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爱你已经很多年
时间:2014-03-31 08:25:3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独语斜栏  阅读:

   1、邂逅那时的光景
父亲在屋后唤我的时候,我正站在庭院的老井边上对着那株七里香发呆,它被修剪过了,整整齐齐的,圆润的叶,浓郁的绿,比起不远处围墙边上那株开满粉色桃花的树,它安静而清宁。
后院围墙的一隅至今还保留着老屋的储物室,父亲习惯在里面存放一些用具,这小小的屋子如同深藏着父亲的宝藏,除了侍弄着屋前的花花草草,父亲总会在里面一呆就是半天,也不知道在摸索着一些什么。我边走过去边对父亲打趣着说还不如拆了这古老的屋子,这么老旧,一点也不协调,他却笑着对我说边上的山茶花,把它移植到庭院里如何?
山茶花被父亲照料的很好,春的风里红英覆树,艳丽如锦,我还能想起许多年以前它刚种下去时父亲日日浇水的样子,那时候的小屋还是白墙黛瓦,深褐色的窗棂上蝙蝠图案栩栩如生,不知道那时候是我的个子小了,还是门槛高了,费力跨进去时总能看见屋子内窗明几净的样子,连同这株新栽的山茶树,我的后院雅致而潇洒。可是眼前的小屋呢?我的眼光掠过那株盛开的山茶花,我看见它明显老旧了残破了,颓败的墙,枯腐的窗棂,连瓦上和墙脚也开始有了深绿的苔痕,空气中还隐隐飘来腐朽潮湿的阴暗气息。仿佛旧年的光阴正扑面而来。
有些迟疑。我走进小屋。阳光正从瓦缝里钻进来,斑斑点点地印在地面上,地面是泥土填平的,潮湿处有青色的苔藓。屋内放着很多用具,却一点也不凌乱,我能叫出其中的一些名字,比如风车,犁铧,连枷,尖锄,蓑衣,更多的我连看也没到过。犁铧就挂在柱子上,灰暗的铁质,风化的锈迹,有蛛网缠绕,也有灰尘覆盖,可是赫然入目的,是靠着墙跟的一部紫色的单车。
单车。紫色。擦拭得铮亮的把手。当它落入我的眼里,仿佛电光火石的瞬间,如潮水般汹涌而来的是那时的光景,是年少,是青葱,还是懵懵懂懂?时光是泛黄的纸张,结着灰尘,残缺了边沿,我透过那明明灭灭的闪烁光影,看见自己骑着单车,在春天的明媚里经过田野,绕过小溪,沿途落满清澈而舒朗的笑。
我一直以为这部单车早已经不在了,拆了卖了送人了还是别的,我都没问过父亲,我奇怪于自己的置之不理,但我还能想起父亲刚把车子拉到我的面前时我的欣喜,少时的心情有多急切呢,赶紧央着他教我骑车。拗不过我,父亲便扶我上车,抓着后坐,让我双手握好把手,看前方,然后用力踩下去。不知道练了多少天,不知道摔过多少次,整个过程那么艰难,那么疼痛,又满是喜悦,当我可以娴熟地骑着单车来回的时候,我看见了父亲脸上自豪的笑。
很少来小屋,我不知道父亲还留着它,并且如此细致地收藏着,当我的目光就这样和它对视着,我如同邂逅了那时的光景,眼睛开始微微地涩。

