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落定
时间:2014-07-09 15:11: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午夜紫瑶  阅读:

   昨晚,你有读我写的文字,也留了点评。写得很烂,这点我要承认。我最近颇爱胡言乱语,大概是独处的时光太久,人会出现新的病症。虽然暂且说法没得到科学依据,以我现在的感观感想,病已不轻。

  我该说些什么好呢,嗯,你的心境应该明朗了一些吧?

  那天早上醒来,看到你在空间写的话,心情凝重无比。不知如何安慰你的痛。那年,你正青春,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心想若是我能有你这般美艳,我何足如此自卑。每天为一睹你的风采,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追随你的身姿。隔着咫尺的河岸,遥望心中的你。你去仓库交货提货。你离开车间下楼梯去饮水处打开水喝。你拿着饭盒在食堂的队伍中排队。你提着红色塑料桶趿着拖鞋穿着白色的男式衬衫去冲凉房的样子……这些都刻印在我的回忆里。那些跟光线一样明明灭灭的回忆风景,惟有你是如此令我难忘。虽短暂无条理,却填充了一段失血苍白的时光。

  你严肃的时候,表情冷酷。你笑起来的时候,暴露出两只对称的小虎牙,如同一个坠落凡间的天使。我不说,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每次站在宿舍的阳台上吃饭,多数是为一睹你的芳姿。就像那个瘦弱的裁床部男子一样,他多数追到我身边跟在我后面,是想近距离多看我一眼或套近乎。好突然的一次,他在我屁股后面居然叫出我的名字。下班的人流似水,一拨又一拨地涌向食堂和宿舍。我循着声音的方向回顾头来寻找,是一个穿着黑色T衫的瘦小男孩,T衫中间印有一块白色的图案,在他那瘦弱的身板上,像旗帜一样晃荡。他的骨骼好小,裸露的手臂看见比我的手还瘦。我直视那张青春逼人的脸绽开一个他自认为迷人的笑。噢,Mygod,饶了我吧!不是我的菜。我迅速别过头加快速步履跟着下班的人流离开。他一定没想到我是这种反应,不留余地伤人自尊。但他应该原谅我的年轻。

  在那个年纪,是追梦追星的年龄。因那时你还没过来,我不知有一个这样的你的存在。我暗恋包装部一个男孩。我认为那是一见钟情的缘故。自在街上经过电玩店门前见过他一眼,觉得这个男孩是我喜欢的一类。心底有了念想的波澜。大约在一个星期过后,当我渐渐快要把这个初生的情愫搁置在无名的暗角时,他居然像电影的场景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他喜欢穿黑色的装束。黑衣、黑裤、黑鞋。鞋是浮水质地的松糕跟人字拖。紧身的牛仔裤总爱挽至小腿的位置。挽得很随意,两边看起来高低不一,倒也不俗。上衣是黑色的扣子修身衬衣。应该是麻料的质地,穿在他的身上显出桀骜的个性。那时流行谢霆锋,他有谢霆锋模糊的影子。在枯燥乏味的制衣厂,他无疑是少女们心中的偶像。我像关注你一样关注他。忘情地不自控地想看到他的身影他的样子,以及有关他的一切关联话题。

  夜深阑静,厂区的路灯透出虚弱朦胧的光惨淡撒在路面上,我从集体宿舍上铺的床位翻身起来,目光所及,窗外的夜色寂寥荒凉,裁床部那部机器通宵达旦发出有节奏的声响。缓慢地,但不失重量的裁切声。他从包装部改换去了裁床部,那晚是他在加班。那个高瘦的身影在白炽的灯管下像一具会动的雕塑。机械地循环同一个动作。第一次,品尝暗恋一个人的滋味,惟能看到他,即已满足。夜风从开敞的窗棂席卷而入,四月的季节仍带着春的寒露,我虽然感觉脸部的皮肤冰凉,但内心的热度一直有温暖徜徉。

  我对宿舍的人说,我爱上了裁床部那个穿黑衣服的帅哥。她们起哄以半开玩笑的口吻调侃管我叫帅嫂。虽然知道这是一个玩笑,但自己内心深处像默许了这个甜蜜的称呼。我为了每天能多看他一眼,等车间主管不注意,偷偷溜出车间装作上厕所。在去厕所的路上,会经过裁床部。待到了裁床部的位置,我会放慢脚步,装作不经意往那里面偷瞄几眼。里面有四五个男子,包含他在内。铺布,牵扯,叠齐,然后开机裁切,基本是这些简单的步骤。那段时间车间经常赶货,裁床部也就没日没夜的加班裁印玩具布料模型。

  有一次,我独自一人上厕所,从裁床部的门口经过。他和工友因缺布源蹲在门口抽烟。看到我的路过,嘴里吹响嘹亮的口哨,戏谑说美女过来坐坐。瞬间石化,脸庞滚烫热辣,双脚像灌了铅那般沉重,抬也抬不动。那十几米的路,像一条漫长的行途,仿佛怎么走也走不完。我像被别人扒光了身上的衣服,赤裸着身子从那几双精亮的眸光前窜逃。那种尴尬与紧张,让青春萌芽的爱情伤得体无完肤。当有一天,你已失去敏感的心,看到倾慕的男子,表情已经做到平静如水,那么,你一定已被情伤,已不再迷恋花前月下的浪漫。

