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花
时间:2014-04-09 05:44:2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逝水悠悠  阅读:
家住在公园附近,这就注定了我与公园里的某些景致有着纠缠不清的情丝,比如说现在,阳光明媚的星期天,孩子们在公园里脱兔一般奔跑,和他们一起奔跑的还有撒欢的狗儿。那些毛绒绒的小家伙,模样小巧玲珑,很是惹人喜爱。更惹人喜爱的,要数那绽放在草坪上的迎春花。你瞧那草坪上布局有致的迎春树,远远看去,像一团团黄喷喷的火焰,近了,却似春姑娘彩色的头发。那些柔软的枝条上缠绕着挤挤挨挨的黄色花朵,多像一簇簇拥在一起说悄悄话的新媳妇,又像扎堆采集花粉的群蜂——群蜂只在春风里摇曳,而那娇嫩的缀着零星绿叶的枝条,本身就是一场欢天喜地的盛开!
   迎春花,顾名思义,迎春而开,它的花期犹在梅花之先,素有迎春使者之称,但不知故人因何将“独先而下春”的光荣授予了梅花?我想可能是梅花铮铮铁骨,傲雪而开的缘故吧!而梅花铁骨之于迎春花的纤柔,却少了些许外柔内刚的坚韧,有诗云:“谁将百炼钢?化为绕指柔。”说法很大致,比喻则妥帖。曾经,很多人并不看重迎春花,宋人刘敞有诗道:“黄花翠蔓无人顾,浪得迎春世上名”,意思是人们并不在意迎春花的存在,它只是徒有虚名罢了。又有人称迎春花为“儹客”,追究“儹”的意思,古人把超越本分的事情叫做“儹”,比如说,你不够坐八抬大轿的品级却也找八个人抬,人家皇帝才能坐龙椅,你却弄了一把坐,这就犯了“儹越”之罪。
   称迎春花为“儹客”,无非是不满迎春花的身份,意思是它不应该抢先开放。和刘敞所说的“黄花翠蔓无人顾”略有不同,白居易好心规劝人们:“莫作蔓菁花眼看”,“蔓菁”也即我们平常所说的大白菜之类。冬天我们把一棵白菜疙瘩养在水里,有时也能开出小黄花。的确,迎春花不同于白菜疙瘩,世人切莫将二者随意等同。
   说到迎春花,我想起名著《红楼梦》里的贾迎春,这个很有悲剧色彩的人物,是贾赦与妾所生的女儿,排行为贾府二小姐。她老实无能,懦弱怕事,有“二木头”的诨名。迎春不但在作诗猜谜上不如姐妹们,在为人处世上也只知道退让,任人欺侮,她的攒珠垒丝金凤首饰被人拿去赌钱,她不追究,别人设法替她要回,她却说:“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气。”她父亲贾赦欠了孙家五千两银子还不出,就把她嫁给孙家,实际上是拿她抵债。迎春出嫁不久,就被孙绍祖虐待而死。
   迎春花不同于贾迎春,若论雍容华贵,迎春花比不得牡丹,但要谈到傲雪斗寒,迎春花却是不输于梅花。古代的文人雅士似乎都更钟情于梅花、牡丹一类的名花名草,很少有人注意到籍籍无名的迎春花,从这个意义上说,迎春花属于花中的“草根”阶层。但草根自有草根的快乐,无论是作为农人的花篱,还是雅人的盆栽,或者就那么寂寞地长在路边、峭壁,它一样蓬勃生长,然后逢春热烈地开放。
   所以我在想,如果在我贫瘠的黄土老家,有一定数量的迎春花,我会将它们栽植于那条蜿蜒的小河崖边,再配上洒脱飘逸的垂柳,那一定是一场盛大的燃烧!如若这样,再苍凉的荒芜,也会瞧着那一树树金黄的灿烂,嗅着那淡淡的清香,活活泛泛地生机起来!我想那干涸多年的泉眼,也因此而流淌清冽的甘甜。我那叮咚的童年岁月,也会款款从梦中走来,孩童晶莹玻璃瓶里泡水的“佐料”,一定不是炒熟的茴香秆或者苍树上的榆钱,而是阳光下泛着珍珠色彩的迎春花瓣……
   我犹豫着不再想像,因为我知道,这仅仅是想像而已!
   “草色遥看近却无”的公园,每一个角落都有无边的春色在浮动,可谓万物如诗,处处如画。昨夜那场润如酥的细雨,更让湖畔如烟的垂柳树关不住清凉的春色。就在前几日,在悠闲的散步中,我用手机摄像机捕捉到石桥边的那缕垂柳:柔软的枝条上刚刚鼓出鹅黄的嫩芽,像一张张雏鸡的小嘴。这才过了几日,那一树树的嫩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整齐下垂的深绿,突然想起熟稔的诗句:珠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这一树半身淹向澄澈湖面的枝条,总让人联想起少女初洗过的发辫,未来得及捊掉发稍湿漉漉的淋水。
   说到迎春花,我总按捺不住亢奋的情绪,拿垂柳说事。其实不然,甘当美景陪衬的,总少不了公园里处处晃动的人影——是他们让整个景致有了灵动,让那些怒放的迎春花活泛地招展起腰肢来。白发婆娑的老人在空旷的场地聚众高歌,忘情舞蹈,移动的音响牵着长线的麦克风,也作高低起伏旋律的颤动。公园的南面有栈道一般的台阶,不妨拾级而上,在那幽深的长廊处,又有热情奔放的自乐板戏曲演出团,他们醉心于临时搭建的戏台,自带道具,素面清唱,引得南来北往的游客驻足观望。
   ……
   沸腾的公园,让烟火一样的迎春花沉醉,这对没有月季的艳丽和茉莉芳香的它们来说,绝对是一种额外的荣幸!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