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
时间:2014-06-27 11:56:4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Walker  阅读:

 

  (一)一个小城能如此令人心驰神往,也就足够了。

  在灵丘活了十多年,终将写下一篇关于它的文章。在知晓灵丘的人们口中,可以得知一些东西:无非是近代的或者是著名的。不能说这些不吸引人,但吸引人的往往不是这些。

  灵丘拥有两千年的历史,春秋时为赵邑。它坐落在黄土高原上,时时卷卷狂沙。正如黄沙一样遮住了面目的灵丘,仍然那么迷人或是神秘。想写关于灵丘的文章久了,苦于没有时间。难得今天抽出空来,揭开这小城神秘的面纱,看看它所蕴藏的黄土底蕴。

  小城以武灵镇为中心,四面延伸。武灵镇之所以称为武灵镇,相信不难明白。春秋时期的赵国,出了这样一位君王:姓雍,故名赵雍,谥赵武灵王。他在位期间,推行胡人军队文化,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胡服骑射。北方蛮夷之人,在我堂堂华夏民族看来,常常是小夷之邦。在中华五千年里,能像胡人学习的君王屈指可数但不能说是美谈。胡服骑射就是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赵武灵王打心底佩服胡人的骑射技术,不仅心里佩服,还推行到全国,让子民学习。毫不掩饰谦学之心,也不摆出骄人之态。学习就是学习,光明正大,堂堂正正,不失华夏之风。不像有些君王,明知外邦之强大,还以天朝大国自居。知道这些渺小的外族用大炮轰开了华夏大门,攻入天朝。或是心中想要学习,但怕他人笑了他去,作罢。最终落得耻辱百年。想到了清朝他们本也是汉人心中的夷人,却攻入长城下,直取明王朝。可惜的是他们这些夷人被某些汉人汉化了,虚荣化了,夸大化了。康熙、雍正也是深谙汉文化的人,史书更是读过不少,难道他们就漏掉了“胡服骑射”这个千古佳话吗?恐怕不是的,汉人的国家往往残存汉人的气息,也可谓是主流的了。难么这么看来,赵雍就是不合群的了,但这不合群不正是我们所缺乏的,缺少的以至于应该拥有的么?

  时间倒真会开玩笑,再一次让人们想起灵丘已是千年后的北宋了。那时北方的辽国一举南下,意图灭亡北宋萧太后就在这时光顾了灵丘这个小城了。这位名垂代汉史辽国太后风尘仆仆地从北地辗转到了灵丘,在这里留下了她的印记。就这样,灵丘又成了宋辽之间相互联系的枢纽了,或许杨家将就在这里抛过头颅、洒过热血。这样几十年后,宋辽终于停战。萧太后便风尘仆仆地来两手空空地去。至于她是如何收手的,我不敢妄加评论。只是要去想,恐怕平型关也有些功劳吧!平型关就在灵丘境内,人们多知道平型关战役,可是谁又知道平型关也是中国十大名关之一呢?作为一个重要的戍守之地,静静地挡住了几千年的北风胡气,这不,又去阻挡辽国南侵了?!陆游有一句诗: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用在这儿最恰当不过了。就这样,千年前的赵国又给我们留下了一道坚固的屏障。虽说现在的平型关遗址早已残缺不全,但好在平型关还在,关上的埃土还在,关下的赵国子民还在。所以,它在我们心中依旧熠熠生辉。

