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荒
时间:2014-07-03 12:22:0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浊堪  阅读:

   没有朋友,没有家人,就连出生都不被任何人祝福。我到底是以怎样的个体存在于这个圈子。十一月,才来的冬季让人觉得过了很久。裹着塞满烂棉絮的厚大衣,脖子微缩,加快步伐,仿佛想要走到世界的尽头。

 
  人可以分成几种角色?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老师眼中平凡的学生,朋友身边不可离开的挚友,刚步入下流社会每天赶地铁的青年……
 
  反正都是要被埋在泥泞潮湿肮脏的烂泥里的人,再成功再失败,我们都一样。最不同的就是他的墓碑比他的昂贵,他面朝阳光,他躲进黑夜,他的名字被记住了,他连有没有存在过都不会有人知道。
 
  谁不喜欢闪闪发光的人?
 
  门开启时嗞嘎作响,蓝色掉漆木门布满的蜘蛛网,狂风透过窗户缝隙发出呼啦声声,与电闪雷鸣相比更能刺激我的神经,让本身躁动不安的我变得更加躁动不安。
 
  你是否也曾被乱七八糟的思想折磨的神志不清,还是这是要长大的节奏。寄生在粪便池里白到发黄的蛆虫正在一点一点的吃掉我的脑袋,它们在其里生长、交配以及繁衍。我毫无防备,等待吞噬。
 
  摇滚乐震的耳膜生疼,你是不是也喜欢在人群中戴着耳机,把音量调到最高,听着你和我和他都爱的音乐,然后淹没其中。
 
  烟雾缭绕的村庄,被熏黄的树叶掉了一地,河水在微微颤抖,对面的房屋窗户像一双双眼睛在看着天,看着地,看着我。鼻翼周围充斥着秸秆被焚烧的味道,反而比新鲜空气好闻的多。
 
  想起前段时间看的一部韩国电影,名字叫《婚纱》,情节很感人,我也会不自觉地跟着主人公哭和笑。内容讲的是伟大的母女情。母亲是一位婚纱设计师,单身妈妈,和女儿本该是开开心心生活的,后来查出自己得了绝症,一直瞒着女儿。她怕死了以后还未懂得人情世故的女儿一个人无法生活,她教女儿骑自行车,教女儿如何与同学朋友和睦相处,尽管她被病魔折磨的体无完肤。女儿在得知真相后,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站在母亲病床前哭着说,没有你我也能活的好好的。母亲在离开人世前为女儿亲手设计了世上独一无二的婚纱,然后安静的走了。电影结尾就是小女孩一个人撑着黄伞站在雨中。
 
  这种感情,我似曾拥有,又从未拥有。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举世皆清我独浊,众人皆醒我独醉”
 
  房间后窗外是碧蓝洁净的天空和视线范围内的半截错综复杂的树枝,它们像是框在墙上的一幅画。夜晚的时候这些树枝显得异常诡异,白天的时候显得安静迷人,带着一股神秘感;春天的时候它蓬勃生机,犹如一位体格健壮的少年;夏天的时候知了攀附其中唱歌,为其增添生气;秋天的时候,掉光了树叶,就像年过花甲的老人;冬天的时候,被一层层白雪覆盖着的它,透着一股莫名的倔强,即使年过花甲,反应迟钝,行动迟缓,我也要努力的活着。
 
  生命的本质是机体内同化、异化过程中这一对矛盾的不断运动;而死亡则是这一对矛盾的终止。
 
  史铁生想了好久才弄明白的生死之论: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了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综上所诉,上帝交给我们的事实,不就是要我们为了死而活么?
 
  那么多过去怎么来得及回忆,满头白发也止不住的殇。广阔无边的天空之梦境在我面前变成了平坦崎岖的源远流长的河水之道路,肃然送礼的大山之蜡烛变成了柔软的细沙之棉被。一望无际的田野之过去变成了萧萧瑟瑟的秋天之回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