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无关彼此,只是生活不在状态
时间:2014-04-01 07:30:1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锦上  阅读:

呆坐着的时候,笔尖与苍白的纸张摩擦,留下杂乱的图案;

耳机里传出的歌词失去意义,变成重复的音节。

某个早上醒来神情恍惚,发现生活早已不在状态,而这样的生活不知是什么时候就开始了……

一、

因为不喜欢春天,街上的梧桐用冷漠拒绝了春热烈的谄媚,在这个季节将要离开的尾巴上,方才慵懒地展开绿芽,与等候它已久的阳光不温不冷地寒暄,可是一转眼又肆无忌惮的在路旁的半空中将枝叶弥漫开,生长得疯狂。

树下从未改变过的行人,彼此不温不冷地打个照面,然后沿着一贯的生活走过。在这之中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有着某些细微的特征,比如说像现在这样,突然停下前进的脚步,仰头注视梧桐树上的新芽,思考一些本身并没有多大意义的问题。

他们厌倦每天一成不变的生活,以不在状态的状态消磨时光,在梧桐树拔节生长的声音里,想象着自己消磨的时光正变成细线,排列在不被人注意的叶子背面,与此同时他们想起自己被杂乱的命运线所贯穿的掌心,疑惑早已被安排的命运又为何要以这般杂乱的形式呈现?难道只是为了体现玄妙?好让他们甘愿被神秘的力量牵引,去未知的地方,走未知的路。

在他们之中没有人知道自己下一刻会遇见谁,开始怎样的故事;没有人知道明天谁又会离开,以后得什么病;没有人知道这种不在状态的生活何时结束,他们亦不知自己的死期。他们仰望树,眼睛里泄露出对未知的恐惧和无法跳出这一切的无助,他们羡慕梧桐和所有树木活于这种状态之外,冷漠而悠闲地舒展姿态。可是他们并不能因着这极度的羡慕而成为树,他们被造物者赋予了各自不可逃离的劫数,被定格为永恒,成为当下这一切的遭受者。

而此时,承受他们羡慕眼光的梧桐正慌乱而忙碌的生长,以求尽快摆脱光秃的尴尬形象,这些,他们又怎么会知道?

二、

习惯了穿梭于十字路口的行人,在某个红灯转亮的瞬间,仓皇地逃离路口汹涌着上了天桥。那些生活不在状态的人混杂其中,因为某些特征,他们被轻易地分辨,就像现在这样,他们……

“就像现在这样,我们在穿行的人群中停下来,停在公路的正上方,注视着朝自己脚下逼近的车流,感受旋转地黑色轮胎带来的死亡的压迫感,思念一个和自己并不是十分亲密的人。 记忆中红灯转亮的瞬间,耳膜被人群中的惊声尖叫刺得撕裂般的痛……”

他们执意相信,红色是与死者最不相称的颜色,那样的场景是编排者导演的一场荒诞的戏,可是后来,主角深陷其中再也走不出,于是这场戏成为了现实。

“编排者转身离去,留下不愿承担的罪责和众多神情呆滞,不知所措的参演者,我们相互凝望彼此哀伤的脸,发现悲痛早已封住了所有可以用来安慰的话,只能从喉咙里发出艰难的哽咽……就这样,我们沉默着,时间凝滞再也无法向前。”

“我们曾经幻想,只要用力挥动双臂就能在这个世界的上空漂浮起来,和往生者一样,看到云层之上的金黄海浪。我们想,有那么一天,世界将被我们遗忘,或者我们被世界遗忘,那时我们将通过思想碰触到他的肩膀,在此和他相遇。”

三、

气温升高之后,气味变得容易被人察觉,不同的地方散布着不同的气味,我带着自己身上从未被我察觉的气味开始四处旅行,现在想要去你所在的那座城市。走过杂乱的步行街,闻到路边摊上混杂的各种食物气味;经过灯光闪烁的旅店门口,嗅到妆容妖媚的女人身上熏人的香水味;路过公园时,擦肩而过的年轻男子,腋下传出黏湿的汗味;空气中四处弥漫着汽车尾气以及淡淡的花粉味……

那天我计算着只要在穿过十座城市就将见到你,并且次日我就要前往下一座距离你更近的城市。收到你传给我的消息时,我正兴奋地设想着各种与你相见的场景,你却告诉我,我抵达的那天,你正好不在那里。你要去的地方不在我此行之中,我想我也不能追着你的足迹去你要去的地方找寻你,所以我加快了脚步,希望还来得及见你一面,哪怕只是在车站拥挤的人流中,看一眼你离开时的背影。如果这样都不能,那么让我感受一丝留在那座城市的还未来得及散去的你的气息也好。

四、

我背颜色鲜艳的双肩背包,在这个看似不大却又充斥着各种人和情绪的城市里穿行,除了在阳光下恍惚之外,我失去了对于其他任何事物的兴趣,而最后一个厌倦了的是与人交往。因为发现一个人,两个人……一群人,其实都寂寞。过于了解你人和并不了解你的人一样,他们总会忽略你心里最想要被重视的感受,后者对你无情,而前者总是故意

那些想要倾吐的情绪总是无人聆听,安放在心里发酵出悲伤,后来大哭过一场之后,一切却又变得微不足道,依赖自己的被窝,那是无意中建立的壁垒,在黑夜中给你最隐秘的安慰。

在这世界上,敌人与爱人该如何分别?太多的人有着人际关系上的洁癖,他们小心翼翼地与人相处,忍受对方的所有污垢,转身后卸下脸上虚假的笑,换上无比厌恶的表情清洗自己的手和眼。那些原本被视为爱人的人,也在你转身忙一些不那么重要的事的时候从你的世界消失,或者对你死心变为敌人。

我想要找寻真正的爱人,睁开眼却只见满目洪荒,这里除了自己,已不再有其他人。于是我成为亚当,从自己身体里取出肋骨,并赐予他名字,从他那里获得安慰。那安慰就像是从左手传到右手的温度。

五、

那天下了一场雨,可是已经不觉得冷了,想到天晴之后就是夏天。也就从现在开始,每天要喝很多水,在阳光下裸露更多皮肤,睡觉要大开着窗户,到了下午就会昏昏沉沉,渴望骤降的雨水。很多人都变得浮躁,这个夏天从一开始就不在状态。

某天傍晚在学校的一个转角,遇见了一条名叫“饼子”的狗,我靠近它,它也不咬我。左手抚摸它背上的毛发时,它的舌头舔到我的右手,记得自己一直都想要养一条健壮的大型犬,孤单的时候让它蹲坐在自己身边,环住它的脖子。可是直到现在,这依旧只是我的一个愿望。

或许是梦想长久以来支撑着成长,它好像一束光,分明看清了模样却不知道在多远的地方,于是我们仿佛飞蛾,执着的追逐着。可是所谓梦想与愿望总有一些不能实现,它们在漫长无味的等待过程中渐渐枯萎颓败,而后一种模糊不清却又深入血液的悲伤在全身流动,让人觉得窒息。那么是否它们本应距离我遥远,与我划清界限?是我太过贪婪觊觎了注定不属于我的东西。还是我总在有些东西即将变成现实的前一秒逃离了过程中的艰辛,放弃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