个,每个签名上都写了一句话,第一页是:我觉得你好傻,傻得可爱。最后一页是:我发现你在我心里住下了。

  “莫笑。”我哭了,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肆意地洒着泪。莫笑顺势将我抱住,在我的耳边轻声地说了句:“我爱你。”这下,我哭得更凶了。

  不知是谁放起了《一眼万年》。

  泪有点甜有点咸,你的胸膛吻着我的侧脸。回头看踏过的雪……

  爱那么绵那么粘,管命运设定要谁离别。海岸线越人留恋……

  深情一眼挚爱万年,几度轮回恋恋不减,把岁月铺成红毯,见证我们的极限。

  心疼一句珍藏万年,誓言就该比永运更远。要不是沧海桑田,真爱怎么会浮现。

  莫笑,莫笑,我也爱你。

  莫笑扶着我坐下,等泪干了,我对莫笑说:“我要喝啤酒。”

  “上啤酒。”莫笑对外喊。

  “啤酒来喽。”进来一个服务生,端着啤酒,一脸狐笑,竟是我同桌。“情侣啤酒,本人免费赠送。”

  谁安排的?(兄弟们,快跑)

  ……

  “你还跑不跑了?”莫笑问。

  “不跑了。”我偎依在莫笑怀里。在高楼上看城市,真的很美。

  “我不是王子,但你是我的灰姑娘。”

  你依旧是我的王子,还是我遇到的幸福仙子,我甘愿做你的灰姑娘。

  莫笑,莫笑,花花小女是也。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