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花草葳蕤
时间:2014-06-04 15:59:5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落叶·归尘  阅读:

  我家阳台角落里摆着几盆兰花草,是五年前搬新家时,我三姑送的。我是个粗糙之人,很少养花,所以对花花草草并不上心,看着三姑送来的这些种在粗瓷糙盆里长得郁郁葱葱的兰花草,一点优雅的姿态也没有,也便没什么感觉,甚至觉得麻烦,但这毕竟是三姑的美意,不能说不要,于是就把它们放在二楼的阳台的角落里背阳的地方,只有偶然想起时,才去过问一下。倒是三姑十分惦记着这些兰花草,打了几次电话来,教我如何养护它们,并说这些兰花及其娇贵,不用心点,是难以养活的。看得出三姑及其爱惜这些兰花。

  一日里遇到表妹,听她讲,三姑现在唯一的乐趣就是养兰花。三姑本是生意场上的人,为人处世精明。后来因病魔缠身,整个人变得赢弱不堪,如今竟修身养性,养起兰花来。

  养兰花,真的能陶冶性情,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古往今来,所有的文人雅士只要见到兰花,便想吟诗作画。而我对兰花却没太多感觉,这或许原于孩提时。

  记得小学六年级时,教语文的赵老师是个爱花之人,他组织了一个花卉兴趣小组,利用课余时间教学生们种花,养花,识花,品花。也就是在那时,我认识了兰花草。在我看来,校园里的所有花草,就数兰花最难侍候,赵老师待它们就像教书育人一样用心,但这些兰花草却不怎么卖帐,就是不肯好好地茁壮成长,还常常来了枯萎死亡,弄得赵老师牵肠挂肚的。对着这样娇生惯养的花草,我极为喷之以鼻。这些兰花草,其实就是山窝窝里的一种会开花有香味的草,长得有点象我家菜园子里的韭菜。那些长在野外的兰花草是那样的生机勃勃,然而就是这些草被分种在花盆里,却显得那样的弱不禁风。娇娇弱弱的样子,我实在不喜?若不是那时校园里正流行着“兰花草”这首歌,恐怕我转头间便会把它的名字给忘了。

  赵老师是个特别可亲的人,性情极好,也特别钟爱兰花。他说,兰花是花中君子,与兰花亲近,可以修身养性。当然知道兰花的人,人人都会这么说,只是那时,我们都小,觉得他能这么说,特别了不起。为了培养我们有个好性情,赵老师常常利用课余时间带学生们亲近兰花,还结集了一些兰文片段,如:“芷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扈江离与薜芷伫,纫秋兰以为佩。”“时暧暧其将罢兮,结幽兰而延伫。”等等,认真地手刻蜡纸油印了出来,发给每个学生,并带领着学生抑扬顿挫地念着。那时,天生鲁钝的我是无法真正理解这些兰文,所以我没有从这些文字中读出兰花的品性来,倒是觉得这些生涩难懂的字聚集在一起,摆在我面前,有一种惊天动地的美,这些文字随着油墨飘香阵阵,摄着了我的心魂。从那时起,我有些爱上了这些方正的文字,每日里,搜肠刮肚,把识得还不到半箩筐的文字,七拼八凑在一起,自觉得十分文艺。看着这些文字的份上,我想与兰花亲近,只可惜它不与我想通。

  到了开花的季节,赵老师时常背着手站在花圃前,欣赏着兰花,并告诉学生们:兰花有四清,体现在气、色、神、韵上,但这些必须与它情性相通的人才能感知得到。看,淡淡的小花,优雅地开放着,静静地安与一偶,开于尘世,却不与世争,不求人知,淡泊名利。只不过,这席话对我来说有些深奥,见围着兰花听赵老师讲的同学们,个个把头点得像捣蒜,便默不作声了。他们都明白了,我却这么不开窍。

  不懂,我也不想装懂。面对兰花,那淡黄色的小花,我兴味阑珊。我嫌它太过于娇小了,太过于安静,太过于平淡。所以趁老师不注意,我偷偷溜开了。我窜到其它的花圃前。我喜欢那些铺天盖地,开得异常热烈,炫丽多彩的花,它们总给我一种欣欣向荣,积极向上的感动,它们给我的未来人生之路铺上了迷人的色彩,小小的我认为人生之路必须如此的五彩缤纷才够精彩。未经世事的我,心是蓬勃向上的。这或许便是我不能与兰花想通的缘故吧?

  “啊!兰花,我好喜欢呀!”今年六月里的一天,朋友在我家阳台的角落看见了那几盆被我遗忘的兰花,惊叫着。随着朋友高高翘起的兰花指方向望去,我十分意外的发现,那几盆被遗弃在角落里的兰花草,长得十分的旺盛,修长的叶郁郁葱葱,其间竟点缀着一朵朵淡黄的小花,纤小的花瓣翻翘着,仿佛已经开到得了尽头,但还是显得那样优雅淡然的,从容不迫。我竟有有些呆了,与我小时所见的兰花是一模一样的,但那是多么遥远的事啊!那时我懵懂无知,自以为鲜艳无比,欣欣向荣,那时我看不起这平淡娇小的兰花。而今,雄心壮志的我,磕磕碰碰走过二三十年的风风雨雨,才知道能真正地做到安于平淡是多么不易的事。

  有这么美的兰花,不与我分享。朋友埋怨道。我不敢吭声,因为我几乎忘了它们的存在,一年半载也不会去浇一次的水,完全任其自生自灭。人人都说兰花娇贵,而这几盆的兰花草却有着“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野草般的生命力。在那角落里五年了,不但没有枯萎,反而长得葳葳蕤蕤。这使我想起张九龄的感遇“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兰草并没有因我的弃养而放弃了自己,它们依然充满了活力,似乎长得更自由自在,一簇簇的小花花开放着,恬淡从容,时不时的随风飘散着清香。

  突然“呯”地一声,一个兰花花盆爆开了,粗瓷糙盆,裂成了碎片,哐铛铛地落了一地。兰花草裸露出细细长长的花根,紧紧地虬结盘曲成花盆的形状。这五年来,由于雨水的冲刷,花盆里的土壤渐渐地流失,花根把花盆里仅有的一些的土壤团团围住,包绕在中间,周边的花根却露出了枯色,满满一盆的花根委屈着,努力地生长着,无处生长了,便力求生长的空间,于是“砰”的一声,顶破了花盆,多么强大的力量,多么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啊!我的灵魂为之颤动着。

  那一刻起,我似乎理解了为什么赵老师越是在乎兰花,它越是无法好好的生长,因为兰花草并不喜欢被人时刻关照着,这有悖于它的本性。其实许许多多的花花草草,本不娇贵,是养它们的人改变了它们的生活习性,给了它们感情色彩,要它们生要它们死的,它们如何能长好,我想它们宁可枯死于烈日低下,也不愿在荫棚中任人摆布。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