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无中生有的旅行—横店影视城印象碎片
时间:2014-04-23 22:02:2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茫然的蒲公英  阅读:

凌晨4点,空空荡荡的旅游汽车在空荡荡黑漆漆的街道行驶着,坑洼不平的公路上依然空荡而漆黑,偶尔射过来一束,平时觉得刺眼,现在却感觉有些温暖和亲切的车灯。


随着车子的颠簸,窗外夜色里的空气以风的形式涌进车来,拂过我的身体,我竟然感到了一些寒意,我才知道,在这流火的七月竟然也还有这么清冷的空气。


曙光一点点明亮,公路两旁成片的青青的禾苗在黑暗中一点点显现,它们的表面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银,或者涂上了一层霜,闪着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光,一位早起的农民和他牵着的一条牛也在这奇异清新的的光芒中,我痴迷地望了许久。渐渐地,在禾苗和山林上空升起了一层雾气,极薄极淡,犹如给绿色的山野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在一片青色禾苗的尽头处,浓重的水雾向上蒸腾而起,象是有仙气从禾苗中升起,感觉有仙女或者精灵藏在其中。停车吃早饭的当儿,太阳出来了,明亮而没有热度,路边大片的禾苗看上去竟如一大块青青的草地一样,让我不时产生错觉。
汽车不停地在隧道中穿行,这个离我们最近的,曾经艳羡我们如今却让我们艳羡的邻省,原来有这么多的山,而且都是这么贫瘠的山,无怪他们要在田时种果树,要在地里办工厂。少的索性让它少,没有的却要让它生长出来。

“秦王宫”的古朴让我感觉耳目一新。我遥想着当年的嬴政坐在这样的宫殿里——我一直厌恶乃至恐惧于他的残暴,最初的印象来自于中学教科书,后来我也渐渐了解他的伟大,并且明白许多的伟大其实都是建立在残酷之上的,这就是历史,甚至也是现实——但在这色彩和装饰都古朴的宫殿前,我只感到一种来自遥远的宁静。


《英雄》是在这里拍摄的,我们还观看了一场在漏棋馆比武的演出。这部影片我看过很多次,但好像没有一次是从头到尾看完的,不管在电影院还是在家里,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它在我心目中的份量,它是那位著名导演拍的电影中我最喜爱的一部。《菊豆》和《大红灯笼高高挂》都太过压抑,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几近窒息。《英雄》里有沉重压抑的一面,更在沉静从容、昂扬的一面,还有那美丽的画面,让人想起他的摄影师出身。《十面埋伏》的风格与《英雄》太过雷同,而没有《英雄》的大气。


《无极》也有一些场景道具在这里,倾城摔下的那个屋顶。倾城被关的那个鸟笼子以及无极诞生地——我只看到狭窄通道两边满地的鲜花。我是在这部电影放映后并被吵得沸沸扬扬很久后才在电脑上看到的,还有那让这位著名导演很恼火的《一个馒头的血案》。我说不清对这部影片的感觉,只是觉得与想象和期待中的相差太远。


“清明上河图”里很热闹:“杨家将”在点兵,宋朝老爷的女儿在“抛绣球”,甚至有几位“宋”人在为我们切西瓜,毫无遮拦的强烈阳光下,人工制造的“雨丝”为我们带来阵阵清凉……我却只看见了岸边长满绿树青草的池塘(应该是“河”吧,但我更觉得它是池塘),当我走到水边的青草地上时,竟然听到了,听到了蝉声——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变得恍惚,恍惚中我回到了故乡夏日里静谧的午后,只有这些树上的知了在唱着歌陪伴着童年我我们。其实它们没完没了的歌唱有时很让我讨厌,我倒是对它蜕下的空壳更感兴趣,因为村里有个老中医收这东西,每年我都要和兄长们爬到院子里的梨树、柚子树上摘下好多蝉壳,兴冲冲地跑到老中医那儿换零钱用,那蝉壳简直是我们的宝贝。其实我到现在也不认为它们是在唱歌,但在故乡夏季的午后,在没有游戏的日子里我僦在它们的聒噪声中昏昏入睡(我想如果没有它们的“聒噪”声我是无法入睡的),直到满头大汗地醒过来——我一直很奇怪那时那么热,我都能睡得着,现在有一点点热我就无法入睡。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了,在那一刻我发现我真的很想念它们,在那一刻我几乎把这当成了我的故乡,忘记自己只是这个人造景点的一个毫不相干的游客。


“江南水乡”更热闹。白天看上去很冷清的景点门口,晚饭后竟然停满了各色旅游大巴中巴车,我们排了很长的队才得以进它的门洞。仅仅是普通的一个周末,还是在这流火的七月,自然找不到宁静,但我想景区经营者和这里的百姓都应该是很高兴的,作为一个旅游工作者我也非常羡慕。


