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阳光
时间:2012-03-24 22:39: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衣袂飘飘  阅读:

这个冬天,我其实一直在跟头发纠结。从前带小欧阳出去,总有熟人毫不掩饰的啧啧,这小妮子,孩儿都这么大了。到超市买菜,亦有眼力不太好的老头老太太会主动求助,姑娘,帮我看看那个菜啥价。这些很受用的称呼,随着我的马尾巴变成金黄色的大波浪,全部成为一去不返的美妙时光。

自己头顶鸡窝,并且还是进口的,又怎么好意思再去指责小欧阳头顶的天然鸡窝呢?我们母子持续了多年的头发大战,也籍此走向了和平共处时期。

只是,每逢我费力巴拉的捯饬头发,小欧阳都会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幸灾乐祸得狠。如果你知道概况的起源,估计就会跟我一起感叹儿心之炎凉。

事情的起因是这个样子的。

某天,我边吃饭边打量坐在对面的小欧阳,简直陌生到惊秫。他的长发,已遮盖了三分之二的脸,只露出五官,类似于人猿。于是理发这个事情又提到了议程,然后又是他千篇一律的抗议和搪塞。鉴于劝说、诱导、哄骗、呵斥等招数均已失效,亲爱的欧阳在周末主动请缨,我们老两口一左一右,连胁迫带强制着把儿子“押”进理发店。

我不知道其他男孩子是否如小欧阳这般护头发。在我的记忆中,除了剃胎毛他还懵懂到不知反抗外,越大越顽固,每次都能搞得惊天动地并让我们精疲力竭。果然,理发师刚打开工具箱,他立马反弹,拔腿想溜。他老子赶紧拦在门口,并让小欧阳自己跟理发师交流,理一个自己喜欢的发型。

设计师也是一个小年轻,时尚却不及小欧阳好看。虽纯属刺猬夸儿光黄鼠狼夸儿香之经典母范,眼见得他在小欧阳头上摩挲研究,热烈地建议染烫且小欧阳相见恨晚地一拍即合时,我还是吓得大惊失色。他老子比我稳重,期期艾艾着先期提醒:你还是在校生···如果这样,老师会不会不让你进教室啊?

显然是误导。小欧阳闻言激动得双目放光,估计是真想亲领一番被逐出校门的少年滋味了。

哪有学生烫发染色的?别忘了你是学生,学生得有学生样!我气急败坏地反驳。

正处在逆反期的小欧阳,原本就爱向我挑战,此刻更是奋勇向前:学生样又是什么样?不是你自己说烫发能把人显得成熟么?平常你总嫌我幼稚,我让自己成熟又有什么不好?

那是我们女人之间关于烫发的交流,跟你的烫发性质是根本不一样的。

是你自己不想老去,所以总希望我傻乎乎的幼稚着。

我···

已逼上梁山,老娘只得豁出去了。于是强压怒火,心平气和着谈判:你先把头发理短一点点,然后跟爸爸回家做作业。妈妈留在这里烫发染色,以后,如果你感觉妈妈更像你想象的那种成熟的妈妈,且也不嫌弃妈妈护理烫发的过程太麻烦,你再来这里烫发染色。可好?

小欧阳父子只知我惜发如命,却不知道天下母亲,爱起孩子来简直不要命。小欧阳毕竟还是孩子,原本只想逞口舌之快,见我如此慷概,居然出乎意料到不知道咋办才好。欧阳又趁机在旁指引,他便乖巧的顺从了。

折腾了小半天。待我顶着不是我的金黄脑袋回家,那父子俩纵情围观并点评,好像亲历了外星人,狐疑而又居心叵测。

我淡定再淡定。

刚开始的时候,图个新鲜,每早还会悉心护理。久而久之,因为懒或者忙,不是很重要的日子,满头卷发就随意挽在脑后,被动的接受了小欧阳所赐予的“黄狗尾巴”之殊荣。

而小欧阳刚萌芽的烫发染色之青春激情,就那么悄无声息地被冰冻雪藏了起来。即便被我提及或者怂恿,他也神情淡淡,偶尔还会用我的话来回敬我:我还是学生,怎么可以烫发染发呢?学生得有学生样。

彼时,我们还会相视一笑,心底都感觉无比快乐,有着母子连心的暖。

前两天,小欧阳跟我说。妈妈,你的头发长得好快啊,黑色越来越多。你要不要都染成黑色?这样,你就不必花那么多时间护理头发了。

我才不呢。那片黄色,分明是这个寒冬投进我脑海的那一米阳光啊。

后记:

再不更新,显然对不住热心博友。你们的纸条、短信、身影,均已收到看到并铭记。不一一回复,只是在这里说知:你们在,我就在。

生有生之欢喜,冬有一襟寒香。

若这喜欢这寒香由别处来,欣然接受。

若无,我跟自己讨要,我在自己的心田培植。

祝好!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