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人生的永动力
时间:2014-08-21 16:48:4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爱情,人类最高尚最纯粹最神圣的情感,古往今来,诗人们留下了许多赞美爱情的脍炙人口的诗篇。

  《诗经•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伊人”的朦胧美、梦幻美,成为千百年来青年男子追寻的偶像。乐府民歌《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对爱情的义无反顾,震撼人心!唐代王维《相思曲》:“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晚唐李商隐《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相思之痛中,寄予着对爱的希冀和憧憬。宋代李之仪《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纯朴的诗句,表达出即使终身不能相伴但只要心在一起此生亦无憾的忠贞。宋代秦观的《鹊桥仙》:“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莫莫。”更是对爱的升华!中国现代诗人中,舒婷《致橡树》《神女峰》,戴望舒《雨巷》台湾作家席慕蓉《七里香》《无怨的青春》中的许多诗篇;外国作家莎士比亚、歌德、爱伦坡、白朗宁夫人、阿赫玛托娃等人的爱情诗,成为人类共有的精神食粮,是开在文学大观园中永不凋谢的奇葩。

  时代不同、阶层不同,文化、身份、处境不同,爱情的模式和标准不同。才子佳人、红袖添香、郎才女貌,是中国古代人们推崇的理想的爱情模式。唐白虎点秋香、司马相如与卓文君、东吴的大乔二乔……为人们津津乐道。同样的时代,爱情对一个没文化的普通老百就是柴米油盐过生活,就是传宗接代。在民族多灾多难的年代,个人爱情,往往与政治连在一起,与国家命运紧密相连,有时爱情成了政治的筹码,甚至是牺牲品:王昭君、文成公主、西施……许多仁人志士,为求民族独立,牺牲个人的爱情。林觉民《与妻书》“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匈牙利诗人裴多菲,许多共产党人更是如此。当今,明星嫁豪门,“高富帅”成了女子择偶的标准。时代发生了变化,爱情观也在变。

  爱情,也因不同年龄,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在年轻人那里,爱情是激情,是火焰,是花前月下,卿卿我我,耳鬓厮磨,是玫瑰的鲜艳与芬芳。在中年人那里,爱情是拼搏的事业,是家庭的责任与义务;在老年人那里,是生活的陪伴,是傍晚的时候一起看落日……

  没有爱情的人生,像花朵没有颜色,大地没有生机,天空没有云彩,大海没有波涛,没有爱情的人生,是残缺的人生,苍白的人生,痛苦的人生。

  爱情需要保鲜,需要用心经营。当人们不再为日常生活操心的时候,对爱的渴望表现的尤为强烈,常常感叹婚姻爱情的坟墓。

  毋庸置疑,爱情需要包容!而我以为,真正的爱情,是超越,是创造,是升华!从外表到内在,从物质到精神,彼此都是一种升华。对生活,充满热爱;对事业,充满创造的激情;真正的爱情,是不断创造美好生活的过程。这种美好,表面看上去好像只属于个人,实际上也是为社会为他人,创造物质和精神的财富。

  有人说,男人征服世界,女人通过征服男人征服世界,这话很有道理。好男人,爱江山,也爱美人!

  爱情,人生的永动力,支撑着世界井然有序的运转!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