红红的灯笼映在水里,两边的仿古街人声鼎沸,我走在河中的拱桥上,真的仿佛走在那画中的“江南水乡”里。


“暴雨山洪泼水狂欢节”是它的主打活动项目,暴雨、山洪怎么会和狂欢连在一起?我有些心惊和反感。现在想来当时“碧利斯”来过,只是对这里影响好像不大,但不知后来当那可怕的“桑美”给这块土地带来暴雨、山洪时,他们还会想到狂欢吗?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他们的创意,进去就一人发一把小水枪,一路上都是兴奋地射水枪的人,有孩子,更多的是大人,而且还有很多很大的水枪——这让我有些惊讶,并且心里一热,也想参与其中,但最终还是没有,直到后来到现场拿盆泼水的场面让更受刺激,可我还是一动没动,还拦着不让跃跃欲试的女儿去参加,说水泼在身上会受不了,不过说真的她太胆小,拿着那把小水枪虽然很兴奋,却根本不敢射人,同行一位男士拿着小水枪攻击了她一下,还是在我的鼓励下她才敢悄悄地反击一下,端盆水她肯定更不敢去泼人,只有被泼的份。水枪、水盆里的水喷出、泼出,到后面简直就是倒水,在密集的人群上空到处是水花跳动的身影,最后还用特技制造出了一个“山洪”的场面,那喷涌而出的,从“坡”上斜冲下来的水简直让人恐惧,很多没有参与泼水的人都在那一刻被淋了个透,而我已经站在了很远的地方,感觉很有些壮观,包括他们泼水的场面,并且我的脚下立刻冒出了清凉的流水,真有些象“暴雨山洪”的场面。水给酷热中的我们带来清凉,这洒水泼水的动作和场面唤醒多少成人心中已沉睡的东西,消除多少人心中沉积的块垒,我的心扉也被轻轻叩响,但我最终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看来我是无可救药了——一直都好像觉得自己还小,童年似乎刚刚离去,就在不远处,竟然一下子就发现自己这么老了——一种悲凉像水一样从脚底下冒出,直达依然木然的心。


“明清宫”:去过真正的故宫,到这仿建的明清皇宫大家都没什么兴致,而我一直不喜欢故宫,尤其是那上面耀人眼睛的琉璃瓦,到这里更没什么感觉。这里面却还有一座寺庙,在这庙里我还有了段小小的“奇”遇。那个穿着的“高僧”不但没叫我捐功德,还说了这样一句话:“你不用捐什么功德,因为你前生做了太多好事。”并送给我一串佛珠,让我把它戴在女儿的左手,保佑她一生平安。我惊讶不已,同行有些人还花不少钱去买了香火又大呼上当。我拿着“高僧”给的一支普通的香到庙前点燃并拜了一下,然后郑重地把他送的佛珠戴在了女儿手上,她的平安从她出生开始就是我此生最大的企盼,但回来后就被她随意地扔在了一边。


“香港广州街”:坐在一艘固定的大船上,观看一场香港警察海上追辑毒贩的演出,一位“警察”和一名“逃犯”各驾一辆快艇在水里做着各种惊险动作,枪炮声声,很逼真,我都被吓倒了——但我还是非常清楚地知道和感觉到这只是表演。广州街据说是当年为拍《林则徐》建的,老房子和石板街,这里的许多老房子却不是仿建的,而是真实的,只不过它原来不是建在这儿的,是从别处搬迁而来,我们那里就有不少老房子被人买走,有的只买雕花门窗,有的整幢房子一块买走。买来后被集中在一块,确实很有种古老的味道。拱桥、菜蔬果园以及破旧的现代民居,又让我恍然真的走进了田园乡村。但我马上清醒过来,我知道,这是不真实的,因为这里没有历史,它所有的都只是一种仿建和复制,而历史是不能被复制的。当然供影视剧拍摄无可厚非,其实我们也早就明白,影视剧里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可是又有什么不是虚幻的呢?在真正的古街里,物是人非,也许更让人感到虚幻。


我们还有幸在一个景点内看到正在拍摄《射雕》的剧组,主演胡歌正在拍戏,还把我们拦在一个地方好久才放行呢。其实很多人来此一游也许主要就是想看到这种场面。在另一个景点,一个所谓的“明星见面会”吸引了众多的游客,但来的演员却都是要让大家努力记住的演员,宣传广告中的谢霆锋、袁彪什么的一个也没来,人群很快散去,我也赶紧往外走去。走出门时禁不住回头望了望那台上的三个演员,他们依然微笑着,他们看到这种场面该有多尴尬?但他们来了,而且还在微笑着,也许他们早就有心理准备?听说原来这里可以经常看到拍戏的场面,近年来上面控制古装戏的拍摄,这里冷清了许多,但也还是有一群人长年呆在这儿,等待机会,哪怕是一天几十元的群众演员,被称之为“横漂”一族,比起他们这台上的三位算是幸运得多了。

我们住处附近有一个新近开发的“红色旅游博览城”。我有些奇怪,没听说这里有什么红色遗迹和故事,可他们却有如此气势来开发这方面的旅游,我们那有不少遗迹可至今仍望开发而叹。其实影视城就已经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了,他们就善于“无中生有”,种果树、办工厂,现在开发旅游也是如此。

可是,回来时我忽然觉得我好像是到一个不存在的地方去了一趟,就像沉浸在电视剧情中忽然醒来回到现实中一样。我感到了一种虚无,可是又有什么不是虚无的呢?包括我们的生命,三十多年前这个世界并没有我,若干年后,这个世界也将没有我,我的生命将从虚无走向虚无,可我现在还活着,还想活出自己所谓的意义来,这不也是一种“无中生有”吗?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