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
时间:2014-08-05 15:19:3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千里芬芳,万里烟云,今日天色尚且晴好。

  我煮了一壶桃花酒,坐在桃花树下,等树上最后一朵桃花开。此情此景,如五年前一般。不同的是,曾经站在树下许诺我一生相携的少年,已无音迹。

  少年对我说,等山上的桃花漫山遍野地开了,我就回来,同你生死相依,永不分离。

  我倚着树干,空气中似乎还有他的气息留下的温存,唇往壶嘴近了近,酒香醇烈,好不容易在唇边扯出一抹看似绚烂的笑。

  没有思过这次分别,再次相逢是何夕。至今,心里还存着一个念想,他会回来的罢。便支撑了我这么多年。

  我本想满世界满天下地去寻他,却怕他一回来寻不到我的踪迹而焦虑。于是,我在桃花林里搭了个小棚,住了下来,不想这一住就是五年。

  如往常一样我轻抿着壶口,一点一滴地喝着。这几年树下埋的桃花酒愈发少了,剩下地愈发好喝起来,也愈发令我珍惜。

  我以为这世不能再与他相见,不想命运又在我和他之间开了个玩笑。

  “你是小音吧?”

  我眉目轻拾,嘴角抿了个微笑,“你回来了?”

  他皱着眉头,把我打量了半响。“你是小音吗?”又抬目往四周瞟了瞟,这偌大的桃林里已没有第三人。

  “我是小音,你看……”我把披散在两边的头发扒开,眼泪益发不可收拾,“你说你会回来的,你真的回来了。我以为此生再不得见你一面。”

  “姑娘,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他眉目清晰,目光澄澈。

  “你怎么会不认识我呢?!”我把头发扒地更开了,露出一张憔悴的脸。“是你让我在这桃林等你,等漫山遍野地桃花开了,你说你就会来带我走。”

  不疾不徐地声音中漫过一丝哽咽。

  他抬首,墨色的眸子将桃林望了一遍,温颜道:“姑娘,我真不认识你。有位阁下托我把这个给你……”

  他递上一个物事,我颤抖着手接过。

  那是一个锦袋,图上绣着的是鸳鸯戏水。他临走时,我把它放在他的手里,“我会在这里等你,等你回来的那天。”

  他吻我的唇,仿佛蜻蜓点水,青涩中又带着咸味。

  “他人呢?”我手里的酒壶,“嘭”地一下坠落在地,满地的尘屑飞扬。“难道你不就是他吗?”我侧着脑袋近乎偏执地说。

  “他死了,他让你不要再等他。这个锦袋是他让我给你的。”

  “那……你为何……为何长了和他一模一样的面相?”我隐隐知道真相。

  “那位好心阁下临死前把他的皮相植给了我,我本是一个面目俱残的丑八怪。正也是答应他临死前最后一个遗愿。”

  “他的遗愿是?”我泣不成声。

  “他让小音姑娘忘了他,从此以后再觅佳缘。”他细细地瞅着我,那墨色的眸里没有一丝情缘。

  我说,“告诉他,我还爱他。”我不再说话,只是目光婆娑地盯着面前的人,我心里已万分清醒,笃定了他就是我等了五年时光,没有等到的那个人。

  尽管他的谎言如此地真实,他还是骗不了我,他递给我锦袋的右手上划着一道清清楚楚地明显的伤疤。

  那是当年,顽皮的小孩拿石子砸我时候,他伸出手给我抵挡所滞留下的痕迹。那也是当年,他呵护我的见证。我的眼睛已经朦胧,凝着他离去的背影,思着先前偶然一瞥那不分明的伤疤上分明映着另外一个女人的鲜艳的唇印。

  我明明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

  我望着漫山遍野地桃花,想着他对我说,“等山上的桃花漫山遍野地开了,我就回来,同你生死相依,永不分离。”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