2、我许你一段时光
若水流般牵愁惹痕的往事啊,一经提起,心里如何才可以不泛滥成灾?单车就停在我眼前的墙跟,一动也不动,紫色已经明显淡去,星星点点的锈迹反射不了阳光的温暖,我盯着它看,如同看千年前的一碗白月光,盈满了世事沧桑,也隔着前世今生。
年少时候的欢喜清澈得如同汩汩溪流,只看着停放在面前的单车也能红着脸羞涩地笑出声来,更何况,我还可以骑着它飞快地穿行在四季的凉风里,任高高束起的马尾清扬洒落,任薄薄的雾影遮挡着少女清瘦的样子,遮挡不住的,是那些年里我的语笑嫣然,和我曾经笑着对它说:我要许你一段时光。
如果时光不乘鲤鱼而去,那么现在,我是不是依旧和我的单车不离不弃?父亲看得出我的欢喜,也不阻我,只在我经常推着单车和伙伴们出去骑行的时候嘱我要小心,我会高声应和着,再笑着跨上车子出去。那时只在家附近的路上骑着,未曾出过远门,所以得知父亲要骑车去十里之外的小镇时,便怎样也缠着,再缠着,央他让我和他一起去。
父亲怎拗得过我呢,终于答应,只说我得骑在他的前面。初夏的阳光清爽润泽,一路刺槐叶色鲜绿,白花清雅芳香,偶尔还可以看见路边有紫色的鸢尾,黄色的金盏。可是风景再美,也不抵我心里的激动,我终于要骑着我的单车走那么长的路了啊,前面仿佛是漫漫的征途,正等着我雄赳赳气昂昂地去奔赴。父亲懂我的喜悦,未多说,只小心翼翼地跟在我的后面,亦步亦趋。
世间事,终叵测。我还哼着歌曲,哪里会想到前面路的转弯处竟堆了那么大的一堆碎石呢?下意识地转了一下方向,我的速度太快,躲开了石堆,却来不及躲开前面更大的一块石头,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冲上了巨石,车子仿佛飞了起来,转而又狠狠地从空中迅速跌落,跌落的瞬间,我和我的单车沿着路的下坡飞速翻滚而去。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这一瞬来得太快,父亲还来不及喊出声来,我已经摔得很远很远,他扔掉了他的单车,如箭般飞跑到我的面前,扶起我,拼命唤我,我看得见他的焦急,听得见他的呼喊,但渐渐地,我看不见了,听不见了……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父亲正专注地盯着我看,目光焦急而浑浊。我想坐起来,但我的全身疼得刺骨,我想说话,却怎样也开不了口,最后,我只能费力地竖起耳朵,我听见了父亲长长的叹息声。
时光多快,转眼这都已经是记忆里泛黄的事。蹲下来,我摸着单车,心里有了浓浓的酸涩。年长日久之后,我不知道它还留有我多少的体温,还隐藏着父亲多少的心事,我那么迷恋的单车时光里,还有多少属于自己的倒影与流年?

3、我不爱你已经很多年
实在想不起来,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疏离我的单车的,我也不知道之后父亲又怎么会将它存放起来,眼前的它色彩已经淡了,锈迹那么斑驳,看上去如此陈旧,如此凛然,却又那么清冽孤寂,悄无声息停伫在这小屋的一隅。它被擦拭得如此铮亮,如果这些年里,它还是像以前那样和我日日相伴,现在它会怎样呢?
记忆里那些深锁的楼台开始清晰地显露,从医院回来,我拒绝骑车,拒绝看见它,甚至拒绝说起它,满脑子里有的只是那时候的摔倒,那时候的疼痛,连素日里嫣然的笑声也少了轻了。偶尔的欢言里,再无单车,满是疏离。那样的日子似乎持续了很久,直到终于有一日,我收拾好行囊要去我的远方。
我不知道父亲是不是知道我在出发前去寻过我的单车的,那一日,它停在老屋长长的过道里。过道里的光线阴暗,过道风挟裹着清凉和沧桑朝我扑面而来,我远远地看着它,如同隔世,又仿佛久别重逢。我知道我看似从容安静的脸上早已经有了浓浓的落寞,这一离开,也许我再也不能看见它了,慢慢走近,轻轻触摸,如同触摸着它和我一起经历的那些快乐的和疼痛的时光。叹息。一叹一息里,都是说也说不断的倾城故事
凝视。许久。像许多年前那样抚摸着,然后,我把单车推出了小屋。是想再一次骑行吗?我还能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轻快地骑行?父亲有些讶然,看着我,想说,没说,最后,只说了一句,小心,别怕。
就好像叮嘱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我在抬头的瞬间看见了父亲脸上久违的熟悉的关切,这一刻,他的神情,像极了我年少时候常常看见的样子,他就是这样,经常嘱我要小心,鼓励我别怕,脚下的路要好好走。现在,我不知道他说的这一句,是脱口而出,还是隐藏在心中已久?那些年里,我那般亲近我的单车,只一次意外,已经开始如刺猬般深深抵触,然后疏离,父亲一定看在眼里,想在心里的,是不是?我看了看单车,再看父亲,他的眉宇明澈澄透,仿佛经历了人世间的动荡和无常后,露出了舒心的笑。
或者,这就是这么多年以来,父亲一直想对我说而又一直没说的话?所以,他收藏着我的单车,也收藏了那一年我们经历的时光,快乐,疼痛,以及之后我那么稚嫩的决定?
笑。释然。心里,再无芥蒂。
包括那些已逝的年华,包括曾经受过的伤痛,我的单车啊,我不爱你已经很多年,你却在这个暮春的下午,跋山涉水向我蹒跚而来,来和我日日相伴,一如多年以前。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