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父爱已不在
时间:2014-04-02 07:53:5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芳草幽怜  阅读:

   又到周末,习惯性打开手机,按下熟悉的号码,可是拨到一半时骤然想起父亲已经不在世上了,手就停在了手机键上,心便汹涌泛滥。
   回首人已不在,还向谁去问安?还向谁去叮嘱呢?
   父亲身体其实一直很健硕,与泥土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父亲即使到了古稀之年,耳不聋眼不花,执意不来城里居住,还精心伺候他的那二亩良田,而且仍然是村里长势最好的庄稼。
   父亲一生劳苦,母亲去世早,他既当爹又当娘,抚养我们姐弟三人长大成人,上学读书。我们像一只只小鸟长出了翅膀,飞出了父亲宽阔温暖的怀抱,结婚生子,再次回家,蓦然发现父亲已经不在年轻:父亲的腰板不在挺直,父亲的双鬓多了如霜的白发,就是走路,父亲明显地踉跄蹒跚了,这个时候,我们突然意识到父亲已经是年过七旬的老人了。
   老了的父亲不习惯城市的生活和习惯,在我那里住不到半个月,就嚷着回家,地里的麦苗返青了,院子里该栽豆角了,香椿冒芽了……他所牵挂的还是他一生离不开的土地和庄稼。在大姐家,父亲也是如此,住不了几天就说闷得慌。父亲习惯了乡村的田园生活,习惯了下田劳作后累了拿个马扎,端缸子浓茶,在街口的老槐树下和人胡侃聊天。说说庄稼长势,谈谈家里长短,那个时候是父亲最温馨惬意的时刻。
   父亲尽管七十多岁了,仍然独自在家。只是,他有季节性哮喘,几十年了总是这样,好好歹歹,没有利索过。养成了我们在天气变化的时候总会给他打电话,叮嘱他添衣御寒。
   近你年来,父亲的身体大不如从前,可是倔犟的父亲不愿意给我们添麻烦,就是不来城里居住。好在现在通讯很发达,我在他的炕头安装了一部电话,有什么事,叮嘱他立刻给我们打电话。
   从去年开始,我的心中就有一丝不祥的预感,每次手机冷声响起,我都会心惊肉跳,每次给他打过去,父亲总是淡然地说没事,很好,让我们不要牵挂。
   过了春节不几天,我正在单位加班,乡下的大叔打电话来让我赶紧回家给父亲送氧气瓶,我一时懵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原来是父亲快不行了!
   急慌慌拉了氧气瓶,风驰电掣到了家,二百里的路仅仅用了一个钟头。刚到家门,看到了满屋子的人,没有了父亲熟悉的笑容和稔熟于耳的问候,却见父亲静静躺在床上,毫无表情,全身所有的力量都是用来喘息的:呼呼呼……像拉风箱,嘴唇一张一翕,眼睛在试图努力睁开,脑袋尽力在晃动……我的泪一下就涌了出来,我知道父亲还有很多话要说,还想看看我们,他试图清醒,可是已经不能。
   第一次看到父亲躺倒在病床上。在我的印象里,父亲就是一个铁打的汉子,就是病了,也就是喝点水歇一歇,硬生生地扛过去。用他的话说,他从不和医院打交道的!
   父亲闭着眼,鼻孔里插进了氧气管,他的脸通红,有点肿,嘴唇已经泛起了白泡。我用湿毛巾为他轻轻擦拭。摸着父亲枯树枝般的手指,咯得我有些疼。我的泪忍不住流了下来,我才意识到,我陪父亲的时间是在是太少太少了,少的到了现在以秒为单位。忽然想起前阵子父亲迷恋京戏,说了好几次让我给他买部专放京戏的MP3,可是我竟然大意地一忘再忘,现在想起,像把锥子刺进了我的心脏,满脑子都是遗憾和悔恨。
   父亲走了,什么话也没说。可是我却有很多很多的话要对父亲说,有很多很多的事没给父亲做,有很多很多的东西没有卖给父亲吃……
   父亲走了,我才知道从此失去了我的至亲的人儿,我才知道从此我的一生将永远不会抹去对父亲的的遗憾和自责。
   远在天堂的父亲,走好!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