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红尘远
时间:2014-04-16 07:33:0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荼蘼未尽夜未央  阅读:
一.
   温柔的夜,嘶喊声马蹄声不断在耳边呼啸,我和娘守着饿得皮包骨头的弟弟藏在小小的茅草屋,边关战事又起,爹已经躲出去好多天了,抬着头看了看母亲发青的脸,她似乎在考虑什么,忽然我一阵心惊,也许这是我们的最后一夜了。
   天亮,母亲带我穿过了好几条街,带我朝前面最热闹的地方走去,在哪里,她把我交给了满面脂粉的王妈妈,之后,任凭我喊破了喉咙她头也不回,而我在两个壮汉的拉扯下,走进了红尘阁,那一年,我八岁,从此没有了家。
   二.
   那里的姑娘长的好漂亮,王妈妈对我真好,他给我取名红颜,还请京城的穆、曹二善才教我学琵琶,给我买最好的首饰和衣服,小小的我总是容易满足,在那里我好开心啊,慢慢地我忘记了母亲抛弃我的不安,十三岁那年,我成了京城琵琶高手成为红尘阁的花魁。
   那时候京城到处都在谈论一个叫红颜的青楼女子,传说她貌若天仙,让其他女子嫉妒生恨;传说她的琵琶如泣如诉,琵琶技艺令教她的善才都惊叹不已。
   慢慢地我的座下人越来越多,王孙公子,争先恐后地赠送礼品,更有甚者,黄金万两只为一睹我的容颜。一只曲子,换来吴绫蜀锦不计其数。打拍子敲碎了钿头云篦,吃美酒泼脏了血色罗裙。一年又一年,在欢笑中我轻轻地度过了多少个秋夜春天,美好的年华就这样悄悄流逝了。
   三.
   我的脸颊不再光滑,眼角有了皱纹,同属的姐妹嫁给了从军人,老鸨王妈妈辞别了人世,无情的时光,夺去了我的美艳。我高潮的演奏,再也引不来张望和羡慕。我门前的车马,也越来越少,三十五岁那年我嫁给了卖茶的一个商人,跟他到这里。商人只看重生意得失和盈利,哪能在乎别离呢,他上个月又到浮梁,去买茶做生意。留下我在江口,独守这空荡荡的船仓,绕船的月光白得象霜,江水也那么寒凉。深夜里忽然梦见少年时代的往事,满脸泪水,哭醒来更加悲伤。
   四.
   那个傍晚,浔阳江上我孤独的弹奏,岸边的枫树红透了,瑟瑟的秋风让人顿生悲凉,青衫老者步履蹒跚走下船,他是来送客的,听到我的琵琶声,他停住了脚步,同客人驱船邀我演奏,耐不住邀请,我调琴试弦,《霓裳》《六妖》好久不曾有的演奏激情,在婉转的乐音中,泪水悄悄的划过脸颊,不禁悲从中来,想起年少的无限风光。停止演奏,才发现坐下的人早就泣不成声。
   五.
   他告诉我,去年遭人陷害被贬官官到浔阳古城,好久不曾听到管弦之声,如今又居住在盆地,周围潮湿不堪,芦苇苦竹遍地横生,耳边听到的只有杜鹃和猿猴的哀鸣。每当良辰美景,总也无人助兴,只能取酒独饮,好久都不曾听过如此美妙的音乐。
   人生不在乎有多少知己,偶然相逢,又何必在乎是否能够相互依靠呢,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纵使泪流成河,也无奈人生命运的曲折,闭上眼,人生一梦,红尘已远,知我心者,江州司马白居易也。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