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百转千回的等待
时间:2014-04-16 08:37:2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一江  阅读:

         总以为在最初的地方,有个最原来的我,就也会有一个最原来的你。
于是我站回等待的原点,一年,又一年。
一、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第一次与你相见,是在去大学报到的那天。
那天,妈妈非要我穿上那条白色长裙,说这样子看起来非常淑女,非常婉约。却不知道,这裙子差点让我苏小菀来个华丽丽的跌倒。
长途客车站,早有师兄师姐们在等着接站。我很顺利的坐上校车,很快到了学校。大家鱼贯而出,我整理了一下衣裙,最后一个下车。走到车门口,低头伸腿跨下车门的时候,我那披着的长发拂下来挡住了我的视线,而裙摆也不知怎么绊住了高跟鞋的鞋绊,我一个趔趄,差点摔下车。车门边的你眼疾手快,伸手扶住我。我有些尴尬,红着脸说声“谢谢”,抬头看了你一眼,而你也正用关切的眼神看着我。短暂的对视后我们慌乱的避开。以后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我才明白,初见时的第一眼,我便跌进了你眼神里那片忧郁的湖泊。
你也是中文系的,比我高一届。接过我的行李,送我去寝室。
这座百年学府真是名不虚传宽阔的走道两旁是高大的法国梧桐,建筑鳞次栉比。你一边走,一边告诉我,那是教学楼,那是图书馆,那是实验楼,那是体育场……我一阵发懵,老天,这校园也大得太夸张了吧,要知道,我可是个著名的路痴,在家乡曾有过两分钟路程却打的寻找的历史。
我一边听着,一边在脑海里紧张的记着位置,偷偷的看你一眼,希望你没看出我的窘态。我发现你黑黑的,有双略带忧郁的眼眸,你的声音充满磁性,很动听……
新生的日子是紧张而忙碌的,一年很快过去了。这一年里,偶尔和你遇到,我们也只是点点头,一笑而过。
大二时,我进了校文学社,原来你也在这里,还负责校刊的审稿工作。我暗自欢喜,非常用心的写文,希望你能多看我一眼。每次校刊一出炉,我总是迫不急待的先看你的文章。你的文字是那种冷冽的笔调,充满沧桑感。用心品读,我才发现,自己是如此渴望知道你的一切。可是怯懦的我,不敢正视你,只有看着你的背影时,才如此勇敢。你的文字我读过一遍后,总会闭上眼睛,细细回想,那神态有人看见,一定会说我花痴。有次看到你的一篇《人生只如初见》,说有个女孩你第一眼就忘不了,可是你没有勇气亲口告诉她,因为太在乎,所以害怕被拒绝。当时我就幻想,那个女孩就是我……可是,矜持的我没有开口问,内向的你也从不曾说……
我不停地写文,希望你能读懂却又害怕你会读懂……
就这样,默默地又过了一年。
大三开学了,因为轻车熟路,我很快整理好一切。闲着无聊,于是去学校附近的山上走走。平时都是三五成群的来玩,一个人担心会迷路,于是我左顾右盼,希望有熟悉的面孔。那么巧,你站在不远处,惊喜的看着我,说正准备去山上看日落……一个假期没见,你似乎更黑更高了。我走的很慢,也许是故意落后吧,你不时回头,停下来等我,并笑着说:“苏小菀,你这样磨磨蹭蹭,是准备等天黑了看星星吧?”说完拉住我的手,拽着我向前走。你的手温暖有力,我红着脸,感觉手心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到了山上,你带着我越过一片乱石,来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这里有一颗叫不出名字的奇形怪状的树,你转个圈,说那里有个属于你的树洞,什么烦恼在这里说过后就烟消云散。我好奇的凑近去看,洞口很光滑,洞有点深,我突然毛骨悚然:“天,不会是蛇洞吧?”然后猛地倒退,仿佛随时会有毒蛇从那蹿出。退得太急,没留意脚下的乱石,也没留意站在身后的你,猝不及防的把你撞倒在地,而我,却刚好以一个暧昧的姿势到在你怀里。事发突然,我始料未及,呆了几秒,挣扎着想坐起来,这时,你轻轻拥住我,你的唇慢慢覆上我的……那一刻如此安静,只听见彼此的心跳声。我闭上眼睛,不敢看你……你的唇有点凉,温柔的吻着我……不知什么时候,起雾了,真想就这样躺在你怀里,一生一世。
