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
时间:2014-04-01 06:30: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甘之如饴  阅读:

这是个多少带有点忧伤悲怆的话题。

几十年前,曾有一首叫做“风雨兼程”的歌,唱远行的,我和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一样,正是在歌声中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出外远行,这一走,已然二十多年。

公元一九八九年,是个很特殊、很动荡的年份,在这一年,所有开始独立思考、考观察社会的年轻人,一定都在内心掀起过滔天思潮,对社会的关注、对人文主义的忧虑、自身命运的选择、巨大变革面前的归属感、个体生命的价值取向,和当年的燥热、抑郁一样,注定永生难忘。那一年,是我的高考年,由于某些原因,在整个高中期间饱受心灵煎熬的我,终于在考前几个月突然沉静下来,沉静得心镜空明、无处尘埃,我知道老天拯救了我。填写高考志愿时,我没有征求任何人的意见,父母的要求充耳不闻,提笔填写时,一个源自内心焦渴的想法是 :要出去了,要远行了。这是多么充满诱惑、激情澎湃而又发自生命原始活力的向往啊,我甚至突然觉得,人生就是一场远行,这是活着的意义所在,如果没有这样的一场的远行,生命该是多么的黯淡无光。我所有的志愿全在省外,离家越远越优先考虑。

终于,在一个晚上,要远离了,我两个最好的同学为我送行,火车汽笛响起的那一刻,年青的我们都泪流满面,这不单是一场分别,流泪也不单是为了离愁,这是人生的又一个开始,我们的前途、命运、坎坷、悲欢离合都如同这条铁轨一样,无穷无尽地进入在夜幕深处,茫茫难知。火车一路北上,在虫蛙低吟的凌晨,寂静地驶过岳阳楼,一生都在远行路上的范仲淹曾在此写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微斯人,吾谁与归?”在微亮的晨曦里,汽笛响起在长江之上的黄鹤楼下,远离家乡、被思乡愁绪浸染的崔颢题诗壁上: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落日黄昏,火车飞驰过黄河,不由想起一位叫王之涣的游子一篇流传至今的远游心记: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刚默读完这首诗,落寞一天的我突然笑了,我想起来这列火车启动的地方,家乡的滕王阁,年青的王勃一路漂泊,阁前驻足,遥襟甫畅、逸兴遄飞,感叹: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这位难得停靠片刻的远行者,几个月后,慨然蹈海自尽,走完了仅26年的人生之旅。中国文人,血液里都流淌着一种叫“离愁别绪”的东西,这种血脉承传了几千年,在他们还是学子时,便要辞家赴考,入仕后,更是四处漂泊为官,因此,文人的精神世界,行万里路,实则远超读万卷书,当远行成为习常,就有异乡与故乡意识的深刻交糅,漂泊欲念与回归意识的相佐相成。置身异乡的体验非常独特,精神感受越是陌生,原先的自我一定会越脆弱,甚至会被异乡同化。还远非如此简单,异己的一切会从反面诱发有关自我的思考,异乡的山水更会让人联想到自己生命的起点,因此唯置身异乡才会勾起乡愁,乡愁越浓越不敢回去,越不敢回去越愿意把自己和故乡连在一起,这就是中国文人,一面在离别时,百转千回、如泣如诉,一面在远行后,越走越远、越走越久的实质根源。自虐式的痛,终究锻造一颗诗化的心灵,这种跨越千山万水的诗化体验,在文人心里是纯粹的、超脱的、永恒的,值得他们带着宗教迷幻一般的信仰,毕一生而孜孜以求。

我的家乡,要界定起来,不模糊而又模糊,父辈指定的,不敢违背,只是那个在我眼里毫无生气、肮脏的小村子,实在没有理由让我有真感情,我回去的次数屈指可数,去很容易,出来更轻松,这当然不会是我魂牵梦萦、朝思暮想的精神家园。在任何一次下意识地想起的家乡,是父母工作过的厂区,我出生长大的地方,那个长着野栀子花的山坡下、奔流不止的赣水旁,一排排的平房、烟囱、工厂、学校、菜园、稻田……,才是我永远割舍不开的情感故乡,然而,就是这片热土也早已物是人非,我所有记忆的支撑点都不存在了,并且全家搬走已经十多年了。徜徉在家乡的土地上,常悲哀地想,我就这样把故乡遗失了吗?前年,为修家谱,和父亲、大哥回了一趟老家,在祠堂里,我翻到了族谱,终于知道,这里也不是我的家乡,我的家乡在很遥远的山东,据说在梁山脚下,这真让我遐想,也真让我深想,原来我们的远行在几百年前就开始了。中国人的远行意识,初始一定是被迫的、无可奈何的,一次次的战乱、饥荒、旱灾、水涝,逼得一个个人数众多的群体,有计划、大规模、远距离的搬迁,有的人走,有的人留,有的往南,有的往北,所有的离愁别绪无疑是在不断的迁徙中逐渐体会而得的,所有远行的冲动也一定是在每一次的停下后,异样的新鲜感、完全不同的山水感受、安顿、富庶、满足,这所有的喜悦后欣然养成的。当成规模的大搬迁终于停止时,已嵌入灵魂深处、遗传基因的离别、远行、思乡的情愫则会一直暗潮涌动,促使、诱惑无数个单一个体难耐寂寞,终在某一个微亮的清晨匆匆上路,这一走,便再难止步。

2013年国庆,我回丰城县城看了父母,然后千方百计空出了一整天的时间,要做一次短途的远行,重走一遍第一次真正离家所走过的路。沿赣江大堤向北,一路秋风习习、阳光和煦,我一直想象着当年出走的心情,走得却是回家的路,这种奇怪的体验,让我有属于年轻的冲动,又有中年式的怀想,我百感交集地走在草丛中的小路,有些朦胧地渴望能看到一个从远处急走过来,充满苦难的清俊少年,他从家乡更泥泞的路上踏上这条小路,再走上县城的大路、省城的公路、异乡的铁路,一路远行,一直不曾回头,走得那么快、那么急,似乎忘了已走过了青涩的少年、激昂的青年、已走三十年了......我现在这样倒走着,是在想回始点吗?还能回得去吗?时间、空间,哪样能回去呢?同样一条路,属于年轻的出行时,充满渴望,毫不迟疑,属于中年的回家,逡巡难前,这会是人生回归仅有的模式吗?我最终没能走进家乡,不愿抑或不敢。转身时,隔着江,我盯了盯对岸,我知道,那是我永远回不去的梦里家园......我带着向往怀念重走这条路,没想到返回时,竟充满惆怅疑问:曾经的远行,究竟是为走出去,还是为最终的走回来?失落的故乡,究竟是为想念而在,还是为远行而存?

远行、远行,什么是远行?为什么远行?我仍不能作答,我知道的是,我仍在远行途中,即便身体停下了,心却没有停下,人生之旅更没有停下。

今天你又要远行/正是风雨浓/山高水长路不平/愿你多保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这样风雨兼程。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