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
时间:2014-07-20 16:06:2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窗户玻璃上的颜色逐渐泛青,何漫再次举起手机查看上面显示的时间。

  凌晨4点,悬挂在对面的老式空调“呼呼---呼呼”的释放着并不太冷的冷气。何漫很怕热,这样的温度与湿度,她实在没有办法安睡,加上边上的男人重重的呼噜声。于是,她就这样醒了一整晚。

  还没有到可以起床的时间,何漫捋了下后颈的头发,再次转过头看向她左方的男人。单眼皮,并不算高的鼻梁,还有下巴扎了自己无数次的胡茬。在何漫所认识的人当中,他绝对不是最好看的,但却是她觉得最有才华的一个。怎样形容那种心情,在自己不能感悟到的艺术精华中,这个男人可以。

  他叫顾宇,那次画展中认识的。

  在何漫为期不长的艺术生涯中,他就像星辰那般闪耀,尽管这颗星星只有她看见了。但何漫觉得这才是自己的眼观独到之处。

  回到家,何漫放下略显沉重的背包,走到厨房喝了杯水。在橱柜的深色玻璃上,她看见自己褐色下垂的眼袋。熬夜不是没有的事,但这样躺在床上却整夜的睁着双眼着实不好受。面前的自来水龙头滴答滴答的渗透,何漫就这样站在厨房盯着水珠中若影若现的自己愣了5分钟。

  等她回过神来,是听见了泡泡(猫)的叫声。她打开水龙头,用冰凉的水匆匆抹了脸,又到卧室换了衣服,提上包。再次出了家门。

  直到大学毕业之前,她一直认为爱情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两个人两情相悦于是便可顺理成章的在一起。假如对方不喜欢自己,就一定要帅帅的走开,绝对不能倒追。

  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点让她失去原则。

  顾宇比她大10岁,他能在喊她小朋友的同时又将手伸进她的胸罩。何漫搞不清楚自己当时在想什么,只感觉耳后跟有一丝清凉的风,一阵一阵的。她仔细的想过到底爱这个男人哪一点。

  爬了两层楼梯,到了勉强还算公司的工作间。何漫只是个低级美院毕业的毕业生,当初要死要活的想要学画画。毕业之后的工作却如此不尽如人意,为了能维持艺术家这个称号,呆在这个简陋又破小的出租屋里,设计着没有人要看的海报。拿着微薄的工资,粗茶淡饭的养活自己。以为有着这样浓厚的艺术精神,会更惹人喜爱,现在却追着邋遢的大叔,陷在泥沼中,不知如何逃脱。

  最初的时候,何漫一直以为顾宇也是喜欢她的,只是天秤座固有的的特性,他在一个选择题中选择逃避。他说过,他很在乎自己的前女友,但他却因为自己过分追求艺术而放弃了他。何漫觉得,这样的作为,至少自己不会。她所要追求的就是艺术家。

  但顾宇却在犹豫,在不停的犹豫,除了在解开何漫内衣带的这件事情上。

  又是一个加班后的夜晚,路灯下能看见细如丝般的雨。落下来,黏在头发上,很不舒服。何漫撑着把红伞,站在路灯下,静静的看着路面车灯的变幻。一直以来,她都想当一个主角,所以她会撑一把红色的伞,会背颜色最奇怪的包,说最引人注目的话。也想和最特别的人在一起。

  雨水加大了在伞面上冲击的力度。右边有风吹了一片树叶在何漫的脸上。

  电话想起,她迟疑的打开接听键。

  “漫漫,晚饭吃了没有”

  “没”

  “还没有啊,那下班了吗?”

  “嗯”

  “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累不累啊,要不妈过些天来陪陪你,实在不行就回来吧。。。。。”

  电话那头似乎还有半句话没说完,何漫就挂了电话。长大之后,家的概念就很模糊,就像慢慢成型的青蛙,以前蝌蚪的样子,已不想回顾。

  回到家,打开灯。泡泡躺在沙发的软垫上,秫的抬起头,看着何漫把钥匙放在桌上,对视一眼,走到厨房帮它倒好猫粮,懒懒的坐起。小时候的它还经常性的依偎在她身边卖萌,现在因为一天不超过3小时的闲暇时间,何漫觉得,泡泡快不认得自己了。

  昏暗的灯光,杂乱的卧室,极力克制呜咽声的女人。

  这是一段枯燥的故事,何漫决定为它画上一个句号。她跟顾宇说,自己离艺术家这个称号实在太远,既然无法到达,就干脆放弃。她想回家了。

  迟疑了5秒,他的眼神在闪躲。何漫觉得无论对方说出好或者不要,她都会崩溃。所以在那之前,在他开口之前,转身离开。这是一个傲慢的女人,她不想做某人的替身。

  5米,10米,20米。。。。。。

  那个男人最终跑了过来,拉住了她。

  “以前,我和小洁准备一起去西藏写生,我们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就是没有准备好两个人会分开。。。。。。现在,你和我一起吧。。。。你,以后会是一个画家。”

  像喀嚓喀嚓转动的轴柄,中间缠绕的线条被绷紧了,空间如同被一双手揉压扭曲,夸张的变了形,某些东西被远远的抛开,而某些东西被缩到了面对面的距离。

  何漫回到家门前放慢了掏钥匙的手,转过身来漫无目的看着长长的街巷。

  “小漫,回家了吧”

  “嗯,回了”

  “老爸上次跟你说的事,你考虑了吗?”

  “想过了,我。。。。”

  “没事,你做什么,老爸都支持你,别听你妈,她更年期了,说话是烦,你别难受。。。”

  “。。。。”

  “喂,小漫你在听吗?”

  推开房门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泡泡,躲在窗帘后,听见声响,就跳下了窗户。

  好几天没有认真的看过镜中的自己,眼角的下方不知何时又长出了一颗痣。若将它放大些,也许就能看起来更让人心疼了吧。

  这个不到20平米的出租屋,从搬进来起,就没有认真的收拾过。何漫此时一张一张地整理翻看之前的画作。

  泡泡趴在一边咬着一根线团自娱自乐。

  这幅画,因为画面太过朦胧,起了个名字叫《雾》,只画了两个小时,却是最受欢迎的一幅画。最看不清的才是最美的吧。

  脚下的泡泡越闹越起劲,却不小心把自己缠了进去,满地翻腾。碰了几次桌脚,就是没有办法摆脱线团。

  清晨睁眼的第一件事,是想到顾宇。想到即将到来的西藏旅行,他们会不会因为这一次的相依为命而永远的在一起。既有好感的两个人在一起为什么会这样难?

  何漫披了件外套想先过去给泡泡倒好猫粮,却怎么也找不到它。阳台上的窗户没有关好,边上放着的仙人掌被打翻了。它走了,毫不惋惜的走了。甚至没有和一起生活了4年的她道别。

  何漫最终撕了那张机票,洒在风中。

  想要看清事物的本质形态很简单,换一个身份思考。

  “喂,爸,我明天回来。。。。。嗯,不用,我自己就可以。。。。。好。。。。。。。”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