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的故乡
时间:2014-03-16 08:06:0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雨晴相约  阅读:
  成都的春天无疑来得是很早的,不到三月半间,周边的油菜花已经开得不可收拾。前两天接到朋友的电话,说故乡的春天冬雪正在初融。冬雪初融?我思念那初春的故乡···贩?
  立春过后,故乡依然沉浸在冬日浓浓的睡意里,屋瓦上厚厚的积雪告诉你,冬天演绎得正欢,人们依旧穿着臃肿的棉衣,袖着两只手,缩着脖颈;嘴里呼出的白气,在晶亮亮的冬日阳光里翻卷,升腾,倏尔消失在干冷的空气里。雨水节气也过了,春天的脚步还是没有出现,然而直到惊蛰过后,才略显春意。这时的春天,非得你仔细小心方可领略她的芳容。你瞧,荒草垫里,田畔地头,俯下身子,扒开湿融融的枯草,这儿一株,那儿一棵,到处都是。她是新生的,那么软,那么嫩,像初生的婴儿。然而她又是那么的坚强和义无反顾,在料峭的寒气未消的春天里感应生命的召唤。再过不了几天,她将冒出枯草的襁褓,迎着春天的朝阳,开始她生命的旅程。
  积雪也开始消融了。绒绒的雪层下面,屋脊渐渐露出了它质朴的容颜,一天,两天贩贩贩雪层在慢慢向屋檐这边走来,像农民褪去他肥厚的棉袄。正午的时候,太阳朗照,屋檐上滴落的雪水演成一场别样的音乐会,滴水声缓慢而富有节奏,莹润而朴实大方,滴落的地方形成一个个小水洼。清晨的小水洼里没有水,只是蒙着一层薄薄的冰皮,随着新的一天的第一滴雪水的降临,发出清脆悦耳的有点像打击乐的声音,水珠四溅,像炸开的烟花。渐渐地,水滴越聚越多,溢出水洼,在地上汇聚成一条条小溪。傍晚时分,太阳西斜,随着温度的逐渐下降,檐上的水滴开始收敛,三滴,两滴,一滴贩贩贩最后在檐上结成一根根冰柱,越来越长,越来越粗,直至完全冻结,在第二天清晨阳光的照射下,亮晶晶的,形成一道别样的风景,有时落下来,摔成碎冰,泠泠作响。
  走出门去,来到田野,空气是湿润润的,软绵绵的。放眼望去,禁锢了一个冬天的田野浸在一层水汽里,而那水汽,正是从田野里冒出来的,经太阳一照晒,全都蒸发了出来,这儿一片,那儿一片,像云朵,更像白纱,轻飘飘的,在温暖润湿的风里任意东西。农民迫不及待地下地了,挥动着农具的身影斜搭着棉袄;额上沁出了汗,头上冒着热气。赤脚片踩在温和酥软的泥土里,凉凉的,痒痒的,美好的感觉从脚心传遍全身。是的,再没有什么比春天更能带给人这样美妙的感觉了。
  此刻,此起彼伏的山歌也响起来了,它穿过牛乳般的雾霭,浑身沾了水珠。有时从天边的晚霞传来,掠过山梁,与归巢的鸦雀撞个满怀。故乡春天的山歌很稚嫩,它没有夏天的那般热烈、奔放,也没有秋天的那样悠扬、缠绵,春天的山歌是新草儿欠身的轻叹,是苹果树上初绽的微笑,它透着浓郁的山羊气息,夹杂着清新的草腥味儿。
  故乡春天的夜晚是充满诗意的。“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春雨的脚步很轻,耳朵是听不到的,只能用心去听,用灵魂去感受。你听!它牵着风的裙摆,进了院子,上了屋房,挂在树梢,落在草里,只要是它走过的地方,到处是爱的足迹。有时西山上会出现一弯新月,皎洁的清辉静静地洒在小山村的上空,投射在夜露那酣睡的脸上,映出莹莹的光辉,像星星落满草丛。这时,偶尔会听到夜鸟扑翅的声音,和泉水滴落的轻响。
  故乡是支悠扬的笛,每次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春天的故乡更像是那月下的小河,每次在我难眠的夜晚悄悄漫上我的心房。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