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守一生
时间:2014-04-01 06:57:4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宋健  阅读:

记得那年,我被安排到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工作,虽说那里山清水秀的,但我心里是很不乐意的。

我对山村的感觉是只可小住,不可长居。就拿买东西来说,你必须走几里路到村口仅有的一家小卖部去买,那里绝对没有都市商场的玲琅满目,应有尽有。买块香皂都只有几毛钱劣质的,往身上抹象用石头擦身一样粗涩。刚来时,还有些新鲜感,但两天就腻了,这里没有街头的喧嚣,闪烁的霓虹,没有长发婀娜的女孩,这里只有农民朋友无穷无尽的劳作,只有我的孤单和无聊。

我在村子里没朋友,所以很无聊,那些日子常去村口的小卖部,和老板喝喝茶,聊聊天,看往来村口的人,看每天才有几辆路过的车。这可能就是我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候。但在村口每每都能看到那个问我问题的老人,坐在村口的一块大石上,遥望着进村的路。但觉好奇,向店老板打听起这个老人的事。店老板说起老人,语气徒然沉重,悠悠地说起了故事:几十年前,老人还年轻时,嫁给一个矿工,相依为命,恩爱有加。后来矿工在一次矿难中遇难了,因为找不到家属地址,所以一直通知不了家人,直到二三十年后那个矿停产清理时才发现这个矿工一直没有家属来认领遗骸,经过多方寻找,才找到村里,那时老人已五十多了,已痴守苦等二三十年。大家为了不让她伤心,对她隐瞒了这事。唉!可怜呀,年轻时很多人给她介绍再嫁,她都拒绝,到现在还孤苦一人。以前只是偶尔到村口张望,随着年龄的增长,来的越来越勤,基本每天都在那块大石上坐望村口,没人劝得了她,很犟的性格。现在的生活都靠村里人接济。

听完老板的陈述,我的心情也沉重了起来,我再次端祥老人:弓腰坐在石上,手把着拐杖,头上的银丝随着村口的风飞扬,脸上爬满皱纹。眼睛很小,总向着村口方向,流出的满是渴望。嘴里还喃喃地念叨着什么。乡村公路上偶被风扬起的尘土和片片黄叶,加上弓腰而坐的老人,和老人身后的大树,总让人想像一幅凄凉的画。

那以后,我常去看她,也会伴她去村口守望。她的房子很破旧,村里的人曾想让她搬到村委会去住,也好照顾她,可她不愿意,总说她丈夫回来找不到她。她的桌子很破,有修过多次的痕迹,但很干净。她还能自己做些吃的东西,桌子上总放着一付很旧的碗筷,还有一盏煤油灯,她说是丈夫用过的,她还留着。说起筷子,她就眯着眼睛笑,跟我讲,她丈夫说她那么大了还不会用筷子,老打她的手。她说的时候语气很愉悦,依稀还有年轻时腼腆,让我还能闻到他们浓浓的恩爱,并没有我想象中那种触动往事的伤心。她还对我说他们年轻时的事,诸如他们一起上山打柴,她给他倒水擦汗,而丈夫给她梳头之类的事,让我深深地感受了有别于我们这个年代的浪漫。她说的故事很普通,没有一点经过修饰,因为她不懂得修饰,她的故事就象绿色食品一样,是纯洁的天然的。我常被感动,在她眼中我只看到她盼夫回家的渴望,不会看到也体会不到她有伤心,我想正是这种至死不渝的深情支撑着她渡过了漫长孤寂凄苦的日子,而她却浑然不觉自己是个孤苦零丁的人。什么是爱情,在老人这,我找到了答案。

结束了农村的工作我要回城里去了,因为时间紧没来得急向老人告别,只在村口托店老板向老人告别。回去后的日子,我总会想起老人,惦着她过得如何?还会去村口守望吗?

一股悲凉和内疚涌入我心。我和店老板找到老人的墓,我真不敢说这是墓,没有墓碑,只有一堆黄土,上面是杂乱的野草,不知名的野花。我实在无法名状我的心情,满是内疚,我在店老板面前很失态地放声大哭,生平第一次如此悲痛地哭。

就是这样一个老人,她为爱痴守一生,一生苍凉凄苦,身后只留下一个悲凉的爱情故事和她用了一生来对爱情的释。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