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 新欢
时间:2014-03-05 07:34:3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施施小妆  阅读:


半冷半暖的秋。
埋首烟波里,抱得一身秋雨绵绵。水清秋红,半醉半醒最为动人,心思缠绵,不由得想起了斜阳初照,好一个半壁霜染的秋天。秋,很瘦,落了夏的绿肥,少了珠圆玉润,是一个风骨凛然的隐士。
雪小禅说,喜欢瘦的东西。人瘦,便有饱满的东西在里面。因为瘦,便有了风骨。梅花瘦,让人怜爱,分外动人,风瘦,便远离色情。雨瘦,可以小资地不贪新欢,适合去想念一个旧人。她还说,相思也是瘦的。那相思有如桂花香,深深地吸下去,犹如吸鸦片,过分的耽美。这种美,瘦到只有自己知道。
这样想来,再看“瘦”这个字,心里竟痴了几分,原先的自己极瘦,很长一段时间独爱纤细瘦削,每每对镜,都见自己一段锁骨,从单薄的衣衫里俏生生支了出来。大抵女子的清冽的锁骨,纤细的腿,我一直觉得最为风情,仿佛是隐藏着的魅惑,不显山露水。
只是我以前的瘦,过于单薄,不似早春里的枝桠,瘦的水灵饱满,更像秋天落了叶的桃枝,干涩而酸楚。遇见我家先生的时候,他说,你瘦的让人心疼。心疼,听着这话,无比的欢喜,一个男人肯心疼你必是爱你的。
那时,爱着,心里也慌着,太多的世事奔波,心里装着自己的小悲情。纵使眼前的男人,模样端庄,心思稳重,肯用温暖的胸膛暖着我,我心里还是瘦的,不着烟火气,也是冷的。无事便爱忧愁,爱疏雨,喜清秋,爱极了深秋后枯枝暗桠的萧条。瘦了那么多年,做了先生的妻,突然的胖了,圆润了。
日常晨昏,爱打扫,屋子的边边角角都要不着尘埃,窗台上,桌角,几上都要绿色的植物,生命力呼之欲出,满盆的妖娆,开成墨绿的烟雾。光阴不再凉薄开始明艳照人,开始寻找各种词来形容这般日子。陌上花开,长发绾君心,思来想去都不及烟火二字亮蓝动人心。
阳光很好的晨,穿先生的白衬衫,光脚丫,有些蓬头的晒棉被,光晕在脸上洒下一层淡红,如同敷了胭脂。先生坏坏的说,你这个懒懒的小妇人,鼻息在我鬓边温热。小妇人,小巧而甜腻,必是胖乎乎的脸,黑漆漆的眼眸,和婉的笑容,如像旷野里金黄的葵花,满身都是洗也洗不尽的春色,望不到边的温暖。
胡兰成说:“人世因是这样的安定,故特别觉得秋天的斜阳流水与窗外的蝉声有一种远意,那蝉声就像道路漫漫,行人匆匆而去,但不是远行人的伤情,而是闺中人的愁念。”
是的呀。日子细软,光阴绵长。想着他此刻在路上,长亭短亭,渐去渐远渐无信,可是被里有余温,耳边有叮咛,桌上有他动身时吃过的茶碗,早晨送他出门,自己忙忙匆匆梳头打开的镜妆盒,都这样在着,那人前脚走了,后脚就跟着想念,算着归期。她要把家里收拾妥帖,要描好自己的眉,穿上绿色的衣衫,等他回来。
秋天的漫漫远意里,桌上的白瓷红花便也于人有这样的一种贞亲。
不喜雨后的秋,太寂寥,淡得像月亮一样忧伤,地上落满瘦黄的叶,一片一片,泼泼洒洒,仿佛,一双手掌没端稳一碗清水,风一摇,就溅出来,洒在地上是蔓延的黄,堆着叠着,好似失了道的妖,萎靡着,蜷缩着。
这秋雨呀,似女巫掩藏在内心里的小妒忌,怀着暗恨,才不会怜惜香意呢,下呀下,院子里小小的黄花便已萎靡老去,暗黄的花蕊,枯槁着,迟暮着寡意。秋风舒卷来去,已经与它无关了。
这样的秋雨季,似积蓄了多日的晦涩突遇着轻狂,不放纵到尽兴,又如何舍得收场?在这季节说道爱情,只是心里那样轻轻地一沉。这一沉,把时光沉老,人在那一刻,就那么沧桑了一下。
旧爱与新欢,好似一对冤家,一见面便杀气凌然。若一个男子的爱纠结在新欢旧爱之间,倒也生出了许多浪子的味道,是个喜新厌旧的风流角色。若女子把爱情徘徊在新旧之间无法抉择又来回的挑拣,就有些水性杨花,朝秦暮楚之感。
偶然读到一句话:“谁的新欢不是他人的旧爱,你的旧爱也许正是别人的新欢。”这颠沛年华里,如此说到有几分禅意。旧爱,旧的时日爱上的人,奔着天长地久去的,结果只走了小半截就分道扬镳了。光阴似刀,再回首的时候,发现与他是隔着山隔着海的。
书里写到:“青春时节,那些一意孤行的欢啊,那些惊雷一样的爱情,绝对,突兀。像初学绘画的小学生,桃红草绿,用的太过纯粹。红就红到明艳灼人,绿就绿到漫漶无边,不留白,不后退,只会一笔又一笔的添,到后来,才惊觉,是白辛苦一场。”
电影《青蛇》里小青凄然的说“我到人世来,被世人所误,都说人间有情,但是情为何物?” 青蛇她不懂什么是情,只记得西湖的波光水影,画舫游于细雨,那执油伞的女子和白袍长裾的儒生。
深宅中,长纱漫舞,流水浮灯,一对男女的痴缠,她盘在房梁上偷看,亦不懂得爱为何物。一对姐妹,眉梢眼角,无限风情。她们是妖,但妖媚而不低俗,她们腰肢轻摆,明明白白地卖弄性感,颠倒众生。最后的最后,她刺死了许仙,终于流了泪,懂得了情,却是那样的伤心,还是做妖快乐些,何苦要做人呢?
于情爱而言,不管旧爱新欢,那种轻烟般的凉,想摒弃疼痛的,却一点点渗入你的骨子里,让你上瘾中毒。
烟火中不能只要爱情,有谁可以一辈子只知言爱?
总会凉下去的,烟花一般。到后来的后来,会知道世事缠身如杂草,躲避不了,无法逃。
能逃得了吗?简直是春风吹又生一样的呢,由不得你不去顾及,不去一一拔除,小儿女家的情爱,于生而言,到底还是薄了。
有谁可以是光阴的情人,一直与之不离不弃?纵是光阴愿意,也没有那么久的生命可以相陪呀。只需记得,“那一世转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无论生命中的任何事,旧爱新欢交替,反复。世事变迁,原来,世间本多无奈,佛祖也有拯救不了的活佛,何况,是你我。
旧,念着便好,实在不宜,就弃了吧。
新,经历着就好,不必强求。
旧爱与新欢, 只有,记得。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