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时间:2012-03-30 07:57:2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nalanyuan  阅读:

 踏莎行寄见阳
倚柳题笺,当花侧帽。赏心应比驱驰好。错教双鬓受东风,看吹绿影成丝早。
金殿寒鸦,玉阶春草。就中冷暖和谁道。小楼明月镇长闲,人生何事缁尘老。

恰书生少年,意气犹在,只因未把阑干拍遍。回首东风吹度前事,历历澹山剩水,忆来是耶非耶,阑珊景致模糊了当时情绪。
风起万千柳绦,舞低玉蛾金茧,犹如神女玉清暗垂慵眼,和着平湖菱讴盘旋一曲霓裳;曲罢舞收,任絮染尘叶自展,更似谪仙萼绿淡舒晕眉,波底暗藏一笔九嶷青。****暂歇,别恨微吐,个中愁味自古绵延、叠加于今,更添一丝欲辨还乱的暧昧。昔日汉南繁丝,托根承脉于天庭,萦挂七彩祥瑞之气,呈一派依依浪漫风采。许是低目美人常顾盼灞陵折枝、惯看了章台惜别,更由千年离泪丝丝点点浸染仙身,诸般机缘生生把十方爱恨的见证者催成古之伤心人。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近日偶有效古者,逢友朋将离之际,已学系马南枝。更把凄怆一别折成十次相送,却难抵长路亦有尽头时。恰时又起渭城风笛,笛声急急催客远行,离人无奈折柳成笺,点水作墨,挥就相思断肠句,叮咛客中好生将息。堪怜之叶担尽拳拳之心,不禁太息柳眼之轻薄怎纳别情之浓郁。但为君故,惟心而已。
近日还有效古者,趁春风得意,或绾玉勒青丝闲,或扬金鞭马蹄疾,还学北朝独孤郎侧帽风前。繁花比俏争春,满铺活似苏绣,风动时仆时偃,仿似惊诧于玉人面,沉湎于落雁颜。容若当花对酒,子敏长天短吁,共羡一段华亭鹤唳,互辩几回鱼之乐也,把碌碌都市且作了逸世濠梁。此等****率性,惟心而已。
奈何御沟水深,不似天河浅,流不出殷勤红叶,淹没了人情冷暖。容若侍卫禁苑,明灭宫莲照人越发凄苦,供皇帝驱驰,指东不敢向西的禁忌更是减却心性的洒脱。世人皆云,近天颜达天听几可铺就青云路,那是因为身不在其中,领略不到伴君如伴虎的苦。天低云惨,木叶萧萧,随风似有歌声传来,苍凉老声如泣如诉,隐约可辨唱的是呜咽千载的上阳白发篇。少年愁交织白头怨,看似不相关的交集却掀起心底的波澜,内中的意绪皆是明知蹉跎岁月却已无力回天的无奈。月明复月暗,春秋已几度,不知是谁似有唱到:莫如放吾归去,不求朝暮赏心而作,但可惟心而已。
两鬓容易萧萧,皆因世道多艰常降风霜磨涅。容若并非不懂这些道理,不然也不会常劝慰友朋应须及时行乐、且弄扁舟把五湖料理,只不过人在深禁、身不由己,满腹的无奈孤独也只能付之一声叹息。许是寂寞的心更易感知春的气息,更懂得早春似少女倍需解语人的怜惜,才会错扮东君,悔之莫及。那年,初莺剪柳,早春飞雪,狂游作罢又似柳絮委顿尘泥,入土的刹那仿佛响起花开的声音,倾吐着身世如浮萍。多情人怜其晶莹,恤其苦命,更爱其别处系根芽,不愿她沾染风尘负了这一世高洁仙体,便信手拈花把她养在鬓边、护于眉间,续一段六花隔世凋的传奇。冰雪渐渐溶入多情人的骨血,冷香从心脾里沁出,熏白了鬓边绿影。待他偶揭菱花,会否为之愕然,原来少年白头已成他半生印迹。
纵君归来,应不识鬓如霜。

偌大的紫禁城,极目望眼,随天远而难穷,仿佛暗示着太阳能照到的地方皆是王土。夕阳余辉洒遍宫闱,点点殷红浸染得城墙更加色浓。血色映入进进出出的眸瞳,把闪闪烁烁的双眼染红。细究这一围红墙何有如斯魔力,应是见惯了刀光、听多了秘闻,最后由成河血流凝固而成。
红墙黄瓦宣示着天家荣贵,也阻断了人间温柔。一座座相仿的院落,把紫禁城构成一个迷宫,使人极易迷失于其中,迷失于历史的棋局。也亏得琼楼金殿总有故事暗涌,当值的侍卫宫娥才不会太过无聊。玉宇檐铃绾风深夜语,清脆叮当和着脉动把埋藏千年的传奇烙在心上。许是评说的故事太过惊悚,殿前栖迟的寒鸦也经不起散发出的阴森,匆匆飞起拣尽寒枝不再栖,只因寂寞宫廷冷。更何况看透一切的玉郎?
凤阁伫愁人,良久惟有明月来打扰;玉阶生春草,或因早已无客来踏青。所以,拨草寻旧路成了他一时之消遣,淹没的足迹依稀可辨,仿似逗漏此地也曾上演过三千恩宠的戏。所以,极目龙楼更是他每日必解的习题,一颗少年心随着春草渐行渐远,渐迷失在相似的楼声殿影,渐牵扯出万千闲愁。
愁的是什么,恨又是为何,叠藏于曲肠,就中之万一也难以琢磨。那个少年是否也曾幻想,有朝一日,着白袍缀银甲,持银枪跨白马,长坂一喝便可横扫六合;有朝一日,亲挽银河之水,洗净久不用的干戈;有朝一日,弃了侍卫职司,不再供人无谓驱驰,凭经天之才班列承明庐,任纬地之学图留麒麟阁;有朝一日,干脆辞别王谢堂前燕,大笑拂衣山泽,作一回千古江山能几者,也好过壮怀堕尽、蹉跎白头。那个少年应该如斯想过,因为哪个男儿不曾做过英雄梦,哪个男儿生来就喜饮醇酒、近妇人?
余之千般寻思、百次推敲虽近也远,试问管眼之能岂可窥其全豹?他的心事无法给人知道,无法使人明了,惟有反求诸己,愁向两鬓飘萧。惟有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小楼又起东风,朱帘四面飞空,明月陪人寂寞。清冷的月光下容若不禁一哂,又是一日光阴从指缝溜过,浑若平常闲事,平常得如月升日落。如常的背面,似有只无形的手早制定好游戏规则,他只能在此方圆内一生碌碌。那只手是属于天公还是皇帝,他不愿揣摩也不敢猜度。或许,尚可归罪于福因才薄。
再向东风回首,斯人已老。老于悲欢离合,老于凡尘碎琐,老于不能归去,老于明知该纵情山水却挣不脱悠悠牵绊,老于赤子心易着缁尘染。
午夜梦回,无人搅扰,可曾逢文渊马革裹尸,可偶忆夷齐辞粟首阳?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