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缘修道半缘君
时间:2014-03-09 08:45:5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浔欢  阅读:

那人,满目疮痍,看着这滚滚红尘,一如往昔,春去秋来花谢花开,没有人能扼住岁月的腕,放慢时间的脚步。岁月总是无情的,无论曾经何等倾城倾国,都逃不脱铅华褪尽风烛残年的宿命。

那一片汪洋,苍茫无际,一叶扁舟如坠落的枯叶在海面几经沉浮,那是最广阔的海,看不到尽头就如我的思念绵延无期。曾经看过那样的沧海茫茫,眼前这河水不过是举目即可望穿的细流,怎能激起我内心的沧浪。曾经沧海难为水,而我只想挽你的手一起看那滚滚东流的海水,如果能在最美好的年华里能与你四目相对,听你喃喃自语,许我最真挚的誓言。任风雨飘摇,你依然如曾经那般于我不离不弃生死相依。那一刻,于我而言,

你就是一切,一切都只在你流转的眼波中定格。

那年,卿许我一世芳华,在我仕途不济的年岁里不离不弃,性情温婉,浅笑嫣然,那时,你曾是我无限的动力,我们曾发饰白首不相离,承诺要荣辱与共,到如今,我却还没有来的及说一句:“有你已是上天与我最大的恩赐”。

有些事或许是太美好往往不会太长久,我还没有向你一一倾诉我这一心的爱恋,一切就在这一刻戛然而止,没有丝毫挽留的余地,命运将你带入我的生活,如今又生生将你从我生命中抽离。来不及伤悲,已然泪如雨下,来不及追忆,已然情深缘浅。如是一场邂逅,数栽春秋,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缘起缘灭,你陪我走过最艰难的岁月,却留我一人独守着残余的光景,或许这就是命运的惩罚,曾经离弃的那场夙缘,是情,是债,到如今已是最残忍的惩罚。曾经辜负了那个叫莺莺的女子,任她苦苦守候的罪孽,如今也成劫数报应到自己身上。

就此生死相隔,我怎能忘记那些一起走过的岁月,这世上最残忍的莫过于思念,今夕何夕?我们一起看巫山云卷云舒,明夕何夕?卿已陌路,再看天边的淡淡烟云,怎能与曾经巫山那场烟雨迷茫相提并论?只是相伴几年,如我看来似乎是穷尽一生也无法忘怀的怅然情伤,我把自己紧锁在回忆的牢笼里,套上最坚硬的枷锁。爱也好债也罢,于那最初的女子,爱是炙烈的,才会轻易许下一生一世的誓言。于你,我的妻子,爱是真挚深沉的,才会把你的身影铭记在心中,种下思念的蛊,饱尝痛彻心扉的荒凉。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我这一心的遗憾,你听的到吗?

我寻找着从思念中解脱的方法,可心中那抹倩影依然凭栏远眺,一切如昨。江南的四月已是烟雨濛濛,泛舟湖上,且听渔人长调,时而辗转时而清扬,此情此景,正是你曾向往的平和岁月。

江南花开繁盛,姹紫嫣红,我却无心流连,万千花开怎敌你嫣然一笑?再灿烂的花期,于我看来不过一场萍水相逢,或许是因我只想尽快登上那山巅的古刹,潜心问道?又或是因为我始终无法忘记你,无法解开为你种在心里的蛊咒?

花开一刹,玉老千年。

我只能选择用余下的年华书写对你的思念,因为我别无选择,沧海也好,巫山也罢,于你相抵,都那样不堪一击,在余下的光景里,修道也好,思念也罢,终始一场蹉跎,不问是劫是缘。

一首《离思》是元稹对亡妻的悼念,生与死是这世间最无奈的距离,逝者已矣,生者长痛,喃喃自语间,那一心的思念又该与谁诉?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去巫山不是云。

取自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