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温暖的岁月
时间:2014-04-16 08:18:3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安星  阅读:
(一)云中谁寄锦书来
   冬季的阳光温暖而惬意,那一束光亮慢慢地射入我的窗,轻轻地洒落在我那有着斑驳痕迹的书架上,遂翻开一本《全宋词》,悠闲地盘着腿坐在窗台上,念起她的词来——
   一剪梅——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衫,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李清照借助于“鸿雁传书”的传说,希望有人能够翻山越岭寄一缕淡淡的相思。然而,这个月光洒满西楼的夜晚,任她凭栏眺望,南风早已不解她的意,不能把他的郎君盼回了。她把自己比作“花”——“花自飘零水自流”,怅惘芳华易逝,如凋谢的花瓣顺着流水远去……
   这短短的六十个字好似有着鲜活的生命一般,像是深陷泥淖的精灵拼命地跳跃着,荡进我生命中最柔软的地方。我也在怅惘青春的仓促,也在盼着这样的一只“鸿雁”,能为我捎来一份思念。
   于是,我轻轻地打开尘封已久的木箱子:有我写了8年的厚厚的一摞日记本,有每一次生日时朋友送的礼物,有我的获奖证书。当然,还有独属于我的信笺——也是我打开这个木箱的目的。我只想重温那些被“锦书”缠绕的青春。轻轻地掸了掸信笺上的灰尘,在阳光的折射下,这些灰尘肆无忌惮的飞舞起来,好似在庆祝他们终于解锢。
   “缘分是一场经久不息的飨食,你我情起于多年之前……”读着娟的字,我心生一股暖意,想想在这个很2的年纪里,我们已经认识了十几年,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陪我重新长大一次。
   我可以想象着,她在写下这行文字时,心情定是幸福的。听着笔尖划过纸张时发出的细微的沙沙的声,想象着若干年之后的我们,仍旧肆无忌惮的聊着我们的往事。仿佛心里正朝着我们的未来走去。
   “如果没有盲目的期待,就不会有失望。如果能了解一切都是无常,就不会攀缘执著;如果不攀缘执著,就不会患得患失,也才能真正完完全全地活着。”这是高中时一个很喜欢我的男生写给我的信。
   他是学体育的,长得高高瘦瘦,终年都是“体育风”,却喜欢读点“四书”“五经”。他坐我的前排,有事无事总喜欢回过头来和我讲话,每次都被老师逮个正着。偶尔,喜欢问我一些古怪的问题,我也懒得搭理他。他却是是穷追不舍,一向火急火燎的我终于冲他怒吼:“你神经病啊!”他则嬉皮笑脸,可是我分明看出他眼中的落寞。
   后来说他喜欢我的流言在班里蔓延开来,于是,在课堂上他开始不那么频繁的来骚扰我了,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位置上。我们的关系变得莫名其妙起来,似乎近在咫尺却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是,某天,在我的语文书里面翻到了这封信——“如果没有盲目的期待,就不会有失望。如果能了解一切都是无常,就不会攀缘执著;如果不攀缘执著,就不会患得患失,也才能真正完完全全地活着。”
   从他扭曲的字迹中读出他写信时心中的忐忑与坦然。或许他早已知道,我们没有结果,只是在负隅顽抗。在那个“伊妹儿”风靡的时代,有个人愿意以最传统的方式来表达一种对我的爱慕,我想我是幸运的。
   然而,那些大起大落的往事已无法让我再相信任何誓言,在我年轻的生命里已经受了太多的失去。我知道,我已回不到那么天真的岁月,或是心里深藏着一段无法触及的忧伤,似雾霭一般,有一股浓浓的潮湿之气,挥之不散。
   一如当年,我负气烧毁了我最喜欢的男生写给我那厚厚的一摞信笺,那袅袅升腾的烟雾,满是青春的惆怅。我坐在冰凉的石板上,看着那些缤纷的誓言和浪漫的爱恋在顷刻间都化成灰烬,泪水也开始“呜咽”地流淌,再也没有时光机,我们不能穿梭时光隧道回到从前了……
   后来,我和高中那个男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不为别的,只为他能给我写一封信,寥寥的几语却是我高中生涯里一道亮丽的风景。我想,没有人知道那是我最喜欢的表达方式。
   许多年以后的今天,我仍然在乎朋友之间的坦诚,在乎恋人之间相处的感觉和心跳,在乎他看我时候的眼神,在乎TA能亲手为我写下一段心情。我以为,情到深处,写下的文字不单纯是文字,一纸信笺,一个信封,一张邮票,一缕相思,一处残缺,甚至一个皱折,都足以传达TA最深的情谊。
   无奈通讯发达的今天,手机上铺天盖地的转发短信,我已读不出TA真正的相思。整齐排列的文字,丝毫没有写文时候的跌宕起伏。我也只有在月光到晓穿朱户的时候,怨明月不懂我的心思。云中谁寄锦书来?
