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等待
时间:2014-05-19 12:11: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20120201104244_h8PsY.thumb.600_0.jpg

  六天前,我告诉父亲准备在五一假期的时候回家。三天前,我又告诉父亲我可能要推迟回家的时间。几个小时前,我最终告诉父亲我不回家了。我的回家的计划,在一开始时毋庸置疑地让父亲高兴不已,后又必定让父亲有些许甚至是无限的失望。父亲并没有对我的决定表示任何异议,只是说随我自己的决定。
  从三年前的秋天开始,回家对我来说已经是一种奢望了。车站无休止的等待已经让我彻底失望了。我害怕等待,即使等待的结果是我与家人、朋友的幸福团聚。我真的很期待这样一种情形:当我想见家人或朋友时,抬头便可以见到,而无需经过漫长而惨淡的旅程。
  同一个车站,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去了十七次,而每一次的等待时间都在五个小时以上。五个小时里,什么话都不用说,什么事都不用做,什么地方都不用去……坐在候车室的某个角落里,看着候车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这不能不使人想到人生如过客的凄凉。不是我不想愉快的回家或离开,只是时间总是在无情的折磨着孤独的我。
  “旅客朋友们请注意,开往H/Z城方向去的T次列车已经开始检票进站了……”我欣喜于我的等待的结束。然而当我踏上火车时,我的短暂的美梦却又无情的被敲醒了,陪伴我的将又是一个更长的等待——八个小时,或者十个小时。在一个陌生人的世界里,眼泪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知道周围的人是谁,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是谁。我不知道周围的人要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自己要干什么。当他们发现我躲在我的座位上流泪时,他们便用愤怒的眼神看着我,并在嘴边嘀咕:“我们没有先流泪,你竟然敢先流泪,真大胆。”
  火车开出四个小时后,会在一个荒郊野外停留半个小时左右。然而到底是不是荒郊野外,其实我是不清楚的,因为那个时候正是凌晨时分,连鬼都不泣狼都不嚎。我说过我害怕等待,而此时我更加害怕了,似乎小说中的无数幽灵开始围着我打转。所以,每次火车在这里停下时我都会偷偷地打开车门,疯狂地逃离这列火车。但不幸的是每次我都会被列车长抓回来,然后在车厢里示众并被要求当着大家的面作出检讨。
  火车又一次开动了。为了防止我跳车,列车长派人拿来了锁链,把我锁在我的座位上。所谓我的“座位”,其实只是车厢走道里的一个小小角落,因为我的座位一开始就被一位手提一箱人民币的大汉占去了。当我找他理论时,他却瞅了我半天,然后凑到我的耳边小声告诉我说:“瘦子,相不相信我用人民币砸死你,滚开”。我的身体不自觉的往后移了移,想这是不是正在拍电影。于是我扭头向周围看了看,没有导演,没有摄像机……原来“拍电影”云云又是错觉而已。
  “你是不是以为到站了?不是?……你是不是上车时没买车票?不是?……那你是不是将一个少女先奸后杀了?不是?……为什么不说话?……不言语者是谓傻子焉,你知晓否?原来真是个傻子……难怪黑灯瞎火里还要乱跑呢。”
  我为什么不回答他们呢?
  锁链是列车长花了十年时间才锻制而成的,是专门用来对付我这样的人的,棱角非常锋利。我的胳膊已经被磨破了。我想挣扎,但每次挣扎时都会有人喊来列车长。于是列车长急忙地赶过来,满面笑容地将锁链勒了勒,一直勒到可以看见我的白骨。“人骨头,人骨头……”,有人惊叫起来。于是性别两异、外形各异、智商也各异的人们都向这一节车厢聚集过来。“他的骨头是白色的?”一位医生模样的人挤了进来说,“这样的白骨一定能卖个好价钱,可惜……”。他看着我还活着,于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有些失望但却不失风度的拂袖而去了。一位手提着杀猪刀的乘客也挤了过来,好奇地问“为什么他的骨头和我每天杀的猪的骨头一样而且连味道都有点相似?看样子这也不过就是一头猪而已,只是长着人的样子。”
  列车长见全列车的人都要看我的白骨,于是迅速脱下衣服将我盖住,光着膀子对大家吼道:“看白骨可以,不过得先交钱。”于是有人喊道:“我出五百,让我先看。”“我出一千,让我先看。”……列车长推了推拥挤的旅客说:“不要挤,不要挤,每个人都有机会,先排好队。”于是长长的队伍一直排到火车的首尾车厢。而此刻火车也停了下来,所有列车员,包括开火车的驾驶员,都在帮着列车长收钱。秋水文学www.qsgct999.cn
  就在列车长与列车人员忙的不亦乐乎时,一位大妈抱怨说:“他是你什么人,你凭什么收我们的钱。”就是这么一句抱怨的话使一度失控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半分钟后,有人将列车长托了起来并从窗外塞了出去,于是我便成了免费参观的对象了。
  火车又一次开动了,而列车长却提前“下”了车,其他人也有序地满面春风地欣赏着我的“艺术品”了。他们幸福的模样,我真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可以形容才好,搞得我都替他们高兴。
  一个女孩停在我的面前,对后面的人说着什么。于是大家一个个地传下去并且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而且好像比欣赏我的白骨还高兴。她是谁?她想干什么?……我早已疲惫不堪,睡意也开始袭击着我,但血腥味提醒着我不能睡去。
  于是我诅咒这位女孩。她凭什么不让大家欣赏我的“艺术品”。凭什么剥夺大家五千年来的唯一的一次真正的幸福。凭什么不让我分享大家的幸福呢。……于是我诅咒我的父母。他们为什么不经我的同意就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然后将我抛弃在这通向未知的列车上……
  女孩坐到我的身旁,没有说话,她轻轻地解去我身上的锁链。她身上的淡淡香味掺杂着我的血腥味使我想呕吐。但她动作的和善又使我无法粗鲁地将她推开。“请离开这里,越远越好”,我呆滞的看着她说。她没有搭理我,拿出绷带扎好我的白骨,然后将我送进睡眠。
  “旅客朋友们,H/Z城到了,请做好下车准备……”
  等待结束了,女孩拿起我的行李,和我一起下了车。为什么?我的脑子里满是为什么。
  走出车站,她突然跑到我的面前说:“我愿意陪你一起等待,即使一辈子。”
  她到底是谁?直到现在我仍不知道,但她却每天都陪在我的身边。
  五一假期,我没有回家,父亲并没有对我的决定表示任何异议。但母亲却说当初不应该放我走。我想既然后悔了,为何不在我离家前用农药将我毒死,然后将我放在床底下,这样我就可以永远陪在你们身边了,那个女孩也就不必永远陪着我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