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时间:2014-04-25 14:46:5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心蕊  阅读:

 

(1)忆.欢颜


时光流转,今夕何年?陌上田边,花含笑,柳含烟,蜂飞蝶舞,桃花儿开得缭乱。这个季节,最爱滋生情愫,望着擦肩而过的佳侣美眷,心情突发得纠结,幸福与伤感同时临门,左心房映放着你温暖笑颜,右心房流淌着岁月伤感,这一季春华,顾影自怜,是在所难免的了。

记忆中的秋分时节,我们初见,天清清海蓝蓝,连秋风也变得柔暖,遇见,唯美了秋悄逝的枯瘦的容颜。烟波流转,顾盼流连,少女的情怀最含蓄、娇羞,也最无染,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把芬芳藏于花心深处,待有情人儿来,才徐徐把笑颜尽展。

时至今日,我终于肯相信——境由心生。初遇时,我们把秋天写成了春天;再见时,我们用冬雪铺就温暖;再无相亲时,春天却落成了秋天。

春暖花开的季节里,又想起你的容颜,又想要贪恋你的温暖。是春风还不够暖吗?是忘记了为自己缔造幸福了吗?更或是,爱的空缺,从不会轻易地被填补?

可还记得么,谁说过的如花美眷,是能够敌得过似水流年?最是少年呦,才敢口出狂言。只是当时的你我,坚信不疑呢。

越来越喜爱金莎的《星月神话》:“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就是遇见你/在茫茫人海中静静凝望着你/陌生又熟悉。”淡淡的音符流淌,清清词曲为伴,曲调极是清淡,整首曲子在轻柔的女声中如小溪流水般涓涓流入心扉,一丁点儿都不唐突,一丁点儿也不喧闹。我喜爱让这样的安静,轻拂内心的纷乱。

当记忆与时间据理力争,往事历历在目,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尽在心中。你昔时温暖笑颜,开在今日岁月的田畔。

曾许彼此神话般离奇情缘,妄图誓言把生死轮回改变,却忘记了我们不是戏曲中美眷,于是,缘定三生于现实中渐次荒诞。

请细听呢,是谁在轻唱:“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2)思.往矣

如花美眷,是山巅的云朵吗?是枕边的私语吗?

似水流年,是掌心的光阴吗?是逝去的年华吗?

独自行了一段里程,蓦然回首才发现,当年唱如花美眷的少年,早已不见。谁能流转光阴,回到那段勇往的当年,谱一曲海枯石烂,不负郎情,不负妾意,不负红颜?

誓言是一勺开花的蜜饯,赏之悦目,闻之悦耳,温软而香甜,却不知在未来某一个瞬间,融成丑陋的泪斑。

谁都知晓往事不可追,却总忍不住频频回顾,三步一回首,七步一流连。可这世上,有谁的行程不孤单?我们是一个人来,便注定要一个人去,若懂得自我陪伴,一个人,也可以让孤单开出蓝色妖姬的幽冶,冷媚。

终是一个人的有生之年啊,终是挽不回的流年啊,终是回不去的当年啊……

“我对你眉目传情,你对我暗送秋波。目光交汇的地方,命运打了个死结。”我在读呢,原来当时热诵着的情歌,早就预言了今日的情果。那一年,与谁执手漫步云端;那一天,与谁相约红尘不老心不变;那一瞬间,谁眼波流转,让温柔得以缱绻。思往矣,泪满衫。

也许会被嘲笑,也许会被同情,在这般素净的时光里,如我这样的年纪,是该把梦唤醒。可我还眷恋着,孩童的天真,少女的羞涩,英雄的气概,美人的情怀,那些等待过守候过的幸福着张狂着的日子还在指尖灼灼其华,幸福的岁月却已走远。可我却不愿,用泪水去浇灌,那死去的昨天和那奄奄一息的春蚕,于是眼泪,不情愿地在眼眶打着旋儿,我想把他们赶回每一根毛细血管。从哪里来,便回哪里去……

谁人说思往矣,就必须泪满衣衫?我想要把往昔玩转成掌心里的幸福光圈,余生,便再不留遗憾。我要你如花美眷,倾覆了这似水流年,可愿?

(3)叹.流年

是谁在历史的蛮荒中梵唱,如花美眷,唯愿此生不变,却为何空留一人独凭栏,暗叹似水流年?

流年是怎样抽象的一个概念,我要如何去临摹他的眉眼,他唇角的弧线,他或冷俊或柔和的容颜?梅艳芳又是以怎样的心情诠释她的似水流年?

初次接触这个词儿,是在中学时期,在语文老师的威逼利诱下读《红楼梦》时,当时只觉得心中微恙,却也道不出来个之乎者也。再次接触是因为梅艳芳的歌曲《似水流年》,留不住的昨天,是殇逝了的流年。

触动了灵魂的并不是黛玉梨花带雨般的多愁善感,而是佳人望海生倦,无泪也无言。人的领悟力是与年龄的增长成正比的,这一点终是要相信的呢,初读红楼,心无杂念,再听《似水流年》,却禁不住感慨万千。就像有些事,有些人,总要待到时过境迁,才能够体会当时情感

生命是一场盛大的重逢,如果相遇是命中注定,那么生离是不是也可以当作命中注定?当如花美眷遇见似水流年,几多惆怅,几多感慨,几多遗憾?我们留不住时间,也只能一路追赶,却可曾想为自己埋下幸福之因,酿造幸福之果?一定是忘记了呢,要不然,怎会总不得愿。

往事、记忆、故人,锦瑟、华年、欢颜,转眼间消散,我们之间,又何须再有誓言?

时光推波助澜,我们一路向前,再回首时,流年声远。

谁的鬓角新添了一丝烦乱,如花美眷,终也抵不过似水流年!

(4)安.尘世

一个安宁的午后,云淡风轻,光阴似梦。一个人一部单车一段盛夏光年,一错错树荫一声声雀鸣一阵阵草香,一条素色棉布裙一双帆布鞋……

时光在遗落的世界里安之若素,你在时光的风口乘风望世,我也唯有安于这流年,才敢把幸福轻拈。我在等待呢,待夏季来临,与己相约安度流年。如花美眷,终是要安于这似水流年。

幸福呢,应是源于平淡,应是长于祥和,应是归于安宁。

春色似锦,蝶儿蹁跹,桃花儿也艳,她是我心中永不退色的那一袭粉装,开在记忆中的锦年。

是谁说,如花美眷,无忧他似水流年?若我霜鬓尽染,你能否于这流年之后迟岁之前,认得我的双眼?含情脉脉,可减当年?

明知时间会将一切都改变,却还固执地以为总有一种情愫深埋心底,随岁月而沉香,历风雨而不散。那是我心中的信仰啊,一旦倾塌,便是万丈深渊。

不如此生,做个安静清淡的女子,不贪慕虚荣,不贪图名利,也不再贪恋温暖。淡淡的女子,与这尘世,从不做过多的纠缠,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怀揣一颗淡然之心,把岁月度成一首小诗的清简。我愿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与夜色相拥而眠。

如花美眷,已是前世姻缘,似水流年,撰设了谁人容颜?再不求生生世世永不改变,唯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