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
时间:2014-04-20 09:12: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凌云  阅读:

文/凌云

佛说,今生你嫁的人,是前世葬你的人。那么,前世我曾葬了谁,今生又是谁会在冥冥之中与我相遇,同我结缘,温暖岁月,一世情长?

——题记

前世,我曾葬了谁?

昨日,无意间在微博上看到一篇文章《佛说,今生你嫁的人,是前世葬你的人》,字迹在指尖静静地游走,心中激起的涟漪感慨万千。

一直在想,如果真的有轮回,冥冥之中的因果循环如同命运的手腕,在不经意间带来一些缘分,又在不经意间带走一些浮华,所以,佛云,一切随缘。缘来相遇,缘散分离。不强求,不奢求,得之坦然,失之泰然。

可是,如果有前世,我曾葬了谁?

不止一次在心里幻想,前世我曾葬了谁?是那白衣翩翩的潇湘妃子,还是那素衣清婉的素颜佳人,亦或是山野浪漫处的清纯姑娘?也或是,前世我只是红尘之中的一个小沙弥,常伴青灯古佛,不曾染指红粉,不曾遇过伊人,以至于在这一世尚未结缘,尚未娶妻,尚未遇到我葬的那个人。

我仰面问天,天无声,风无痕,人间四月芳菲尽;我问地,群山缭绕,仙雾薄起,地势乾坤动古今;我问佛,笑而不语,檀香氤氲,大殿无歌现梵音。恍惚间,如仙人指路,我听到一段若有若无的妙音,你的前世,是观音菩萨莲花池里的一只鱼。

一只鱼,一只只有7秒记忆的鱼?

前世,我曾葬了谁?真的记不起,因为我的记忆只有7秒,7秒之后一切都归于平静,一切都淹没于尘土,千帆尽过,白鸟归啼,一池清水,伴我一生。或许,我不曾忘记,只因为我从未记起,那些关于你的记忆。

//

今生,谁会嫁给我?

少年时,看到邻里亲戚成亲,只是把那当做喜事,因为我们这群小孩子可以吃喜糖,放鞭炮,抢红包,甚至和青梅竹马一起玩过家家,装作新郎、新娘的样子,做着大人们的动作,在河畔的柳林里,嬉笑打闹,乐而不疲。两小无猜的笑声溢满整个村落,溪里的游鱼也格外欢畅,泛起一阵阵清波。

也许,那就是童真时代最美的记忆,两小无猜的脸庞,清脆爽朗的笑声,把整个心扉尽染,没有丝毫的起念,只是牵着小小的手,迈着小小的步子,走进小小的城。不曾有过片刻的迟疑,不曾有过片刻的踟蹰,只想牵起彼此的手,走向童话的国王,想象着白雪公主与王子的故事,骑着竹子编成的“白马”,和她一起步入幸福的国度。

现在想起,仍会忍不住陷入那旖旎的回忆。放眼红尘,昔日的童真不在,昔日的红妆已嫁他人,昔日的竹马早已破败,只剩一弯浅浅的烛泪,滴落在潇潇翠竹之上,班泪点点,斑竹片片,篱落疏疏。

或许,这就是命运,或许这就是因果。前世,我不曾葬过她,所以今生她也不曾嫁给我,她之所以给我一段绚丽的童年往事,或许只是报答我前世滴水之恩。在红尘深处,她终会遇到前世葬她的人,与她执手偕老,白首不离。

今生,谁会嫁给我,不曾知晓,因为宿命的安排,总是让人捉摸不透。

或许,在灯火阑珊处,那人依等候许久,只盼我达达的马蹄归来,敲开她的心扉,与伊偕老;或许,待她长发及腰,自会出现在我的眼眸里,与我共诉一段尘缘,共结一分连理;或许,等她十里红妆,为我倾城之时,我定会在白堤陌上,骑着红头大马,将她赢娶回家,许她一世安暖,一生情长。

在人潮人海的都市,在山花浪漫的陌头,在落落红尘的深处,总会有位伊人浅妆素颜,纸伞为媒,与我相遇,总有一剪寒梅,傲立雪中,为我开放,总有一段记忆,一段旧缘,等我去开启,等我续写,总有一段墨香,绵长悠远。

今生,谁会嫁给我,我不去揣摩。

因为一直坚信,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世间所有的相逢都是前世有了约定,所以不去苛求,不去强求,一切随缘。一直相信,有些相遇不在路上,而在心间,有些人只是过客,并不是归人。

或许,三生之畔,早已将彼此的缘分刻在石上,或许,今生嫁给我的人,便是前世我葬的人。

第一次领悟到这一点,才发现,原来冥冥之中真的有注定:

也许一生中可以爱很多人,

也许一生中可以遇到很多人

但是这其中,只有一个让你笑的最灿烂,哭得最桑心,疼的最窒息。那个人就是,前世我葬的人,那个人,就是今生嫁给我的人,那个人,就是与我终老,白首不分离的人。

有的人说,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生幸福,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生叹息,或许,前世我葬的人不一定在彼此最好的时候遇到,但是一定会把彼此最好的展现,因为,我们会在相遇的日子里,染指彼此的生活,走完生命的终章。

//

来世,你定会嫁给我,在我最好的时刻。

也许,前世没人葬过我,也或者,我不曾葬过别人,亦或者我只是一只孤魂野鬼,在尘世间漂泊流浪,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不曾相遇、相识、相恋、相守,所以今生,尘缘未到,一直孤单。

但,我从不曾悔恨,不曾遗忘,或者,我真的就是观音菩萨莲花池里的一只鱼,所以不曾游出过自己的领域,也没有她走进我的世界,我只是一只鱼,一只寂寥的鱼,一只冷暖自知的鱼,那么我依旧愿意焚香清唱,祝尔安好。

来世,我坚信你定会嫁给我,因为今生我已把你深深地埋葬。

在那个芳草萋萋的鹦鹉洲,在那个落红点点的潇湘书院,在那个蝶恋花的故事里,我把你埋葬,把你浅唱,在心灵深处,为你搭一座坟,为你静守一树花开,坐等一季流年,编织一段红尘情缘。

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

你一直住在我的心里,如同你从未离开。

当我再一次重温《神墓》时,看到他从万古时代走来,只为心中的恋人,他变成了一座坟,并且由一座坟羽化成一个人时,心中激起莫名的感慨,或许他知道,或许他不知道,或许他知道了假装不知道,他已经骗走我多少泪水,他已经埋葬我多年的旧伤,他已在红尘之中,成为一道绮丽的风景。

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

这一世,若不能和你相守,不能和你相濡以沫,注定要与你相忘于江湖。那么我定会在来世的奈何桥上,不饮孟婆的那一碗解渴汤,不忘这一世你的模样,不在来世与你相遇,却不相识,相识却不相知,相知却不相恋,相恋却不相守。

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

此生,你未亡,我未老;你却住在我的心坟里。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