  村上春树说,我想跟那个女人困觉,不是睡觉,也不是上床,更不是做爱与性交。单纯想困觉,言下之意,仅是为了减除内心的寂寞空虚,性欲倒可有可无。真是这样吗?我看倒也未必。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他变成为一个非凡卓越的计算士,在一条阒静无声的长廊里,他跟在一个面容姣好但肥得均称的年轻女子后面。这个时候,他想到要跟眼前这个女子困觉,这样想来,使他的脑子一团乱麻。带着麻木不仁的脑袋同女人困觉可不是件容易事。困惑归困惑,产生这样的想法不但是荷尔蒙导引这一系列情思矛盾的复杂性,更多还是来自长期的孤独所致。他说,性交这东西是一种非常微妙的行为,同星期天去商店买暖水瓶不是一码事。虽然他在评论女郎的胖法。与其说性交可以将人带往惬意的方向,不如说惯常的性爱则可能把人遗弃在表层困惑地带。恰人牙慧,你可以在你空旷无际的思想领域中,倾尽所想,男人臆想女人,或女人臆想男人,匀不算是不道德的行为。我且说那些美好并不淫秽,这跟每个青春沸腾的年轻人想看看毛片的心是一样的。充满羞赧却又按捺不住内心的蠢蠢欲动。这多数是为了彰显自己的节操,伪装在人前的收敛。谁也不敢坦言自己的猥亵,那怕是不付之行动的想法。

  二个多月来,倾慕人近在咫尺,却不敢向他表白。他失去踪迹的日子,我在厂区到处找他的身影。这些从未对他人道出。当知道他又改去包装部,一颗悬着的心在深夜喜极而泣。想方设法去靠近他,又怯怕被他发现自己不自量力的想法。每天矛盾重重心事凝重,度过失学后的悲伤而又添新愁的灰暗日子。如同塞尚某一幅油画,灰暗而斑斓,凌乱又优美,没有定义只有展示出来的伤口和甜蜜。

  我不再写生命的恢宏,那只不过是我掩饰自己失血的青春伪造出来的庞大背景,呈现人前积极的一面。那些像花朵一样凋零的时光,我开始学着去追悼它们,并试图为他们重新安葬一次,树一尊华丽的墓碑,以纪念我的一些失去和懂得。也许在若干年后,我还能凭借一条似曾相识的线索摸出当年留下的余温,来暖双鬕斑白老眼昏花的黄昏日子。

  最终还是未向他表白,直到他离开,我也找不到一个人来问,他是哪里人。他去了哪里。周而复始的日子仍继续。我收回痴心妄想,度着失落的时光。直到再遇见你。看得出我非常欣赏你。我觉得你是那样的高傲,使人不敢靠近。人和人的隔阂似乎有颇多执词,那怕有再多,它们基本相同,要说它的不同之处无非是各执一词意见相左。如果我了解你的个性,远非被外表蒙蔽,我们一定会有更多回忆供我们回念。而我,如同那个遗落在滂沱大雨之中的哑巴,心中装着一堆丰沛感人的话,却无处安放,无能诉说。

  当得知你要走了,我慌了神。我找到你的同乡,说出我对你的喜欢,那一刻,仿佛是生离死别。

  还好,你用热泪回报我这一个多月来的爱慕。我拘谨地站在你面前,这样近距离看着你。我不知说些什么好,我们只顾流泪,语结哽咽。你解下脖子的观音玉坠,说要赠予我,留作纪念。我亦解下我戴的珍珠项链,贫穷的生涯,惟一是这点卑微的配饰,跟一颗单纯的心,一并送给你。当时还说些什么,在今天,亦忘得一干二净。留下你的电话号码,我一直都有打给你。每年一至二次。最初他们说你在外地打工。每次都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渐渐,我对这个号码意兴阑珊,让它在残旧的电话薄里冬眠,很少再去拨打。你那块淡绿色的观音玉坠,不知在何时,我把它弄丢,这让我失落了好一阵。那些思念的时光,随着风和日丽的光阴,通通被抛在记忆的深处,零零散散,再也拼凑不全。

  那几年,你也曾找过我,也因自己常年打工在外,无法跟你得到联系。再后来,听说你已结婚生子,也就在心里默默祝福你。但思念的心依然想再见你一次。白驹过隙的时光让人捕捉一地咏叹——叹人生的失意,叹婚姻的束缚,叹生活的无奈,叹爱人的欺骗……那么多那么多的叹不完。

  十年之后,人生能有几个十年。我们就这样让那些不经意的时间碾过我们年轻的身躯,发出哀鸣而不自知。仍有所期盼有所等待地朝前奔走,像一只荆棘鸟,不停的寻找荆棘树,等到终于停下来,便是生命的终止。活着是为了什么?我不再去问自己这样桎梏郁结的问题。活着不问意义所在。当你发现身边比我们小的、或比我们年长的,或说是同龄人,经受重疾、意外各种乏天无术的厄运时,我们应该觉得庆幸和感恩。

  注:谨借此文献给认识十五年的你,有些话不适宜用口说出,所以,以拙文表达。这份情,彼此心知,愿我们的友情长存。愿你的美丽善良,如你的名字一样,永远灿烂盛放。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