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远方
时间:2014-05-26 17:07:2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独语斜栏  阅读:

00618.jpg

 

  【1】君临紫禁城

  坐在大巴车的最后一排,我一边看窗外道路隔离带上盛开的月季,一边看一块又一块忽闪而过的路标:双桥,四惠东,东单,长安街,有些恍然,终于站在广场上,眼望着四方,还疑惑着,这些地方,究竟有多熟悉,又有多陌生?

  清晨的阳光缓慢柔弱,远处的牌楼、纪念碑、大会堂在阳光下迷离而绚烂,这时候,长安街是一条紫色的缎带,天安门是缎带上最浓重最夺目的一点,以为在画里,却分明有川流不息的车子和如我般安静行走的游人。我不知道那守望了百年的石狮是否已经疲倦,当我抬头仰望时,那精雕细琢着祥云和瑞兽的华表,却依旧有着冬日的沉默和肃杀;我也不知道我现在亲眼目睹的这些风景,譬如长安街、天安门城楼、护城河,以及整个的广场,终有一天,它们会重现在我的脑海里吗?这一刻,我已经茫然无措。

  每一次旅行都有不一样的心情,欣喜,愉悦,落寞,或者沉重。当我抚摸着城门上平滑的狮环和铜钉穿过端门时,日光已经在那些整齐的廊庑和雕画精美的雨廊上投下了朦胧而浓重的驳影,东西北三面城台相连的午门高大宏伟,连同五凤楼,宛然三峦怀抱,五峰突起,在我目光抵达的瞬间,是一股无名的威严。呵,紫禁城,我来了,而你,是否依旧?

  我不知道这道宫墙,隔绝了多少自由,锁住了多少爱情,譬如终于君临天下,却失去了自己,失去了最心爱的人,暗夜里,有多少只属于自己的落寞和悔恨?站在汉白玉石桥上,不去看它的雕刻有多精细,造型有多优美,只一个“白”字,已经是周围高大恢弘的红墙黄瓦中的素雅美丽。不远处有鎏金的铜水缸,铜铸的狮子,涌动的人潮里混杂着太和门广场悠久历史的介绍声,顺着他们的目光,我看见铜水缸和铜狮上有着精细到毫发的工艺,上面的刀刻刮痕却历历在目,这是历史的屈辱,一刀一刀划下的痛,我们都能懂。

  阳光开始一点一点地覆盖太和殿,那些金色的嵌纹,贴金的彩画,生动的脊兽,以及重檐庑殿顶都反射出绚烂的色泽,连同三层汉白玉石雕基座和十八座铜鼎厚重的青铜色,都让人想到了穿越。若是眼前没有发出啧啧惊叹声的络绎不绝的人群,若是宫门紧闭,我可不可以在栩栩如生的铜鹤、铜龟和日晷里看见历史漫漫的长卷?皇帝在这里登基,在这里接受文武官员的朝贺,文武官员也在这里参加各种典礼,有多兴盛,有多隆重?时光最无情,转眼已经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昔日的金銮殿,现在,空无一人。

  之于恢弘的宫殿,宽阔的广场,我更喜欢看角楼在阳光里投下的墨色的疏影,喜欢看殿宇上那些青色黄色绿色交错着的翻复的花纹,喜欢看朱门的锁扣上细微的凹凸组成的纹路,我却不知道有多少人去惊叹过它的美丽,有多少人去仔细地辨认过它的精致,如同汉白玉基座上的栏杆,供游人休憩的长椅,一定也有着不为人知的深深落寞。

  红墙。金瓦。碧空。深宫内,有多少人曾经在这里仰望?那些方格的木窗,斑驳的朱门,青铜的灯座,精雕的雨廊,失修的画壁,又掩隐着多少刹那繁华,埋葬了多少人的如花年华?

  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可是紫禁城于我,即使到达,又如何到达它的深处?匆匆一瞥,是记住了它的庄严繁华,还是记住了它的清寂落寞?它曾经经历了那么辉煌和惊心动魄的年月,如今,却只是一座让我们行走回忆的城。城里,有繁盛,有威严,有疼痛,有叹息,以及掩藏在繁复花纹背后一个个远去的故事……

  【2】万里长城万里长

  如果孟姜女万里寻夫的传说是真的,那么我们去往长城的路,必定也是迢迢的。清晨五点半出发,抵达八达岭长城的时候已经八点,我笑,我们终于好过孟姜女,她在冬天来临的时候起程去送棉衣,到达时已经是来年的满目风拂柳,春意早盎然。

  车子慢慢驶近,我看见了逶迤在山脉上的城墙,可有些心情就是奇怪,比起眼前绵延在崇山峻岭上的残破长城和耸立在孤峰绝顶上破败烽隧,我更能够想起当初它是如何修筑的,那些只出现在文字和电视里的镜头此刻是如此的亲近和遥远;我还能想起自远古以来守卫疆土的将士,从秦长城到明长城,它抵御着不同时期的外敌侵袭,而将士们在这里,走过的是铁骑戎马的一生,清苦孤寂的一生,如同曾经读过的唐边塞诗人高适描述的一句:“倚剑欲谁语,关河空郁纡。”

  乘滑车上。我错失了从城台到北四楼的旖旎风光,但我能记得我从滑道出来初见长城的惊喜:远山秀丽苍翠,巍峨险峻,如巨龙般的长城就在莽莽山峦上静卧绵延。北方的山峦有着它特有的雄沉刚劲,起伏着,一望无垠,那时候,不知道是长城因了山势而更加雄伟,还是山势因了长城而愈加险峻。脚下,是匀称而平滑的砖石地面,那已成凹形的青砖必定已经经历了岁月的研磨,内侧的女墙柔美,外侧的垛墙亦如男子一般刚毅,整个城墙的青砖已经褪色,看上去枯硬苍灰,那是风霜雨雪的侵袭,也是漫漫岁月里时间的流逝。

  我有些恍然。初见长城,如此宏伟,而宏伟的背后,是沧桑,寂寥,还是沉默?

