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那无法启齿的告白
时间:2014-04-13 07:16:3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世界若是那么大,为何我要忘记你,却无处可逃。世界又是那么小,仿佛你一直在我身边,从未走远。
——题记
冰凉的指尖,轻轻滑过键盘,当生涩的数字,组合成一个庞大的十一位数,我静止、微笑。朦胧中,仿佛看见你的脸,是喜?是悲?我努力想捕捉,却无法将记忆拼凑完整。你的面容极浅极浅,逐渐淹没在日落后的群峦。
十一年,是我最遥远的从前,想起了刚看到你时的第一眼。而如今,如此熟悉又陌生的,是你的名字,你的电话,那个我从来不曾拨打的号码。此刻,如一组音符,被岁月之手轻轻地弹奏着我的流年与悲哀。
无数次的输入,然后,慢慢的、轻轻的、一个字符一个字符地退出。
有时莫名其妙的想起你,你仿佛无处不在。
听到一首老歌会想起你,看到一个背影会想起你,走过一段风景会想起你,读到一篇美文会想起你……
我总是想象着你的一切。
想象着你在晨曦的山涧中,沉眸,耳畔,几只小鸟,啁啾欢唱,婉转起伏的,是我想你的心情;
想象着你在黄昏的沙滩上,漫步,身后,一行足迹,默默延伸,深深浅浅的,是我思恋的印痕;
想象着你在静谧的黑夜中,独坐,指间,一支香烟,静静的燃烧,忽明忽暗的,是我含泪的双眸……
我以为自己一点也不会软弱,可以坚强的想起你,最后才可悲的发现,是没有一点勇气。多年以后,我甚至没有勇气打个电话给你,每次输入,然后退出,乐此不疲。在这个过程中,我可以放肆的想你,然后,波澜不惊。
清晨,想要打电话给你,却想你也许正怡然清梦中;
上午,想要打电话给你,却想你也许正工作繁忙中;
中午,想要打电话给你,却想你也许正惬意午休中;
晚上,想要打电话给你,却想你也许正觥筹交错中;
周末,想要打电话给你,却像你也许正亲情围绕中;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总没有你,没有属于我的一个时间,可以毫无顾忌的打电话给你。于是我想,有没有一个星期八,只属于你我,我,可以尽情的说,你,只需静静地听……
我爱你,爱了整整一个曾经。
可我却从未告诉你。
我一直以来都在欺骗自己。
高二的时候,你和我走得很近。你弹一手好吉他,文章也写得好,不过你的英语很糟糕,常常在及格线左右徘徊。还记得有次几个同学去郊游,越过一个土坎时,你拉住我的手,当我已经跳过去时,你没有松手,指尖在我掌心轻轻挠了挠,有同学望过来,我慌忙甩开你的手,跑到前面去。以后,你帮我打饭,帮我提水,给我写诗,为我赋词。一切都那么默契,而我们之间缺少的,只是一场告白。我暗暗决定,要和你上同一所大学,于是我故意放慢学习的步伐,不想和你有太大的差距。真是立竿见影,我一下子从班级前五降到了二十名。
永远记得那是一个残阳如血的黄昏,我们走在校园后面的小树林。我心不在焉的踢着小径上的石子,预感到有什么要发生。是我所期待的告白吗?你突然停下来,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吞吞吐吐地说:“我……我……”能言善辩的你此刻那么拘谨,我咬着嘴唇,红着脸等你的下文。“我们分手吧。”我惊讶的抬起头,你却把脸转向了远方。那么骄傲、那么敏感的我,在几秒的错愕后,不假思索地说:“我们有开始吗?你自作多情了吧?我才不喜欢你呢……”说完,掉头就跑,我跑得那么快,一手提着裙子,一手捂着脸,我不能回头,因为我不想你看到我汹涌的泪。
之后是沉默,长久的沉默。不久后你去了部队,甚至没有和我告别。
消沉了一段时间后,我投入到学习中,我的勤奋,被老师抒情的嘴皮天天讴歌。高考成绩出来,我排在全市前几名。谢师宴上,老班喝高了,拉着我的手,泪眼婆娑的说:“你给咱校争光了。辛亏我棒打鸳鸯……呃”那一刻我才突然明白,你离开的原因。这么明白的事,我当初为什么就想不到呢?也许爱情都是盲目的,盲目到我们只看到自己。
老班把你的地址给我,于是我写信给你,一个月过去了,石沉大海。开学了,我去了遥远的他乡,从此天各一方,再无消息。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听见自己在叹息……
那年青春,我的毕业纪念册里没有你,你留下一片大大的空白,写满落寞。
多年过去了,我发现自己仍然无法忘记你,因为你是我最初的爱,想起你心头隐隐地疼。现在,我甚至不敢明目张胆的想你,因为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于是,你只活在我的想象中,你走了,这城市就只留下我一个人的兵荒马乱。时光和沙,到底是谁染上谁的忧伤?