后来,我们默默地下山了。后来,我们经常一起看日落,只是,你从来都没对我说过那三个字……我所渴望的轰轰烈烈的爱情好像遥遥无期……
欢乐总是太短,寂寞总是太长,走得最急的,是最美好的时光。一晃,你毕业了。临走的前一天,你交给我一封信,好像说了句什么,你的声音太低,我没听清,然后你走了。我来到寝室,颤抖着打开,却只看到了一张纸,一张白纸。这是什么谜?难道是说我们之间是一片空白?难道是对我无话可说?我把信夹在日记里放好,出门去找你,可找遍校园也没找到你。后来听说你那天很晚才回来,从山上……
如果当时我冷静点,就会想到在哪能找到你,也许,就会是另一个故事了……
第二天一早,你就走了,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甚至,没有说一声再见。再也没有你,我才明白,我有多么爱你,可是怯懦的我从未将爱说出口,也许,你也是如此。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郁郁寡欢,经常逃课,躺在宿舍里,瞪着眼睛发呆。我大哭一场,也许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因为后来很多年我都再也没哭过了。
可是时间不会在意你是快乐还是悲伤,照样不急不忙的走着。我还来不及忘记,很快,我们也毕业了。
二、堕落本无罪,只是美得太颓废
毕业了,我无心找工作,老妈表示,养我一辈子都没关系(后来,她为这句话后悔了很久,因为我好像真的准备在家呆一辈子)。我那可爱的老妈准许我痛痛快快、随心所欲的玩一年,然后收拾心情,轻装上阵。于是我过了如此颓废、如此放纵的一年。
我,火红的头发,蓝色的眼影,紫色的唇彩,黑色的指甲……穿着三寸高的高跟鞋,骑着彪悍炫目的赛车,在大街上呼啸而过。或者呼朋唤友,招摇过市。我喜欢喧嚣的地方,以为在那里才不会被我的痛找到。
我学会了抽烟,可是淡蓝色的烟雾袅袅婷婷,幻化成你的脸;我学会了喝酒,可是血红色的液体摇摇晃晃,幻化成你的脸……于是我颓然放下,走到酒吧中央的舞台,拿起麦克风。那一刻,空气突然安静,所有的人都静静的看着我。后来有人告诉我,我往那一站,一种忧郁的、梦幻的气质笼罩全场,大家甚至不敢深呼吸,害怕惊扰到我。可我开口却唱了一首那么狂放的歌,甩着头,跺着脚,声嘶力竭。他们说,从没有一个人,把柔美和狂野结合的如此完美。尤其是我低头、甩头的一瞬间,长发飞扬,有一种颓废的摄人心魄的美,那摸样简直不像是一个……人。我哈哈大笑:“你就直说像个鬼呗!”
妈妈总是担心地看着我,说我在自虐。
三、我始终在练习微笑,终于变成不敢哭的人
一年过去了,我也清醒了。
我来到理发店,要把长发剪了。那位可爱的帅哥反复询问了N遍,确认我不是开玩笑,动手了。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所有的烦恼与我一刀两断。
我很快找到一份好工作,分在公关部。我一改大学时的腼腆形象,判若两人。纵横交错的街道,我去一次就能记住路线;人声鼎沸的市场,我能从容的与人侃侃而谈;骄扬跋扈的客户,我能微笑搞定……每月的业绩,我位居榜首。同事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着我:“那么拼命,简直不像一个……人”。我也惊讶,自己怎么会有那么多潜能,那么旺盛的精力,仿佛要把过去浪费的时间加倍补回来。
我始终在练习微笑,终于变成不敢哭的人。
老妈心疼的看着我,说我在换一种方式自虐。我笑笑,不置可否。
我偶尔抽烟,没有人的时候;偶尔喝酒,陪客户的时候。我笑靥如花,巧言辞令,令客户都不好意思灌我酒。我甚至还学会了做几个拿手好菜。妈妈说我变得优秀得让人瞠目,让人仰视。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别无选择。只有忙碌,忙碌才能让我的心疲惫得无暇他顾。
四、夜深人静的时候,你就潜伏在我的伤口
再忙再累,却总有梦。许多的夜晚总也梦桥,那桥便慢慢断了,断在无路天涯。总没有你,没有你在来时的小路,灿然一笑。
