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寿
时间:2014-03-29 06:40: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施施小妆  阅读:
岁月苍寂,然而天地鸿蒙,唯有爱情生生死死便是他,一眼是缘也是劫,若窗外春风正起,若窗外繁华细草,请你不妨一杯清茶在手,听我讲一讲红尘情事,惹一惹这春色可好?——题记
  
   (一)程蝶衣的爱情
   外面的春撩拨着人不安的情绪渐浓,此情此境,突然想起“胭脂扣”里十二少送给如花的一副对联:“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翻开李碧华的《霸王别姬》,原著着实太好,却因太多的杂念实在不能静心的读下去,又不能走马观花的读个大概,好的文字,总是希望有美的环境,美的心境,方不负此情,此痴,此红尘旧事!
   这样的午后慵懒,窗外沉落寂静,是否适合一段婉转痴情的故事,一段心心念念的感动。记得最初看霸王别姬,是大一的时候,都是一帮小毛孩,噪杂的环境,到处是爆米花和小情侣的窸窣声,三个小时的影片,只记得,最后虞姬拔剑自刎时的决绝……
   决定,拉上窗帘不许春光洒进来,我要认真看陈凯歌的抒情诗般的电影,感受沧桑轮回幻化间的华丽,影片的内容不细说,不是不愿,实在是语言贫瘠怎么也说不清楚,看完整部影片,仿佛一直生活在那个场景,那个年代。记忆就像发黄的黑白照片,瞬间和现实重叠,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泪眼婆娑,心,被悲惨的击伤……
   蝶衣,一个混淆在女娇娥和男儿郎之间的戏子,却爱上了舞台上的霸王,浮华靡丽,媚眼如丝。他和段小楼演绎着一出出上古的传奇,英雄豪杰,才子佳人,如花美眷。一段段都飘逝着戏魂,亘古不变,从一而终。
   段小楼说“你真是不疯魔,不成活!”
   蝶衣说,“要跟师哥唱一辈子戏,做一辈子的虞姬,小楼说,都唱了小半辈子了!”
   蝶衣说“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字字真情,字字喋血,试问世间,有谁对情能如此的坚持,能深入骨髓的说“就要一辈子”,可怜的是,这到底是谁给谁的承诺?谁又许了他一辈子?他只是他戏里的虞姬,他只是他台上的霸王,他照顾她,怜惜她,但他永远都不会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个人。总是轻笑沉默的蝶衣,却固执的相信生命里唯一的东西,那是他从小刻在心里的“从一而终”。
   小楼不懂,他始终是平凡男子,戏与他只是谋生的技艺,感情与他只是人世间最平凡的幸福,他是世俗的霸王,期许的是物质的生活,他懂大势所趋,懂顺应潮流,在外界的压力下,他背叛蝶衣,背叛菊仙,只为保全自己,他是常人,平常也正常。而蝶衣是疯子,他只生活在自己的心中,坚持着自己的真情。遗憾的是,这一生,他倾其所有的霸王,竟不是他的知己!
   蝶衣,在寒冷的冬夜捡到被遗弃的婴儿,取名小四,告诉他“做人就得自个成全自个”,谁想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先是小楼背叛,再是从小养大的小四的背叛,任谁也承受不了世上两个最亲的人最无情的背叛,小四一心要当角,一心要演倾国倾城的虞姬,当小楼知道不是蝶衣的时候,拉起他的手罢演,蝶衣走的义无反顾,眉眼之间写满骄傲,最终,小楼演了霸王,只是他不是虞姬,当霸王唱腔回转的时候,蝶衣万念俱灰。
   真是人生如戏,世上,总会有人为了生存放弃爱人,细想,也能理解,毕竟人得先活着,才能考虑其他,世上,也总会有人为了爱人,放弃自己,细想,也能理解,毕竟爱就是成全爱人,只是后者爱的太真,爱的太深,爱的太傻,也爱的惊天动地……
   为了小时候要送师哥一把真剑,他赴了袁四爷的约,却遭小楼的揭发,为了营救深陷日军大牢的小楼,他给日本人唱戏,却换来小楼呸在脸上的一口痰,什么爱国情结,在蝶衣的眼里只有他的霸王,为了他宁愿失去所有……
   蝶衣的疼,蝶衣的伤,蝶衣的悲愤还有台上虞姬的深情,到底谁能懂?
