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一段岁月之锦暖心
时间:2014-04-20 09:13:2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千叶一竹  阅读:

沧海月明珠光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锦瑟》

生命到底有多长,我无法丈量;人生到底有多宽,我无从测算;岁月到底有多重,我也无法计算。

我不知道人为什么会有记忆,也不知道活在今天的自己为什么灵魂仍在旧时光徘徊?没有人告诉我!从来没有告诉我:如何才能把人生过的云展云舒,风轻云淡;也没有人提醒过我:生命是由千千万万个昨天和今天拼成,一定不要把今天和昨天混淆。

特喜欢李商隐的《锦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虽然,不懂诗文的我弄不清诗人写这诗的真实寓意。但,我却毫无理由喜欢上它。喜欢它浓浓的唯美抒情和淡淡的忧愁。岁月悠悠,那些温馨美好的情怀,在某个时刻会突然杀出记忆,令人惆怅不已了。那些遗落在光阴阡陌上的故事,那些镌刻在残垣断壁的章节,岂能等到今朝回忆,才是怅惘满怀?有些风景,虽远离却深深雕刻心里;有些画卷,因珍贵只适合收藏;有些故事,终已时过境迁只能折叠屯储;有些人,你记与不记就在那里。偶尔追忆更觉回味无穷,怅惘莫深。

不知道是不是因年岁增长,蓦然,有一种往事不可追忆的落寞彷徨。

七岁正是懵懵懂懂年纪,思维仍是一片白,白若一笺铺展未来得及触笔染墨的洁白纸张。简单至还没有什么弄懂得城市和农村的概念,就随父母别离城里人的生活,来到真真实实的乡下。茫然,新奇,一股脑涌来,这才知道原来做城里人就是吃粮要用钱去购买粮本上那规定的斤数。上学了,我才知道那叫计划经济。而乡下人吃粮是靠工分,出一天工可以赚上三五工分,辛苦劳动,挥汗如雨,到了夏收或秋收,可以凭着工分领到相应的粮作为报酬。

刚到农村时,常常看到母亲泪水搅拌汗水和父亲争吵。起因是父亲瞒着母亲把全家城市户口注销,迁到了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脚泥的偏远农村,那时,我根本弄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这么讨厌来农村。成年了,我才明白母亲是为了我们——她心疼的孩子,不过这种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

说真的,初来乍到,我十分喜欢这充满田园浪漫氛围的乡野。这里的天空比城里的更蓝更高,空气清新,曲水流觞,鸟鸣蝶舞,果香氤氲,这正是我懵懂岁月理想中的人间天堂。乡村的夜晚实在太美,难怪古今中外,有那么多文人墨客,泼墨挥毫,着墨乡村的静夜。夏日晚饭后,我早早地躺在那种用小拇指粗细绳子纵横交叉编连的小床上,那里人称它为“矮床子”,躺在上面绵绵软软,让人不由得就想起母亲温暖的怀抱来。如练的月光轻轻趟过麦秆铺陈的房脊,静静依在有蝉梦寐的枝头。隔着斑驳的叶,我悄悄窥探天空的秘密。天真的伸出指尖,细细指量着银河彼岸与此岸的距离。当整个村子进入梦乡,静谧的月光下,耳边便只有此起彼伏的蛙叫虫鸣合奏的交响曲大自然。露珠打湿了月光,也打湿了我额前的发丝。星子们开小差去了,躲到月亮看不到荷塘,挤在一起,交头接耳说起了七仙女私自下凡的事。

总是想起那一段属于我的人生中最美的乡村时光。至少我是这么感觉的。总感觉那个年龄段的自己,是足够自由和幸福。父母永远不会像现在的我对待孩子要求那么苛刻,哪怕浪费一分钟都要上纲上线。那时只要不是上学时间,就无需捧着书本,之乎者也背诵,题海淘宝。课余时间,我会乐此不彼的和小伙伴一起去打猪草,捡柴,刨红薯等。累了,就和小伙伴玩玩跳房子,打扑克,扔骨子。有时把打来的青草,过秤给生产队喂牛,还可以换取几个工分。

不是想刻意去记住什么,一段时光,一些故事,一个人,一份回忆。偶尔,我会臆想,假如不是那一年席卷全国轰轰烈烈的大返城热潮,现在的自己会不会是一个名符其实的村妇,家前园后忙碌,晨钟暮鼓滑行,过着男耕女织生活?会不会和那个从小学到初中毕业,上下学一直陪在我身边有点青涩的他,执手步入婚姻殿堂?是不是我也会喂养一群鸡鸭,在载满果树花草的院中,与他一起举杯畅饮?那样的人生又有什么不好呢?至少,那里有我喜欢的天青水蓝绿波旖旎,至少那里还有一群伴我一起长大的闺蜜好友,至少那里还有一个懵懂岁月入住心中的他。

岁月有多少人是可以追忆,人生有多少事是让人惆怅满怀。匆匆光阴,如白驹过隙。人生是一段岁月与一段岁月链接;人生是琐事串成的项链,经历、磨难、成功、失败乃至忧伤、彷徨是串成这项链的一颗颗珠子,缺少其中一枚,它都算不上完美。光阴是开在手心里的花,收放自如,才会芬芳久长。衡量幸福的指数,不是拥有财富多少,不是锦衣玉食的享受,是愉悦心情,是淡然的心态。横看成岭侧成峰,要得就是一种心情。

岁月荏苒,人生苦短。我只是偶尔路经红尘,那些属于旧时光的人或事,就是我旅途中的一个个驿站。是旅途遇到风霜雪雨时短暂的避居。在这些大大小小的驿站中,我们也许会相遇相识一些人,擦肩而过,回眸一笑,从此天涯海角,此生再也不见。抑或会有志趣相投的人,如若有缘,也许这人会陪着自己一直走下去,因我们都是要去远方那个叫婚姻的驿站,在那个驿站里住着一个叫爱情的精灵,她正在临风眺望,等待领我们去那个叫“家”的港湾,那里停靠一艘叫同甘共苦的船,船长的名字叫天长地久。

我想我应该属于幻想形的女子,常常做一些不着边际的事,说一些如天方夜谭的神话,做一个个异想天开的美梦。其实,现实生活中,我也是一个脚踏实地烟火女子,工作,家务,相夫教子。偶尔,我也会向老公和孩子发一些无名火;偶尔,我也会做一回俗女人,借助三分酒意,梨花带雨的哭闹一番。注定,我只是平凡女子,骨子里流淌着与生俱来的多愁善感的血液。有人说,太喜欢怀旧的人,注定不会快乐。有时我真嫉妒那些失去记忆的人。人,一旦没有了记忆,是不是就可以没心没肺的生活?开心,捧腹大笑;痛苦,嚎啕大哭。

我无法把所有的日子都演绎为诗情画意,那些记忆中温暖的片段不经意间就会或清晰或模糊在脑海里播放。潜意识里认为:诗意人生,永远只能栖息在诗者精心策划的诗的居所里,终究无法缱绻现实来。

我傻傻地想: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某一刻,我会再一次邂逅一个与旧时光近乎相同的场景,相同的人,同样的故事,会不会在霎那间叠加,重演?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