  也正因为如此,九百多年后,它又在我们的视野中出现了不过,这次的它满目苍夷,很多人们已经认不出它了。1937年7月7日,日军全面侵华,中国北方首当其冲。9月17日,日军便攻陷灵丘,转而进攻平型关这个要塞。平型关四面环山,是当时的交通要道,日寇要进攻平型关当然在情理之中。时值阎锡山的大同会战计划破灭,八路只好动用游击作战的方式守卫平型关。这场战役是林彪领导的115师与日军作战的。当年的战斗经过我自是不能描述的,但就在去年到了平型关后,我莫名的有了一种感觉。当年的平型关战役中国取得了“重大的”胜利,这是为世人所共知的,可谁又知道平型关的另一面呢?!我们驾车而去,正值夏日,但山间的阳光只是可人,毫无灼热之感。说是黄土高原,谁能料到这一路的青山绿水呢?北方的水自然比不上南方的声势浩大或是气势恢宏,但我们足以领略到黄土高原上的山间一股清流流出的悠然。大了是生动,小了是生气勃勃,则正是黄土高原对生命的赞歌。就在这个怡人的地方,承载了灵丘既辉煌又耻辱的一面。这辉煌是灵丘人民用生命和热血换来的,伟人们只为歼灭敌军千余人儿高兴、自得;百姓们却为失去了一个个亲人而哀嚎。那些死去的人呢?没有谁为他们欢呼。他们是否听到了胜利的号角,或许吹号的人也去了吧。他的号角随着他长眠土中。这场战争必将流传千百年,但那些逝去的人呢?只有白骨,愿他们安眠。

  (二)且转个话题吧。灵丘位于大同境内,故而煤多也是这儿的一大特点。于是人们就就地取材,用煤来烧饭、取暖。不过灵丘的人并不叫煤,更多的是炭。所以又有一种活动称为炭火。每逢年十五,家家户户门前就堆起一米高的炭堆,待夜幕降临,一把火烧到第二天。炭火中最盛大的要数武灵广场上的了。炭堆旺旺是三米来高,夜间火起,幽蓝的火焰上附着黄色的光,周围就都是明亮的了。火光映着观者的脸庞,火苗舔舐着人们的心灵,在夜间一闪一闪,像跳动的舞女。炭火的习俗已经延续了千百年,它只是一种对传承的渴望,对幸福的希冀,对历史的缅怀。或许千百年前的人们正在注视着这熊熊热火。或许有人会说,这不是浪费么?是的,灵丘人民大多不富有,但是在遍地是炭的地方,就不能自我享用下么?他们早已将世界煤都的称号打了出去,给世人贡献了无法计算的光热,反过来就不能为自己的生活用一些么?

  在十五的夜空中,只有花车能与炭火争锋了。一路的花车映亮了整个夜空,五彩缤纷。现实的世界太燥人,但且享受一下这夜空下的美丽吧!

  除了正月十五的炭火、花车,最热闹的要输农历六月六的庙会了。称为庙会,在过去可是有舞龙舞狮的。那时在夜里,全城最热闹的地方往往是人山人海。小孩子们看什么都新奇,但是看不到就要靠父母帮忙了。那是的小城没有什么高楼林立,在楼台上张望是不可能的了。故而我们会常常看到一个个大人讲孩子高高架过头顶或者干脆站在凳子上。这儿的凳子三条腿儿,一个木圆板盖在上面。这凳子简单易用,却不知承载过多少寻求幸福的记忆。可惜在这里十年,对这里的庙会的最大印象竟只是一个玩。或许我的思维达不到其它的境界。还好这十个古风古存的小城,这十年间她发展变化了很多,但并未因变化舍弃自己的内涵。庙会年年有,常常是半个多月前人们就忙起来了。不敢说是全国上下,但至少周围的几个省市的人么开着大车小车来集成一条平日并没有的街。这里庙会的味儿很浓,并没有因为现代化的发展摒弃些什么。古风古韵还是有的,不过年复一年,在这里的人们却是不尽相同了。我近几年少机会去了,所以往往怀着一种虔诚的心态。怀着这种虔诚,我一次又一次的敲开了这不知多少年的精神汇聚多少年,这儿的老人也不清楚,因为打他们出生就有着庙会了。当今的中国正处在“走出去”和“引进来”的格局,所以国内的好些东西也应“与时俱进”。这样的“与时俱进”不知默默残害了多少中华民族千百年的文化积累。譬如一千多年前王维吟诵的“九月九日登高日,遍插茱萸少一人”。传承千年的重阳登高,现在也无人会意了。只可惜中华文化中的败类少有去除,这些令人心仪的东西怎么就慢慢湮灭了呢?我道不出这种更深刻的原因。再如腊八的粥味儿,不也让什么东西冲淡了么?不过这里还好,能尝到真正的北方。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