   隐在黑暗中的袁四爷,蝶衣的惊世回眸,他是男是女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蝶衣身上看到了完美的化身,“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境非你莫属,次貌非你莫有”,想来,真正懂蝶衣的,也就只有戏痴袁四爷了,不管蝶衣承不承认,他与四爷就是今生的知己,袁四爷走向死亡的时候,一脸的淡定,相信他不是不迫,只是把一切看透,当初黑白颠倒的世界,不活也罢,我一直在想,如果在文革中要求揭发蝶衣的是四爷,或许他不会,他一定不会!
   经历了所有的悲痛,很多年之后,在舞台上虞姬,霸王再相遇,只是都已不是昔日的彼此。小楼唱的时候底气不足,笑说自己老了。回头间,蝶衣在灯下,凤眼朱唇,刹那又是昔日心髓俱柔的虞姬,霸王不禁也呆了。
   小楼唱着《思凡》的戏词,“你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蝶衣不断呢喃这几句戏词,如梦方醒,泪光闪动拔出霸王的剑,一把亮灿灿,寒森森的宝剑便架在了脖间,蝶衣彩袍旋转,宛若一片轻盈的云缓缓落下。
   不知什么时候,小楼的腰间被换上了真剑,京胡婉转,如哭,似哽咽,蝶衣最终做回了他的虞姬。记得他们的师傅说“不管虞姬怎么演,最终也是一死”同样的剑光过处,虞姬仍似一道华美的彩虹,片片碎裂在霸王惊诧的眼前“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一生如一日的坚持,一辈子的相依相随,霸王别姬的故事终就逃不过它既定的宿命……
   戏里虞姬和程蝶衣选择了回眸间香消玉殒,那么决然赴死。戏外,张国荣在风华正茂之时选择了纵身一跃。还记得《胭脂扣》里面张国荣饰演的十二少,眉目如画的俊美男子,眉弯处总是凝结着深深的哀愁,突然明白自己在影片里心心念念的为何物?是美引发了痴还是情引发了美?到底是前世的缘还是今生的冤?情浓几时?那令人心动的眉目,那痴迷,炽烈,却又无所归一的心。
   听着霸王别姬的片尾曲,想了很久还是没放张国荣的,他唱的太忧伤,太断魂。影片只有三个小时,却经历了一个人的一生。三个小时,若只流泪,已经太浅薄,心疼也不能祭奠蝶衣的宿命,谁能如他坚持心中的信念,坚持自己的爱,污浊的尘世容不下他的爱情,也给不了他对艺术的追求的保障,难道只有一死方是蝶衣最后也是最好的归宿?生牵谁的手?死为谁白头?
  
   (二)鱼玄机的爱情
   一袭烟雨,朦胧了躲在岁月角落的一个春,虽不及江南如泣如诉的丝丝细雨,却也温柔了窗口独望的双眸,呼吸如花儿一般,顺着细雨蔓延,流年的味道,散布在整个温润,安暖的小城!
