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一朵花的时间,我与谁对望
时间:2012-03-24 22:35:3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文竹若风  阅读:

隔着一朵花的时间,我与谁对望

自1996年大学毕业后,就告别了那座山城,告别了那湿漉漉、雾蒙蒙的南国,告别五湖四海可爱的笑脸,回归故里——河南。

刚毕业那会儿,人在故土,心还在南国漂泊。偶尔还能听到鸿雁传来的消息。后来工作步入正轨,生活也因成家立业而饱满,久而久之,那份少年情愫就渐渐淡了,和同学的联系也如飘渺孤鸿影了。

沉没在生活的洪流里,暂时忘却某个旧城。而记忆却时不时地暗示着我,那些不能忘却的故事再次宛然开放。譬如某个闲暇的午后,心血来潮整理书橱,于是,一些不可避免的细节被触碰,被惊醒。纪念册上的文字和笑脸倏然复活,嘉陵江的滚滚波涛挟裹着南国的风浪一遍遍亲吻我。哦,那些以为早已沉睡的情节原来一直都在,一直都葱茏着。而我在世俗的沉浮中一边回忆,一边忘却。

辗转联系上几个同学,关系接续的一刹那,我们是如此激动而兴奋。我丝毫不怀疑彼此的真诚和惊喜。可是,激情过后,复归沉寂。十几年了,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圈子,全不像学校时候那般熟络了。我们之间理所当然地树立起一个世俗的屏障。那份失却联系的焦灼和即将见面的兴奋,在见面之后,旋即退潮。就像一杯刚刚还在冒着热气的咖啡,被遗忘在风里。

人还是过去那个人,心却被分割成若干小空间。我们能给彼此的远不如大学期间的分量了。窗外的阳光一遍遍涂抹着凌乱的思绪,风如昨日一样温和,而我们却再也回不到原点。有点小小的失望。好在终还是联系上的,这也多少是个安慰吧,多一个念想的对象,于生活,也是一份意外的馈赠,不是吗?这样想想,心里释然。

想起远离故乡的那段岁月,离不开这样一群人。他们(她们)是我的老乡,河南宜阳县人。算上高我们一届的,偌大的西南师大宜阳籍老乡也不过十七人。为了这十七个阶级弟兄的深厚情谊,我们差不多每周都要小聚一下。其实聚会的地点也很受局限,那个年代,每家每户都不富裕,也没有多余的闲钱出去游玩。横竖不过是校园、嘉陵江边或者附近的山头。娱乐的项目也不多,野餐、打牌、登山或者看电影等。但也正因了这些活动,彼此之间的联系十分频繁。这种亲近的关系一直持续到各自毕业。

毕业是一道分水岭,我们都隐没在时光的背面。再加上当时通讯的不发达,杳无音信也是必然的事。也不知道是哪位热心的老乡牵头,组织了时隔17年之久的这次聚会,2012年初七的晚上,昔日相逢在嘉陵江畔的十六张笑脸,再度聚首。除了远在天津的M未能亲临,其他能到的全部到席。

隔着十七年的风雨对望,多数人的相貌并没有多大改变。大家就业的情况也都差不多。师范毕业的,自然从教占绝大多数。为数不多的老乡或者进了企业,或者自立门户做了老板,总之大家的情况出入不大。我们之间也没有谁大富大贵,也不存在谁十分窘迫。但有一点共同的感受就是:钱还是不够花。这个是实话。

介于钱不够花的现实,大家提议聚会AA制。这样谁都没有太大负担,大家也可以玩得尽兴一些。酒,没喝多少,但气氛到了,每个人脸上都是红扑扑的。透明的液体在顺着喉管滑落的一瞬,有些情感再度升温。于是,有人提议两年一聚,联络联络感情。看得出来,每个人心里都有这种渴望,那张缘分的网,早已把我们深深围住。

隔着一朵花的时间,叩问彼此,一些温馨的情节回眸。西师的桃园、李园、快活林,西农的刀削面、露天舞场,北碚的火车站、沉默的逸夫楼……

话题自然还要从湿漉漉的过去回到现在。当年我们傻乎乎稚气未脱,如今已是拖家带口成熟稳重的中年男女,这中间的跨度和角色转换,怎能用一两句话说清楚?看着已经撵上自己身高的孩子,我们还能忽视时间的力量吗?

今夕何夕。那些春天的蓓蕾,终要经历夏的暴晒、秋的历练和冬的窖藏,才能幽幽绽放出异彩。人到中年的我们,恰如杯底的茶叶,总是需要一些契机,被感情的沸水冲泡,而后散发出清香。

或许,有些出发和抵达,只是一个原点的偶遇。当我隔着一朵花的时间,再度与你相遇,我只想轻轻的问一声:朋友,你还好吗?

我一直相信这句话是有温度的,它来自我们彼此心灵的渴望和某种姻缘的维系。无论如何,请相信我就在春天之外,等你回眸!

2012.2.4(1603字)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