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的心事,我愿意再去爱你
时间:2014-06-12 17:31:2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赤道蚂蚁  阅读:

 

  五月骄阳洒下暑热的网,将兰的心事述说成为这一季落英的伤感,你曾经说我若兰,清清雅雅,又随心傲然,你说我就像兰的花语,纯真、无邪。那时,我宁愿相信你,我以为这样的信任会是一辈子。可是许多年后,当我们把一段情感走成了陌路,我混淆了曾经的曾经还是否属于似水流年。此刻,五月的风徐徐吹落了斜阳,清清浅浅的薄暮静静地遮住了霞光。我兀自在清浅的水域里,采一片莲叶,舀一碗湖中月,继而洒进满天星斗,将心头爱恨作别最后的长亭。

  那时,我们还年轻,你问我十年后是否还能想起你,是否还能记得你的样貌和声音?那时,我只是侧身掩住潮湿的眼角,不让那样的一份尴尬羞辱了彼此真挚的愿望。遗憾的是,那种忧伤来得太过猛烈,你问过以后,而我只好无言以对。

  十年,到底有多长?我在细细碎碎的时光里仓促地记起,又仓促地遗忘,我一直都未曾如此体谅过这样漫长而又冰冷的岁月。这种撕扯着孤独,让绝望肆意蔓延的无助,与当初我们相逢的短暂时光相比,十年,真的很长,很长……长到使广袤的荒原变为燥热的村庄,使海市蜃楼泯为苍茫河塘。就这样,渐稀渐远,又渐远渐稀,当十次夏至,十场梅雨冲刷掉关于我们的所有记忆,那些曾经一度誓死不忘的痴男怨女,在时空的间隙里也隐隐绰绰,直到化为了轻轻摆动的影子。

  十年了,我将这种恐惧习惯成了自然,这种自然已经将曾经无情的流逝与遗忘,慢慢地飘散成窗棂之外的清风,轻轻的、凉凉的,不痛不痒的样子。

  我总是会记起当初你说过的那些话,那些声音仿佛就在昨天。你为什么能轻易对我问出那样沉重的探寻,又怎么能够许下那样渺远的承诺?并不是我的薄情,让你的欺骗在我的心里变成痛恨,我只是无力面对世事的跌宕,面对它们我是如此的力不从心。许多年了,我始终都无法原谅一个男人的背叛,连同他卑微的软弱,我不管那个男人是谁,更何况是你?

  当初我试着松开了拉着的你的手,我背离了人世间最温暖的港湾,孑然一身将曾经的誓言焚烧得一干二净。我离开了自己最亲近的知心朋友、兄弟姐妹,试图在一片洁白的土地上洒下孤独的种子,借此来忘却你,还有那些曾经的美好。隔着平静的玻璃窗,我依稀还能看到在灾难来临时,她总是第一个挺身而出,为你挡风遮雨;你说过在寒冷的冬夜里她会将你冰凉的双脚窝入怀中,我终于确信了这样的事实;你说你不会不计较得失和谗言,就像不留恋旧爱和偷欢,你说你愿意用身体去呵护她,你说你是真心的。我终于相信了你,在离开你之后,我没有问过类似我是谁这样的问题,毕竟,我已经不是你的了,起码在你决定背叛我的一刹那。只是面对你们的甜蜜,我羞怯得难以启齿,我只能沉默。在她那里,你的软弱被支撑起一片蓝天,而我也终于明白,原来你的软弱源于自卑和羞赧,以前是,现在是,将来更是。

  在你将所有的软弱,一览无余地暴露在我的面前,面对着你的窘迫,我依旧是无言以对。其实,我愿意爱你,如果,你批准;我愿意爱你,如果,你改变。

  周遭没了你,我习惯了这种平淡,我的生命本是一场深重的劫难,关于爱情的稀释,其实并不足以软化它的苦涩,尤其是孤单,更让人可怕。于是,我只能在偶尔的回忆与自省过后,才猛然发觉世事难料,人情惨淡,情如此,爱更如此。

  我渐渐地学会了沉默,懂得了慈悲,我就像一株兰,不言不语。我明白你我并非主宰,而皆为众生,在无数个孤独的夜里,我唯有祈求祷告:如果可以,请上仓宽宏,还我一个苍凉的愿。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