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怀柔月,曲水流觞续心弦
时间:2012-03-30 21:34:1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慕蓉鳕灵  阅读:

 空目山河绵缈,五津风烟,东君点检。梨香清远,素雅处何需着胭。宝瑟铮铮慢捻,复挑动百顷碧波澜。心字縠纱,****云穿。有愿醒与山扶,醉揽月眠。
  ——[双调`蟾宫曲]

  子规啼,不如归,道是春归人未归。竹篱柴荆,野溪泻玉,羁旅他乡的物主深宵披月踏露归来,但见昔日的梅邻鹤子散作云烟杳渺了尘踪。碧纱幮帐底,翠帏锦屏里,可还有昔日的欢歌笑语缱绻低回经久不歇?今夜人不寐,对夜尽倾情;望月频举觥,醉来请我影。饮至酣处,乘兴击节歌三阙,且听风住,青衫词客``````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雨声轻打梨花坠,风力曼吹柳絮飞。烟花三月天,阳春喜游地。依旧是白衣素颜的一握纤盈孤娥,临水照影缓缓陌上春归,低首缄语默揣心事。我的思绪,从来都是动荡不安反复无常变幻莫测的,理不清然。彼时,湖空一色的安静恬约,宜雨宜晴,上苍并不曾泄漏半丝天机,凌波香尘里就这样与你迎面撞了个满怀。依稀记得我这半生的来路上有过好几处如斯拐点,转角遇见,总是黯然了前尘,旋即又阑珊了后路。
  此般明媚怡然的初见,是我踽踽倦行于大漠风沙又已积重难返的长途中,云涌而起的一幅萍水写意。半是猎奇半思危,且看因缘将如何在这柳暗花明处水穷云起时泼墨抑或飞白。多年来的连环舛错九曲波折之后是否真的会迎来一个时来运转之生机。三秦驿站里,你正好打马从我的深闺石径前经过,而我刚巧推开了久掩的阁窗,于是乎,彼此便顺理成章成为对方的即景。我有嘉宾,鼓瑟吹笙。甘愿为你开放一座经年失修的城池,启扉拂尘,淡扫荣华,收留你亦略堪疲惫的得得蹄音。
  润桃夭灼灼华,洗芳草茸茸翠。原来,霜天已曙而白露未晞,魂飞魄散后以为巫山再无云,却又被谁为谁吹响了深植于胸的蒹葭。此间无数个晨昏午后的唱和,曾是妾心古井止水不漪,如今也已慢慢有了些许风生水起的蜕变。千里相逢先相知,谁竟有这样的魄力让我再不羡神仙不沾佛梵了,凡心在薄雾浓云一般的追随相思困惑里,魂兮梦兮多日间或也会恍叹一声——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回首向来萧瑟处,才蓦地发觉我疏远翰林荒置文房废弃笺墨竟已逾一季之长。纸生缁尘,笔锋亦生锈钝滞。镇日流连于烟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的尘心极易颓朽慵怠,无暇审视克己修身之余惰性大张。今宵却要沉心坐定,手捧一卷风雅经纶垂帘挑灯欲虔诚观望与那一鉴天光云影共徘徊。
  书中自有颜如玉,果然不错,呵,我早已经系情于你深深矣。字字珠玑竟掩盖不住你和善眉眼间似是而非的滢滢笑意,打湿了我空劳牵挂的视线。你是那淇水河岸茂竹修林里如切如蹉、如琢如磨,倜傥蕴藉又坏人心水的****才子么。修指劲健,撩起我一绺散落的发丝轻轻挽于耳际,软语侬侬,眸波回风却再退不去我双颊赧热的酡红。
  君子谦谦,白衣卿相,温润端方。只是那水样清浅的交谊不由让人心生淡漠之嫌。我们俩都是孤高倨傲的人,若决心牵手漫步这红尘余生,总归得有人先低下身段才行。素知我的敏感多疑有些难伺候,你的几次妥协更纵容了我的骄娇二气。好在我也常作躬亲自省,明白我虽为一介女流,却不甘心被无端冠以“弱质”的符号。对于两性力量的观瞻,我顶推崇舒婷在《致橡树》里所描述的那般,平等独立间的相互扶持,而非一方依靠甚或攀附另一方的关系。
  然而女子的心思到底是较为细腻的吧,常常不满于你的生涩冷淡累你受伤之时,便任心使性以分手二字劫持你更多的主动和付出,我终还是落了此大俗套唉。如此反复折腾,难免索然以致生厌了。你我都是从各自的曾经沧海那岸撑过来的不系之舟,今生能否修得同船渡,还依缘法自然,半分强求不来。许是现今我确已足够的失意了,所以才恢复了诗意,可这不都是因了你么。月自怀柔风自清,禁不住嗔一句——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之于你,我的性情似乎有些横塘疏影水清浅,却又能一石激起千层浪,那样的显而易见一览无余;可之于我,你却像桃花潭水深千尺,不说你静水深流深不见底,有道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素时锦年,我以为自己已经修臻“薄情寡义”的境界,殊不知,年纪稍长,知性却来不及跟上。即便未曾落得“既见复关,载笑载言;不见复关,泣涕涟涟”的笑话,却也幸免不了“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的下场。我之可悲可憎处,在于对无关之人太无情,又对切喜之物太痴心。
  花飞时雨残,卷帘处春寒。简桢说,人生应是酿一壶良辰美景的好酒,与续情的人曲水流觞。只是我更喜欢独上高楼,兀自斟酌,将平生的悲欢离合意、酸甜苦辣味就着一盏流年的苦茗酹天吞下,造饮辄尽。炽烈犹如炭火千度,冷凉宛若冰冻三尺,坦率明朗并不是不好,只是当今世道,还是沉淀内敛方能站得稳妥一些些。
  明月小楼间,不共谁青梅煮酒,或红烛夜话,惟拈一片星高云淡入缀词尾画首中浅唱低吟,如是孤单寂寥惯了,倒也十分享受这闲云野鹤般的自在。半窗幽梦微然,缥缈见梨花淡妆,依稀闻兰麝余香,无非是谁家女子又在思君不自持了。万缕千丝情网如织,何不剑舞风华快斩绮念。
  春若有情春更苦,暗里韶光度。而今我不再执一把油纸伞结满丁香匆匆走过你的人生,只凭阑驻望,送你青衿磊落的身影归去渐远。夕阳山外山,春水渡傍渡。有意送春归,无计留春住。始终要学会的是洒脱超然,看得开放得下。落花风飞去,故枝依旧鲜。若者,你有朝一日拍马重来,我亦唯有报以哂然一笑:“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