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曾触碰到的心房温度
时间:2014-06-09 09:39:1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朵朵的夏天  阅读:

  这个光怪陆离的世间,你可以在街心聆听遍地繁华,在乡野凝望着赤脚的孩子满水摊地乱跑,在小树林的一端偶然瞥见了两个手拉着手甜蜜的情侣,在空旷的广场上闭着眼细细地嗅着鸽子们一齐飞向天空拍打翅膀形成小气旋的体温。当钟声敲响,无数的人流就像是挤在火柴盒里的一根根火柴,猛然擦亮了头顶的红心,烂漫地炫舞在喜气飞扬的新年,然而就在这时,我的悲伤犹如一瞬的烟火,无人察觉,因为你和我不在同一个频率,因为你触碰不到我的心房温度。

  她,一直是一个不太受欢迎的音乐老师。

  我是她教过学生里的其中一个,所以对于课上她易怒的脾气也相当了解。比如有一次,我们学习巴赫的管风琴曲目,大部分人都各顾各地私聊着,当提及管风琴的特点时,底下却没有人开口迎合一声,她顿时就来气了:“刚才视频里的管风琴你们没有认真看吗,这样的课有意思吗?”仍是一片死寂般的沉静,这种情况对于学生和老师来说都是一种煎熬,她索性关了课件,重重地坐下。“这课我不上了!”我和旁边的同学互相交换了个眼神,似乎有种是早就预料到结果的淡定。我那时以为,她就是一个容易暴躁而且古里古怪的易碎的花瓶。

  每个星期一唱国歌校歌,我都喜欢踮起脚尖将目光好奇地穿过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忽然瞧见她在最前边像一个指挥家似地挥舞着手臂,严肃而庄重地带领着我们虽然是跑了调的歌声,那铿锵有力的弧线划过空气,似乎泛滥起了层层波痕。我前面的同学大声地唱着歌曲激动地都快跳起来了,我望着她涨红的面庞笑着对她说:“你猜前面领我们唱歌的人是谁?”“是谁?”“音乐老师。”

  在一个雨后的夜晚,我手里夹着一大叠课本笔记往寝室走,考场上的失意带给我的是无数次自我谴责,不够用功是我给自己下的一个死定义。深夜,一束灯光悄然点起,不留意的人还以为那只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在我的床前驻足。我静静地看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密密麻麻的文字也同样静静地看着我,窗外偶然飘来几串蛙声,伏伏沉沉地,是躲在坑坑洼洼的土地里的小动物们在窃窃私语。突然,一只无形的手猛地掀开了我的被子,所有的声音都立刻戛然而止。狡猾的寒风见缝插正,我有点起鸡皮疙瘩。“你在干什么,这么晚了还不睡。”我紧张得连手电都忘了关,抬头偷偷地看了她一眼。是她,原来是她,我怒火中烧,却一言未语。又是一阵寒风掠去了我的手电,照在了笔记本上。“那么用功做什么。”我只是低着头,却感觉有双目光在紧紧地盯着我。不用解释,我想,要没收就没收吧,被有名的铁石心肠的老师发现看来是没有指望了。可是,事情的发展从来不会顺从我们想象的那样。她竟然缓缓地将手电放在我了的床上,轻轻地说了声“早点睡觉,现在不要看书了。”还来不及我缓过神来,她的人影就消失在了浓浓的黑暗之中。一切都那么不真实,可有一种东西却真实的流了出来,是泪。

  当第二天我把昨晚的遭遇告诉同桌时,她却不以为然地说任何老师都不会没收在用功读书学生的手电。我摇了摇头,沉默是金。

  又是一堂音乐课,轮到我介绍音乐。在乡村音乐幻灯片的后面我特意加了一段关于张国荣的资料,我不知道她是否会打断我做出这种偏离主题的行为。当我说出“我今天想纪念一下他“时,我还在迟疑地想着后果,放了一首关于他的《追》,她只是轻点了下表告诉我,15分钟快到了,加快点速度。当我在掌声中走下台,她微笑地说:“其实我也很喜欢哥哥。”

  以后只要有人问我对她的印象,我都会说她是个很好的老师,只要你愿意去理解。

  其实在有些时候,对于表象的第一判断往往是错误的。幸好时间,可以给有心人她想要的答案。春暖花开下的小金虫,或许都会拥有一个理想,森林里丑陋的小蛇,或许也有一颗善良的心。这世上,本没有真正大丑大恶的人,只有你不曾触碰到的心房温度。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