  
   (二)爱,原是一种深藏
   爱,原是一种深藏,与时间过去多久无关。
   ——题记
   感触,源自于一句久别的问候。
   一个久违的声音荡尽我的耳畔,恰似这场毫无准备的重逢,让我慌乱。这是我的故人,我们却没有故事
   他联系我,原是要向我打听我好朋友的下落。
   寒暄了几句,他终于问了,她好吗?
   一切都瞬息万变,凝滞了千言万语,最终也只有一句“她好吗?”而这一句平淡的问候里饱含的深情和厚意我不得而知。
   就像是很久以前,那个“八旬老人漂洋过海寻找初恋”的新闻一样震慑我的心灵。一句淡淡的“你好吗?”却充满了无限的关爱,那是历尽50年的沧桑之后弥留心间的淡然。
   我以为,情到深处定是无言,爱意已浓,言语太浅。纵然生的一张利嘴,也会因为见了某个人,瞬间保持缄默。
   这是两个毫无交集的人,就像是徐志摩的《偶然》。在一次我的生日聚会上,朋友那一片云彩硬是投进了故人的波心,一个欢喜,一个讶异,转瞬间磨灭的七载峥嵘岁月,就像是太过仓促的青春。无从开始,却有了结局。
   时光一路奔跑,奔向那个夏天。她正值豆蔻,捧着那本《少年维特之烦恼》倚在窗前装腔作势,一个有着淡淡的忧伤,为《诗经》里的爱情彷徨的少女。
   有个少年站在那棵合欢树下,仰望那一扇张开的窗,有透明的阳光拂过那明净的脸,恰似三月的春风,带着炽热的缠绵。
   从豆蔻到双十,有多少人从不曾离弃?
   这一路,有很多人不断涌现在你的生活中,有人步履匆匆,徒留一个转身的背影;有人默默无闻,静待你的转身,不曾走远,却从未走近;有的人一见倾心,共享饕餮,共担寒潮,似乎辗转了五百年,只为这一次回眸。
   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
   我一直以为,喜欢一个人,是低到尘埃的卑微,亦是卑微中开出一朵花来的欢喜;是一种画地为牢的固执,更是一种百转千回的眷念。
   多少个暗香浮动的夜晚,一盏浓茶,对着忽明忽暗远处的灯火,隔着汪汪的两江水,是否有个人也在和你一样独自徘徊?
   总有一个人藏在你的心底,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你唤起,这段无人开启的记忆已然沾满了岁月的灰尘,却又被你的泪水染湿。
   无数个黑白交替的夜晚,有谁在你的梦中从未走远?你眼角的泪花为谁湿了枕帕?这个越来越时尚的世界,还有谁说喜欢你的时候羞红了脸颊?
   或许等到合欢树开花的那天,年少的心事才能揭晓。她是在看书,还是悄悄看那张明净的脸?他是仰慕那棵合欢树,还是在思慕那心仪的女孩?谁让那阳光与少年同行?谁让那棵树挡住了他思念的模样?
   然而,不是所有情窦初开的蝴蝶都能比翼双飞。相爱却没有能够在一起,遗憾的爱情同样值得人们回味。那是一种震慑心灵的东西,如何教我不想她?