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就像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绚丽夺目。很多优秀的男孩子向我靠近,我也试着接受对方,抽出时间,去看看电影,去兜兜风。可每一次都是无疾而终。有人说,我太优秀,只能保持距离,远远的欣赏,无法靠近,感觉我把自己裹在一张看不见摸不着的网里。能看到我的笑脸,却永远走不进我心里。
而我也吃惊地发现,和我交往过的人,竟然都或多或少地带有你的影子。有人笑容像你,有人声音像你,有人肤色像你,有人背影像你……
最后,我放弃了,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缅怀,慢慢的遗忘。
每年的那一天,不论多忙,我都会去我们的山顶,风雨无阻。不过我不是看日落,而是看日出。因为日出象征着一个新的开始。有次刚好下大雨,回来躺了好几天。有次刚到山顶,起雾了,仿佛回到了我在你怀里的从前。我一阵恍惚,真想从这高高的山上飞下去,让该破碎的都破碎,不用再想起,不用去忘记,该多好。可是不能,你留给我的谜,我要等你来解答,用我有生之年。
于是我坚强的、灿烂的活着,只为,等你。
五、你是我百转千回的诗篇
不眠的夜,我喜欢坐在电脑前,向你倾诉。虽然,明知道你看不到我或悲或喜的脸;虽然,明知道你听不到我或深或浅的诗;虽然,明知道你找不到我或停或走的心……我总是幻想,在你不经意的某个转身,能撞上我。你是我百转千回的篇章,你是我春暖花开的文字。我的文字,从不给亲人和朋友看,因为害怕大家对号入座,会发现外表如此坚强的我,内心如此不堪一击。忧伤的情绪缓缓游走,婉约的文字悄悄绽放。有人拾起我遗落的心情,来敲我尘封的门,摇我紫色的门铃。我敏锐的观察,捕捉到不是来自你的信息,于是我退让,于是我冷漠,于是我拒人千里之外。
也有人百折不饶,翻山越岭,历尽千辛,只为梦里迷人的风景。而我,只是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法忘记你容颜……
六、十一年,是我最遥远的从前
十一年,是我最遥远的从前,想起了,刚看到你时那一瞬间……认识你到现在,已是十一年。剪短的头发又长长了,物是人非事事休,还有什么是不能放弃的呢?
最后一次来到山顶,和过去做个告别,我将开始新的生活,就算不为自己,也为我亲爱的妈妈。因为,一个快三十岁的女儿还待字闺中,任哪一个母亲也无法轻松。
拿出一直藏着的那封信,我仍然无法读懂。这么多年来,我再也没有流过泪,除了在梦中。就让我最后一次为你流泪,然后把一切放飞。泪,一滴,一滴,滴在空白的信纸上。忽然,好像有字出现在上面,我使劲擦了擦眼睛,原来是你用显影液写的字(当初没听清的那句话,原来是告诉我这个):“日落时,在山上等你。你若不来,我会离开,不再打扰,以后每年的今天,我都回来看日落……”
为什么,造化如此弄人,为什么,你要写这样一封信,笨拙的我,这么久才读懂。我疯了似的找来一根树枝,伸进那个树洞,掏啊掏,有纸团滚出来,我坐在地上,一一翻看。“小菀,我真的很自卑,你从小家境优越,我怕我不能给你想要的生活”“小菀,今天天气真好,空气中都是你的味道”“小菀,今天雨好大,连上帝也在为我哭泣”“小菀,我真的很自己当初怎么没有勇气告诉你”“小菀,我已事业有成,去找你,却看到有人和你在一起”……原来,你每年都来过,和我一样。不过,我是来看日出,你是来看日落……
同样执着的你我,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等待,而不是寻找。我在每个日出等你,你在每个日落等我,就这样,一年,又一年。
我流着泪,笑着,终于释怀。一直苦苦找寻的答案,就在手中。也许是我们有缘无分,要用漫长的时间才能读懂。整理好衣裙,我翩然下山。我要在山脚,等你,一起爬山,一起看日落,不,是永远的日不落……
原来,在最初的地方,一直有个最初的我,也有个最初的你。只不过,你我用了漫长的岁月才懂……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