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欠了的青春
时间:2014-03-10 08:32: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五岳樵夫  阅读:
一晃儿,二十几年过去了,高中毕业后同学们各奔东西,有的就很少有见面的机会了。
   年前,一外地同学回来,想见一见多年失去联系的大姐——我们的老班长,于是找我帮忙,通过网上查找,又在当地警察的帮助下,终于圆了她们姐们的团圆梦。此后不久,我便收到了一张她们四姐妹的合影照。然后就把合影发到了网上,一朋友看后意味深长的说:“时间啊,时间!”不解其意,遂问何出此言。回答让我哭笑不得:“是同学?怎么看起来像母女?”我这才惊觉,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变化竟如此之大,如果在大街上,我真的不敢相认。
   二十年,人生苦短,还能有几个二十年?
   怀念在一起逃课的午后,怀念在一起挑灯苦读的夜晚,怀念在一起喝的酩酊大醉的释放,怀念操场上健步如飞的身影,怀念毕业临别前的美好时光,怀念那份逝去的美好青春,怀念,一切也只是怀念,有谁还会记得临别的誓言?
   高中的食堂是记忆中的一大特色。一个月仅有的二十一元伙食费,到月底结算还略有盈余,剩下的五七八元,收入囊中做为零花钱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平日里的伙食也是真的够难为食堂的管理人员的,也不知是从哪里托关系找门子掏弄来的那种“返销粮”——一种叫晋杂四的红高粱米,连煮饭的米汤都是红的,生涩难咽的程度可以想象,副食是一成不变的白菜萝卜土豆之类,菜汤里飘着几滴可怜的油花,最盼望周末的那顿改善伙食的白面馒头,每人限量两个。在整个中国八十年代末期,也许只有在校园这个特殊的角落里存在一种奇怪的现象:除去上交二十一元伙食费外,还要辅助上交一定数量的粮票。在那不在凭票限量购买商品的改革开放初期,我们还很幸运的赶上了这趟末班车。
   还会记得管理男生舍务的老杨头儿,就寝时间一到,就要挨个寝室趴着窗户查看灯熄了没有,有没有偷用电器的,偶尔会“梆梆”地敲打着门框一遍遍的催促熄灯休息。最初的寝室是八个人一间的低矮平房,没有储物柜,只能把自己的随身物品归拢到床头,住的是上下铺的铁床,下面铺上一张薄博的蒲草垫。那个时候还没有陪读一说,甚至也没有人去想过需要陪读。洗洗涮涮逼迫着每个人自理,夏天开窗还好些,冬天赶在一起洗漱,屋内就会阴暗泥泞潮湿好几天。到了高二,住进了宿舍楼,条件得到了稍许改观。
   于是,月底的假日就成了每个人盼望的日子。一个可以拿到伙食费的日子,一个可以见到父母的日子,一个可以自由的日子。
   静下心来,回忆着记忆里的每个人,一一列写着同学的名字:令人羡慕的眼镜小宇,提前进入鲁美;一向成绩优异刻苦认学的华仔,名落孙山,令人惋惜;酷爱写作的阿富,执着着他的文学梦;憨态可掬的胖子,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只有女孩子才可以的针线活;心目中稳成持重的老大不知何时开始堕落;还有阳光利落的小帅哥、豪爽开朗的大姐大、高傲文静的文艺委员、叽叽喳喳的小薇……想着,想着,惭愧的很!竟然不知不觉中有的人已经在我的记忆中流失。名单里的同学,有的已经遗憾的告别了这个世界。
   因为每个人都怀揣一个梦想:好好读书是祖祖辈辈农村人跳出龙门的唯一出路,今天吃点苦头,就是为了明天的幸福——这就是那时最青涩、最单纯的梦想。
   亏欠了的青春,时代使然;人生的路上,我们不曾亏欠。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