   原来,世间所谓的“永远”存在于我们的心间,唯有藏在心里,谁也无法窃取。那是一个人的独家记忆。
   一杯浓茶,两盏淡酒。对着明月,摆弄清影,再说当年,笑出泪花。叹岁月无情,哀年华须臾。拿什么来挽留你——我渐渐远去的年华?
  
   (三)曾温暖我的岁月
   四月底的阳光像蝉翼的翅膀一样轻薄,轻轻的落在我裸露的皮肤上,我眯着眼想那个给了我承诺却又亲手扼杀掉我所有纯粹幻想的人。
   透明干燥的风从四面八方大股大股的地涌进来,卷起飘逸的长发亦拨乱离愁的情绪。也曾是这样的一阵风吹散了花的秘密,叩开了少女的心扉。本不会相思,也不懂相思,却又偏偏种下相思。
   以为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一心人,确实也是,文字为我们打了桥,爱好为我们牵了线,我庆幸这世界还有你。我沉浸在高山流水的惬意中,憧憬着举案齐眉的细水长流。所有的一切在当时的我们眼里都变得美妙绝伦。
   情不知何起而一往情深。
   你总在雨季为我撑起那把花伞,陪我走过那个容易感伤的季节。而无论黑夜多么漫长,你总是陪我安心等待黎明的曙光。就像静静的等候一朵莲花的盛开一样的虔诚。你总能从书店里买回我最喜欢的书,你说我有写好文的天赋;你总能从我蹙眉的瞬间扑捉我的忧伤,你说我嘴角上扬的角度是最美的弧线。你总在我洋洋得意的时候提醒我不能自满,你总是把对我的包容深藏在那静静的等待中。你会为了见我一面坐几个小时的车来又坐几个小时的车走。不知道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无论我的打扮多么的土气,你总是说好看。你让我从一个小山村里走出来的不敢穿裙子的小土妞穿上了淑女的短裙,我渐渐找到了自信。你说等到老的时候,我们要一起坐着摇摇椅细诉我们的故事
   而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却忽然忘了该如何启程,生活才刚刚展露出幸福的颜色却又被残酷的现实击得面目狰狞,好好的一段爱怎么会千苍百孔?原来最亲密的人往往知道对方的软肋,也知道怎样才能戳伤对方的心。将对方伤的一蹶不振。
   而当某一天你突然斩钉截铁地说要放弃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你眼里闪烁的泪花。我记得妈妈曾经说过:一个成年男人为心爱的女人流泪,那是他真的爱了,真的痛了,也是真的要放弃了。我不知道你是顶着怎样的压力和无奈。是不是你再也看不见我们的未来?而我如此的固执。就在别人都以为我已经长大而我却不怎么成熟的年纪,我还太天真,不渴求婚姻的枷锁将我桎梏。我还怀揣着儿时那个没有完成的梦想继续追逐着。而横亘在我们之间的又岂止是“距离”二字?
   我渴望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却又始终没有飞蛾扑火的勇气。我始终无法战胜自己。又或是我没有遇见那个可以让我不顾一切的人。我如一条终日在日光下游荡的小鱼,炽烈的阳光灼伤了我的双眼,我漫无目的的游离。只为追逐那虚无的幻想,路过幸福的门外,听见幸福碎裂的声音,如裂帛般。
   也许这个夏天之后,我将是你今生再也不可企及的崖畔青草,恪守生生灭灭的初衷。而你亦是我今生再也无法抵达的彼岸,静候来来往往的路人,却始终没有我的身影。
   而所有的东西都是要等到失去我们才会发现拥有的意义,也是因为失去我们才开始反思,尽管一切已经变得毫无意义。承诺若只是偶尔兑换的谎言,我宁愿选择用沉默来交换。
   风起了,有轻盈的小雨在落下,似你我往昔丰盈的情思。于是,我想起了你为我撑起小花伞的那个季节,告别那忧郁之岸的彷徨,我突然变得理智,变得勇敢。一个人行走在黑夜的泥泞之中从容不迫,你说过我们都要勇敢。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