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一朵梅花的距离
时间:2014-03-17 08:48:3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冷雪独行  阅读:

  红尘过客,几见明月当头,看冷峭捧起冰雪中的绚丽,我们知道了梅花,没人们说的那样简单,东君也不爱惜,自将引领春风,走向新天地!
歌吹扬州,箫声塞北,都是一片月华,消解那泪眼蹉跎,多多爱惜自己。
确乎不拔,倘我,是一个没有家园的浪子,也要挺起古剑一样的脊梁,去支撑,为我而鲜活的幼小的生命,就像,雪,眷顾梅花的坚持。
旁逸斜出的,我们明目张胆的放下了,肝胆相照,此生,没有,也不该有落寞和饮泣。请君且看枝上花,在血脉不绝,生命升腾的时刻,就那样,给人无穷的启迪。梅含太虚清正气,今生柔媚,金丹换骨,翩翩雪中归去迟。
你来过,品着草书的“梅”字,用专业的眼光,最不专业的术语,用灵魂解读着笔画的奔走,那苍迈的中年的沧桑,却任一个如花的歌唱,托于斑驳的手臂,甚至,像那箫音的递转,笔锋,拖曳出紫露凝光,那梅花万点,装帧冬春交替的大爱之门。
肃杀的空气越逼越近,单薄的鞋子,也灌进了瑟瑟冷风,就像,现实嘲讽的口气,“吔?你看,掬水,水已成冰,弄花,花有几时?”可是,顿挫郁勃的楷体,甚或行走如意的脚步,淌过那些滴沥的口水,任骚人搁笔,评章千古,还是凤箫声动,恰恰,与梅雪相拥,谱一曲梅花落,挥写疏放的心空,笔走龙蛇,穿越无边的缟素,祭起爱的旗旌,那不是肉欲的龌龊,不是利益的驱使,而是兴味相投,梅花雪,是冷艳和冷峻,是圣洁的灵魂,许他,比昙花更高贵的存在,一枝,簪在拙政园的曲廊轩窗,一枝,簪在塞北的九龙壁。
疏影横斜,你没有透骨的暗香,在我铺开的画卷里,你的身影,也绝不同于缱绻的魅惑,只是,雪来的时候,见你花开,雪去的时候,你也随风远去。
寒雪梅中花落去,春风柳上觅君迟。墨分五色千千色,一滴血染白雪红。
这是什么样的红?竟是古筝上的宫商角徵羽,五声五花瓣。一开一世惊。
忽然间,千树万树忽如一树,只见梅花不见雪,那是正在蒸腾的梦,去了,离你最近的天空,待等寒烟散,作青帝,魂兮归来,年年有梅雪,俏也不争春!
独爱梅花诗,爱画一剪梅。用印风的笔触,自左向右的嬗变,一路阔达,中锋屈伸丈夫铁骨,侧锋柔韧取些妍丽,刚健含婀娜,那是骨头上雕刻的万世传奇。是的,那时我心澎湃,还借着一点“刘伶醉”,借着,一点书生气。看笔下锥画沙,那沙如飞雪,花舞炫姿,只留清气满乾坤!
再不能重复的画你,你已在昨宵的枝头,独对月华,周天寒彻,将一剪寒梅敷贴成最美的灯笼,在远方,为你高高竖起!
亲爱的伙伴,亲爱的朋友,红尘无罪,莫将心事踏成泥,你听那祝福的酒歌,有哪一句,不是酣畅淋漓。
梅花泪,冰雪寒透梅花蕊。待将慧心看通透,浊酒一杯,天涯咫尺,与君相知无怨怼!
点点连成线,点点梅花,丝丝不离,起落皴擦成苍劲,晕染泪痕湿,却也是涅槃的喜舍,舍的,是花儿不得不开,喜的,是雪不得不来。那么,纵然只是千秋笔墨,万里云山,也遥寄这一帧清雅,在你孤单落寞的时候,记得远方的朋友,他,秉烛夜读,寻找着世间最美的短句,如果,还能有更加言简意赅的表达,那只有不书不画,不歌不舞,就在如此的雪夜,敲打几个字吧,尽管,我不能长久的在这里等待,你也,渐渐的老去,就像一场东风,注定要回首这个苦寒的冬季,只请记住,莫逐清泪寻情苦,只留梅花在心头。
我无倦意,风寒太重。我不记梦,痴梦太多。我归何处,非彼大荒。
就让春的帷幕徐徐落下,我们也自不必呆坐在古人的老腔老调里,走出那些影子,不管有多么不快,多么艰难,都彼此拍一拍肩膀,留下红尘一曲歌,不唱客路青山烟雨浓,不抚茜云幽梦白雪歌,就这样,酣然入睡吧,今夜,辞家见月,今夜,离人有几,往事茫茫,且看云中月依依。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叹古今,留下梅雪瑶琴赋,明月箫声,梅花深处,飞鸿踏雪,镌刻悲欢离合,热血洇开真诚画卷,力透寒山长亭外,写得霜风寒雪,一段素白的念及,一阕,红梅的心曲!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