  风很大。游人很多。敌楼里很拥挤。我沿着墙边经过仅容两个人侧身而过的小门上,起初跑着,慢慢地,慢下来了,脚也开始酸了,坡太滑,太陡,我甚至不敢往回看,好象稍不留神就要滑落下去一样。但是,当我站定,当我回首,我发现我脚下的长城居然如此丰盈,它不动声色地将我和如我的游人包裹在它狭长的怀里,亲近而温暖。

  空着手登长城尚且这样气喘吁吁,当初筑长城如何?当初守长城又如何?我实在不知道这座城墙到底走过多少如我的游人,有多少人在惊叹它的雄伟,又有过多少人在感叹它的风雨历程?它有着太多的过往和故事,每一块砖,每一个垛口,每一座敌楼都有着属于它自己的时代和往昔,那些只出现在教科书和记录片里详尽的介绍曾经让我们如此靠近,而这一刻,它又那么疏远,不是吗,它一定还有着连我们也不曾触碰的细处,那里有我们不曾知晓的风景。

  北八楼。好汉坡。都说“不到长城非好汉”,真到了,就是好汉了吗?我看见眼前人潮涌动,个个流着汗,喘着气,一边笑着,一边留影。登高,最宜望远。我站在垛口凭风而望,关外灌木丛生,人迹罕至,荒芜,也僻静,此刻若有强敌,这里绝对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不禁连心也开始雄赳赳气昂昂起来。再放眼,天宽地阔,群山莽莽,那里是更远的远方吗?多少年前,那里有强悍的匈奴?多少年前,明代帝王向那里北伐而去?

  硝烟弥漫的历史终于远去,我再也听不见鼓角铮鸣,再也看不见刀光剑影。时光终究会留下关于那年那月斑驳的印记吧,现在,我看见的,是我眼前如织的游人,以及他们的脸上的自豪、疼惜、感慨。叹。我想我会始终记得一句:万里长城万里长……

  【3】后海,后海

  鸦儿胡同很长,很烟火,偶尔还有些纷杂芜乱,两边是幽静的青砖平房和院落,院落里经常探出一棵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树来,银杏,柏,或者槐,树上拉了铁丝晒衣服,还可以看见鸟笼,让人直想起北京大爷的自信和悠闲来。有一树荫下还有棋局,黄昏,我穿过鸦儿胡同去后海时,我看见这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有撕杀,有欢笑,和痛快淋漓,还不时传来我喜欢听的北京话,带着浓浓的儿化音。

  我到达银锭桥的时候,夕阳正一点一点地落下去,桥的两边喧嚣嘈杂,游人摩肩擦踵,后海的水面上泛着金色的波纹,黄色的绿色的小舟轻漾在金波之上,那是兴致勃勃的远方来的游人。以为后海远山叠翠,烟波浩淼,但这个视野里,它并不宽阔,它的两岸有烟柳,有高杨,还有林立的酒吧和流水人家,人家不是寻常百姓的人家和院落,它更多的是古宅,名人故居,还有隐于浓荫中的王府、寺庙,一路走过,它无处不满蕴着旧北京的风情,譬如高大庄严的院落大门,高高悬挂着的红灯笼,雕刻精美的白玉栏杆,吆喝着与我擦身而过的三轮车,胡同口的吹糖人,以及北京独有的百年老字号特色美食“烤肉季”。

  暮色开始四合,岸边的霓虹次第亮起,桥边愈加喧闹起来了,诸如后海夜色、银锭缘的酒吧开始响起了曼妙而激昂的音乐。这些天很奇怪,走在北京的名胜古迹里,时而仿佛走在紫禁城雍容肃穆的红墙边,好象在亲眼目睹着一个个王朝的盛世繁华和衰败没落;时而又仿佛置身在王室贵族高大沧桑的老宅之内,走着走着,好象一不留神就会在某个转角处邂逅身着官服的官员一样;某一刻,又有金发碧眼的外国游人从身边走过,只留下浓重的香水味和充满活力的英语对白,真真让人唏嘘不已。而此刻,我置身于后海,穿梭于灯火之中,我听得见很西方的爵士乐,也看得见黑人歌手动情的演唱,我有些恍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样的北京,它却分明又那么巧妙地融合了北京的历史和现在,东方和西方,威严和诙谐。只是,有时候,它更是旧的,每一个风景都充满着昨天的味道,那是它的底蕴。

  露台。红色纸灯。古色栏杆。我走上酒吧的二楼,大半个后海落入我的眼里。两岸灯光迷离,银锭桥两边人影绰绰,湖上小舟轻泛,有悠扬柔美二胡声传来。原来这就是后海,雪小禅说,曾经在这里住过的人留下了淡淡的味道——那是什么味道?我努力地嗅着,嗅到了唯美,风俗,烟火,前世,大气……

  我喜欢行走,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看临近的风景,或者去很远的远方,那时候心情高或者低,全由自己支配。譬如现在我慢慢走在后海的北岸边,一边是渐渐被黑夜染透的后海水,霓虹倒映着,岸边烟柳轻轻摇曳着,安静的,迷离的;一边是各式酒吧,朦胧诗般后现代风格的,仿古风韵的,仿佛在穿越。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