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开
时间:2014-04-10 06:54:4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qunhong163  阅读:

  没想到,这些油菜花一夜之间全开了。
头一眼,忽觉金光一闪,迷迷糊糊的恍如梦境。再看时,始知金光来自于油菜上的花。
寻步至故城墙上四下瞭望,那满目的金色经卷就整个儿闪现在眼帘,逐字逐句的“渗”进了整个视线。美,不容阻挡,它迫使着我的脚步不由自主,朝金黄的最深处走去。
“没想到”这三个字,发自于肺腑。
在我的印象里,油菜花就像乡下老农经年日晒的脸孔,说得委婉些,叫朴实,刻薄些,称之为老土。也难怪,论诗情,古诗文鲜见其倩姿,论画意,古丹青难觅其色彩。在众多的花卉图中,油菜花完完全全是不入流、不登大雅之堂的农俗之物。诗人也好,画家也罢,文人墨客多以幽、雅、清、高而自居,翰墨所及,无不钟情于梅兰竹菊。把自己看做是油菜花的,少之又少。先前,这种想法“于我心有戚戚焉”,现在发觉,“油菜花开满地金,鹁鸪声里又春深”。它的美,超出了我的意念范畴。
与嫣然妩媚的花不同,即便是怒放,油菜儿也表现得自自然然,而非刻意的张扬。欣赏其它的花种,我承认,一颗心曾在狂热狂跳狂喜中激动过。反倒是这眼前的油菜花,让我的心静了不少,可以静静的凝视,静静的感动。看着这些油菜花,最大的感受就是心灵的放松,不必站在高处俯视,也不必伏于低处仰望。我的目光,和它是平等的。偶见春风轻拂,阳光如一层薄薄丝纱织就的金缕衣铺展在花瓣上,每一块油菜地都好似一只开启的黄金宝盒,跃出一道道瑰异的光。光与花互映,有轻微的耀眼,而不炫目;色调厚重,绝不压抑。由花蕊沁出的美不汹涌、不澎湃,却饱含着自我的深沉和尊严。掌声与赞叹,适合在人的灵魂深处响起。
这些花,就这么清清静静、芬芬芳芳的开着。开到浓情处,蒸馏和发酵都是多余的,随意一个姿态,那些游走的黄,就会一古脑的倒入阳光的金樽里。春风一来,黄澄澄的色彩便应着风向,左右上下的荡漾着。虽流动,而不流淌,似泼洒了一层浓到四肢百骸深处的黄酒。
正自沉醉,脸上忽然庠了一下,却是一只小蜜蜂从耳边“嗡”的掠过。在油菜花和阳光的包装下,这个小家伙的身子被漾得金灿灿的。我忙伸出一只手,以示亲近。手指眼看着就要触及到它的翅膀,它蓦的将身一舞,灵巧的向旁转开,复一斜身,怯怯地栖落在不远处的油菜花瓣上。触须微颤,一边仔细仔细的向花蕊拱动,一边甜丝丝的以蜜酿诗。醉了,俨然如一个游子,索性盖上花瓣,以这花的芳香为炊烟,躺在父母的怀抱里美美的睡上一觉。将目光投向别处,蜜蜂儿还真不少。它们一一躺在花瓣上,分明像躺在摇篮上,随着花,就那么晃啊……晃啊!
与蜜蜂相比,一些儿浪漫的蝴蝶翩然而至,看上去极为悠闲。
很显然,恋花的蝴蝶恋的不是油菜的花。来到这里,它们绝非游子,仅为过客。围着这片油菜花,它们只适合飞舞,却并不依恋,稍一下落,便在花瓣上一沾即起。如无游人驻足,打几个优雅的盘旋,立刻嬉戏飞起。一转眼,头也不回,就没了踪影。
此时此刻,春暖花开,想必喜欢争春的花儿俱已惊艳竞放。一树树李子花、桃花、杏花和梨花开始攀上诗行的韵脚,画版的底色。红色的描着艳、绘着媚,白色的透着丽、裹着娇,只有这黄黄的油菜花儿戴着赤金的王冠,寂寞的笑着。路上,除了一些调皮的孩子闯进油菜地折取几枝花瓣,哄笑着跑开,游春的队伍匆匆而过。
望着这片宁静、纯朴而无杂质的金黄,我由衷感到庆幸,自己独享了这份寂寞的美。睁开眼,大地一片金黄,闭上眼,梦里一片金黄。那画面,那记忆,永不褪色……
油菜花开,我以拥抱的姿势馈赠春天。嗅一嗅每根金黄的手指,至今,仍留有一丝淡淡挥不去的余香!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