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等分离
时间:2014-07-11 14:54:1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卧室的窗台上放了不少花草。朋友来我家,看到说你还真有意思,难道想在床上等花开吗?

 
  等,是一简单的字,我却不喜欢。
 
  小时候,妈妈带我去集镇。妈妈因为要买很多东西,带我不便,把我放到一个地方,并叮嘱我一定要等她回来。那时仅有八岁的我,第一次等人,站在一个热闹的环境里,看着很多人从我面前走过,却没有一个是我要等的人。半个小时,像过了几个世纪。
 
  从此我不等人,是因为在等待中那种焦急、不安、无助的心无处安放。心,四处游离着,人恍惚着。只为一个约定,魂不守舍。
 
  那滋味,只有等过人的人才知道。长大后,无论参加会议、亲人、同学聚会,我都不会迟到,因为我不想让人等。
 
  遇见你,改变了我。
 
  与你相恋后。一次,我们约会,在柳月弯的夜里我等了你三个小时。你到后,心中很愧疚,抱住我不停地说:“宝贝,让你久等了。”我幸福地说:“没事。只要你爱,为你,我愿意。”
 
  原来,原来爱上一个人,可以为他低眉,低到不认识自己。
 
  在电视上看到赵丹枝的故事。赵丹枝十几岁与人恋爱,爱人要去远方,分别时男友说:“你等我,我会回来娶你。”赵丹枝为了这句话一等就是60年,从青葱少女等到白发苍苍,如今她已80岁,对过去无怨无悔,有人不解地问她:
 
  “他没回来找你,你恨他吗?你为什么会一直等?”
 
  “我爱他,怎么会恨她?我相信他会回来,他即使不回来,也一定有他的事情耽误了。”
 
  她的故事感动了我,我把她的经历说给伯母听。伯母说在二三十年代,女子与男子多是幼年父母做主婚配。正巧那些年赶上动乱,到处都是抓壮丁的,若是男子被抓做了壮丁,也不知何时回来?更不知会不会回来?很多女子多是等,多年过去。回来的是幸运,两人你娶我嫁,不回来,女子多是孤老一生。
 
  爱可以如此痴,张爱玲算是一个。张爱玲一个妙龄少女,才华过人,遇到胡兰成,便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一代才女在自己的爱人面前没了自己。时局政变时,胡兰成离开,张爱玲说:“那时你变姓名,可叫张牵,或叫张招,天涯地角有我在牵你招你。”
 
  胡兰成离开张爱玲,四处逃亡,最后跟着斯家逃到温州。花心的胡兰成在这里生情落根,爱上范秀美。此时他忘了自己的妻子,忘了爱玲的爱。张爱玲担心胡兰成,一路追到温州,看到胡兰玉与范秀美一起,她没说什么。
 
  一日,张爱玲觉得范秀美是个美人,自愿给她画像。张爱玲画,胡兰成在一边看,张爱玲画了一半,待画嘴角时,她看到胡兰成与范秀美的样貌越来越像,这大概就是别人说的夫妻相,她想到这些,心中一痛,再也不画了。离别时,下着小雨,胡兰成送她,她说:“你到底是不肯,我想过了,我倘是不得不离开你,亦不会寻短见,也不能够再爱别人,我将只有萎谢了。
 
  爱到如此,何止是悲?
 
  我和你本是恩爱的一对。爱情牵着你我的手走过春夏秋冬,时间被岁月磨碎。誓言剩的寥寥无几。爱变成了一个壳,空到人在地上站不稳。情长成了一个梨,外表很美,很甜,内心如何唯有自知。
 
  在分分合合的交错中,你曾包容过,我也无数次低头。为爱,为你,泪水浸透月光,心底的寒,如千年的冰潭,一碰就痛。
 
  今天,从来不会说粗话的我,嚣张地骂了你。我的粗言恶语与无理,你定是不会知其中意思,我也将不会说什么。
 
  只等分离。
 
  说真的,我爱你,比你爱我多很多,每次在电话里道别时,我总是最后一个挂电话。在信息里,我发的信息像海绵床垫比你的少言寡语不知厚了多少倍。在QQ里,美丽的我,从不告诉别人我的相貌,也不告诉别人年龄,这所有的,所有的一切,只因为我爱你。
 
  对你,我以为说不出分离,没想到也会轻易说出口。
 
  几个小时后,结果在意料之中,你离开了。
 
  我站在阳光里看梨。你一半,我一半。捡起记忆,一个向南,一个向北……
 
  转角处,我捧着梨,像似捧着你,坚强的我再也不能自持,痛哭一回。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