   突然想起鱼玄机,当然,我更喜欢轻声喊她,幼薇。
   暮春,大唐长安落桃花的暮春,平康里的桃花一树一树的落,绿罗裙上的花瓣粉莹莹,莲步踩在朵朵落红上,眉眼转回,千娇百媚!幼薇的身边跟着一个大耳,肉鼻,阔嘴,貌似钟馗的男人,他就是温庭筠,这个名满京华的大诗人寻访诗名传遍长安城的贫家女子鱼幼薇,他站在江边看着眉眼如画的她,就以“江边柳”为题吧,只见她朱唇微启:
   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
   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头
   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温庭筠嘴角上扬,深深的感叹她小小年纪用词如此老道,立意如此深刻,从此他是老师,她是女弟子!?清晨,阳光碎如手心的花瓣,她素手在桃花笺上写下诗句,低声浅吟,字字珠玑,他微笑,眸子里透出深不见底的柔情,这年她十三岁。
   三年的岁月如水般从指尖缓缓流去。不久,江陵名门之后李忆来京,倾慕鱼幼薇才貌,第一次见,是在晶莹的珠帘背后,环佩叮咚,粉面含春却又清冷如莲,子安一见幼薇便终日恍惚,如初,他便愿倾尽一生去守护心中的那支睡莲;第二次见,在蜿蜒绵绵的花廊下,一白衣男子立在风中,衣袂飘飘,剑眉星目,低垂的睫羽下眼神澄澈如水,嘴角处一袭淡淡的温柔,幼薇低头,香腮微红,心口便刻下了两个字——子安。
   从此,子安携她游遍长安城,高朋满座时,他揽着她的香肩介绍,这是鱼幼薇,我的夫人。京城的阔少及才俊忍不住赞叹,名满长安的女诗童竟是如此绝色,言谈间满是羡慕和难以掩盖的嫉妒。红纱帐中,他字字叫她——幼薇,句句唤她——夫人,她如一朵醉倒的红芍药,忘了自己只是妾,女子边立的那个人,他有正妻,别居江陵,美艳如花,出身高贵,攻于心计,唤作裴氏。
   她和李亿在一起的第九十九天,裴氏轻巧的从她的手中牵走了子安的手,如轻轻掐断风中摇摆的一叶草一般掐断了她的幸福,那年幼薇十六岁。从此,长安城中少了女诗童鱼幼薇,咸宜观中多了一位美艳的鱼玄机,尤记她那首《赠邻女》: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床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我想,她曾一定在无数个暗夜里低唤——子安,对窗质问,我忆君,君可忆幼薇?大唐的桃花开了又谢,终抵不过既定的宿命,幼薇终是宿命的棋子,即使她青了眉黛,满了黑发,长了腰肢,粉了春面,红了朱唇,还是等不到子安离别前的承诺——幼薇,我会回来。
   即便她在长安的长亭边亲手载下的三颗柳绿了又青,流光飞舞间低唤着温飞卿,风淡云清,落花纷飞,似水年华在悄无声息的流动着,她终究只是温庭筠的女弟子,亦师亦友就是亦无情!梧桐落叶,冬夜萧索,只记得那首《冬夜寄温飞卿》:
   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
   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
   疏散未闻终随愿,盛衰空见本来心
   幽栖莫定梧桐树,暮雀啾啾空绕林
   写至此,不由掩面长思,幼薇生活的后半部分不忍再写,只能赞叹她的才情与美貌,佩服她藐视跪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感动她一生的痴情,怜惜她如花生命短暂的似昙花一现,可怜她在咸宜观中的放纵,钦佩她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情……
   喜欢鱼玄机,她仿佛是在我转身的时候看到了那个久远时光里的痕迹,在那里如同晨昏时遗漏下的光线,斜斜的温暖着我的背,静静的感动着我的心,轻轻的晃着我的眼。时光中的很多过往,无法言说,岁月的日记本上记载着她的才情与不幸,于是喜欢在这样的情暖短日读她的声音,读饱含岁月的凝重和洗去浮华后的清丽,学会顿悟和感恩,学会珍爱和坚持。
   无论是程蝶衣还是鱼玄机,无论是虚构形象还是传说古今,而爱恨悠悠两相依。这时你杯子里的茶是否已经凉透,若茶凉请添水,红尘旧事只是供来消遣这寂寂时光。爱情,会是春天的花,秋天的果实,这才是人世最温暖的调子。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