现在,我真想意气风发的对朋友说:“嗨,你把那谁的号码告诉我!”可是我做不到,我害怕别人知道,多年以后,我还在执著的想你。我害怕别人指责,多年以来,我仍然不懂得珍惜眼前的幸福。所以我只好旁敲侧击,顾左右而言他的辗转得到你现在的电话,所以我喜欢黑夜,在死一般的暗流中,喧嚣的想你。
那不曾启齿的告白,那如影相随的曾经。
你知道吗,多年以来,我一直在努力改变自己。我留长长的头发,穿素色的长裙,迈细碎的步伐,展温柔的微笑……只因为这是你喜欢的摸样。
多年以来,我一直在努力打造自己。我看喧嚣的球赛,听沧桑的歌曲,读冷冽的文字,学晦涩的编程……只因为这是你喜欢的生活。
无意中知道了你的网名……我不想打扰你,只想知道你,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你知道同一个网名有多少人在用吗?于是我不停地寻找,不停地遗忘。不停的受伤,不停的复原。
每个人都觉得有可能是你,而每个人又不是你,于是我频繁的加好友,又逐一的删除。
我以我敏锐的神经来感受,说话如此不堪的,不会是你;日志如此无聊的,不会是你;相册如此低俗的,不会是你;空间如此艳俗的,不会是你……
都不是你,都不是我想象中的你。
想象中的你,成熟、睿智、有品位、有担当。想象中的你,如此完美。于是我害怕,害怕在不经意间,找到你。害怕你会平凡,害怕你会庸俗,害怕你会和众多的网络男人一样,让我不屑一顾。
也许,我怀念的不是你,而是你给的曾经和那青葱的岁月。这样,你还是你,还是我心中那个朝思暮想的笔尖少年,在绝城的荒途中辗转成歌。那歌声就这样呼唤昔日那江南采莲的女子,呼唤前世那撑着纸伞从青石板上走过的素衣女子,呼唤如歌……
时光的列车上,所有人都只是沿途的风景,除了你。沿途的风景我只能边走边忘,不敢做片刻停留。
真想给自己一个任性的机会,让自己自由自在的任性一次。然后,在任性的告白后,任性的转身,任性的不再执着,任性的洒脱,然后任性的将你的一切一切,全部遗落。
然后,某一天与你重逢,我会微笑着说一声“好久不见”,只是寒暄,
再也不会想起我用尽了一生的力气,透支了一辈子的幸运,却无法靠近的悲哀;
再也不会想起,无数个雨夜,敲打我窗的泪水;
再也不会想起,你曾经写给我的那些若有若无的情愫;
再也不会想起你微笑的面庞,眉宇间的忧伤……
于是我勇敢的给你打电话,其实只有几秒钟,可“嘟嘟”的声音好像响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传来了你疲惫的声音。你准确的叫着我的名字,原来我的号码你已知道,只是从未拨打,因为不想打扰我平静的生活。我们说了很多,我问你当初为什么不回信,却原来部队文工团外出义演,你没有及时收到。后来你写了信给我,寄到我家里,却是杳无音讯。于是你放弃了。我们就这样误会和错过了,那些信一定是我亲爱的老妈处理掉了……父母只想保护自己的孩子,却不知道有时会如此让人痛恨……我知道了你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现在重组了家庭,这种状况经不起任何推敲和拷问。有些东西,你已无力再想起,你只剩下责任……突然想起有首歌说,只要你过得比我好,什么都不重要。那么,不打扰便是我的温柔。彼此还记得,已足够。
今天我才发现,时光让彼此之间已渐行渐远,面目全非的你我已无法站在同一地平线。
也许,所谓的刻骨铭心只是红尘往事中一缕轻烟;甜蜜与痛苦,只是时光深处的一抹春光。万千话别以后,心中只有释然。
而你的流年,在似锦如花的最深处,走过,不是为我,却似为我。
那么,当时光像阳光一样,落在我年华的坟头之上,就让你和我一起来祭奠那久久不能启齿的告白与错过,祭奠那逝去的青春。在你我无力再挽回什么得失以后,就只有陪着月光一同沉沦于黑夜。潮湿,或者干枯。
江南的六月,时晴时雨,就像我的心情。希望你的世界姹紫嫣红,那么我的人间也该雨过天晴。借把伞给这天用,然后还我自己的天空。
然后,在某一个时间,某一个地点,遇见一个陌生的你,然后,终老此生。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